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08章欠债不还,我就造反

第208章欠债不还,我就造反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精兵是练出来的,强军是打出来的,仪仗队是选出来的。因而,只是一味的苦练,一味的精挑细选,是打造不出强军的。在很多时刻,只有不断的冲杀,不断的流血,不断的淘汰,最后才能诞生强军。

  就好似,后世抗美援朝。美军训练有素,是精兵;而志愿军,则是屡次血战,是强军。精兵对抗强军,时常大败。结果,在战场上志愿军屡屡击败美军。

  而赵朴看来,八字军是精兵,而金军则是强军。

  虽说,两次击败了金军,歼灭了上万的金军,但都是以逸待劳,以多打少,都是出其不意。一旦同等数量的八字军,与同等数量的金军对抗,危险性很大,一个不慎,就是大败而归。单纯的练兵,是锻造不出强军的,还需要见血,还需要拼杀。

  若是将八字军留在扬州,安逸上一个冬天,绝对变废了。

  此次巡行襄樊一带,监察赈灾是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的剿匪。

  战争形成了饥荒,而雪灾也造成了百姓流离失所。贪官横行,土地兼并等问题,使湖南湖北一代,极度不稳定,小股的农民起义不断。若是不加抑制,说不定会合流,形成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赵朴可不想,前方跟金军拼命,后方却是起火。攘外必先安内,没有稳定的大后方,想要北伐,几乎是白日做梦。此次是为了剿匪,同时将各种不稳定因素彻底的扼杀,打造一个牢不可破的大后方。

  这时要一边巡视,减少腐败:一边的练兵,加强实战。若是情况适合,最好变法。

  总之,不是去游玩,而是去革某些人的命。

  …………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一个年轻的官员吟唱着,神情有些落寞,而在他的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茅草屋,只是用茅草简单的搭建,又钉上了几块木板,根本挡不住风雪。而在房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房州府衙”。说起来,他也是房州的知州。

  只是金军南下,没有一丝武备的房州,好似一个赤果果的美女,只能是任由蹂躏。

  于是,城内的百姓多数逃散而去,一部分被金军杀死,一部分被金军掳走,而活下来的不足十分之一。房州本来在大宋腹地,很少受到战火波及,城墙早已经多年没有维修。此时的城墙多是百年前五代时所留,那里经受得住金军攻击。

  此时房州内外,都是一片焦土,多数的房屋都已经被烧毁,只有极少数的房屋还存在。

  在金军退兵后,残余的百姓刚刚回到房州,又是一一场大雪,急急忙忙修建茅草屋,以防备御寒,只是时间仓促,来不及修建,只能是先让老人,小孩,妇女先居住。而年轻体壮的只能是在一些遮挡物下避寒。

  “将军,不好了有草寇张麻子,派兵攻来了!”这时,一个衙役,急急忙忙赶来,神色有些慌张。

  年青官员不由的神色一颤,紧跑慢跑的向着城墙上走去,说是城墙,其实只是小土坡而已。经历了战乱的房州,城墙多数已经倒塌,只有简单的土墙,或是栅栏维护,想要挡住金军是万万不可能的,只是为了挡住那些流寇,草贼。

  不得不说,大宋的草贼、流寇很牛逼,仅仅是几十人,或是百人左右,就敢于攻打州城。而实际上,有很多还成功了。而在攻占了州城之后,往往是挂着义勇抗金的口号。至于到那里抗金,金军在何方,他们也不知道?

  只是知道,抗金很时髦,抗金的义士受到朝廷嘉奖。

  而张麻子就是其中之一。

  张麻子,曾经是房州的厢军小头目,只是金军打来了,房州的厢军尽数被打散了,有的被金军杀死,有的侥幸逃得了性命。但是张麻子是一个奇葩,在房州的厢军多数溃败,被斩杀的时刻,他率领的厢军,不仅是逃得了性命,更是与金军小部队交战,一举灭杀了五十个金军。

  正所谓,斩首为功,对于下层的士兵而言,计算功劳最恰当的方式,就是金军的首级。

  在不同的地区,金军首级的价格也不一样,而在房州一个金军首级,大约二十贯钱,五十个金军首级,也就是一千贯。若是在太平年月,一千贯钱,房州府衙可以轻松的拿出,只是如今变成废墟的房州,想要拿出一千贯很难。

  于是,争执就产生了。

  有粮饷的情况下,厢军就是地方军;在没有粮饷的情况下,厢军就是土匪。正所谓兵匪一家,兵就是匪,匪就是兵,兵与匪的区别也仅仅在于朝廷发不发粮饷而已。

  “知州大人,粮饷欠下半年,我们也就认了,是府库没钱。可是兄弟们,拼死斩杀金军,卖金军首级挣下的钱,这钱可不能贪墨了,这是兄弟们的拼命钱呀!”张麻子喝道,神情有些狰狞,“知州大人,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张知州脸色有些阴沉,一个金军首级二十贯钱,这在房州真的不算太贵。

  一个金军首级二十贯,二十万金军也不过是四十万贯而已,那时金军就全军覆没了——当然了打仗不是做算术题。可即便如此,算术题在大宋还是很流行的,大宋不差钱。

  在汴梁,在河东,在陕西等地,一个金军首级已经达到了一百贯钱。

  用钱买金军首级,很划算。

  “大胆张麻子,府库早已尽被金军洗劫一空,要钱没钱,等来年府库充足了,自然是会给你钱的,少不了你的!”张知州喝道。在大宋,文官高高在上,武官低低在下,若是在平常岁月,一个厢军的小头目,在他面前只有点头哈腰的样子,那里会这样嚣张,只是金军来了,天下大乱了,这些丘八也嚣张了起来。

  “这个欠条,欠条顶个屁用!”张麻子的脸色有些铁青,拿出一只借据道,“知州大人,不见钱,老子就不走了,老子今天就要进攻房州城!”

  “大胆,你想要造反吗?”张知州怒了。

  “造反又如何,欠债不还钱,老子就造反!”张麻子也怒了,眼睛变成了血红。

  只是身边的小弟们,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些不想打。

  张知州手下倒是有三百多零散的兵,只是这些兵身上穿的破破烂烂,既没有刀枪,也没有弓弩,只是简单的锄头,耙子握在手中,就是兵器,运气好的拿着卷刃的到,或是没了锋芒的长矛,实力是战五渣。

  维持一些秩序还可以,战斗起来,绝对是一哄而散。

  张麻子手下的几十号兵,倒是铠甲整齐,长枪锋利,刀剑明亮,奈何攻打房州城就是造反。而造反这伙计,不是那样好玩的。虽然说,“如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欲得富,赶著行在卖酒醋。”但是一个操作不好,就是脑袋搬家。

  不是哪一个盗贼,都有资格诏安的!

  “大哥,消消火,不要生气,房知州也没钱,不如拿粮食抵押!”这时,张麻子身边的一个小弟,出谋划策道。

  张麻子点点头,十分配合道:“张知州,要钱没有,那我要粮食,一贯钱一旦粮食,一千贯一千担粮食,若是给一切都好说,若是不给,老子血洗了房州城!”

  钱再好,也不能充饥。这次要钱是假的,要粮食是真的。

  “不行,这是朝廷的赈粮,不能给了你!”张知州怒了,愤怒的喝道。粮食就是等于命呀,整个房州此刻的粮食也不过一万担,就是天天喝稀粥也不够,若是给了张麻子,百姓又不知要饿死多少。

  “不给钱,也不给粮食,老子就抢了你娘的!”张麻子眼珠子血红,杀气腾腾的叫嚷了起来。

  PS:更新晚了,会努力码字,努力补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