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12章一个人的改革 三

第212章一个人的改革 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变法成功的标志是什么?

  有人说是国家富强,有人说是百姓生活水平提高,有人说是皇帝权利加强,有人说是中央集权加强,其实这都是表象。变法的第一目的,唯一目的是对外战争胜利。

  变法,总会引动社会动荡,各个阶层关系紧张,腐败问题严重、百姓生活下降等等,各种矛盾激化,纠纷不断。正所谓变法就是动手术,动手术会带来剧痛,区别也仅仅是,有的还没有超过社会忍耐的极限,有的则是超过了社会忍耐的极限。

  历史上,商鞅变法,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彼得大帝改革,乃到后世的清朝洋务运动,明治维新,十月革命等等,都是给社会带来了阵阵剧痛。

  变法派,或是改革派,不论是人才的数量上,质量上都是远远不如守旧派,这注定了变法中贪污问题很严重,也注定了变法中危害百姓的现象很多,龙蛇混杂的改革派好似毒素一般,扩散向整个社会。

  在变法中,首先底层百姓受益很小,没有受益,甚至是利益受损。

  商鞅变法,秦国建立了第一强军,也成了六国最强国,但是百姓的生活水平没有提高,甚至一些利益受损;而王安石变法,国库有了钱,但是百姓没有受益,受害反而很多;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中,资产阶级和商人从中受益,但是底层的百姓过的更加苦逼;而在彼得大帝的改革中,农奴依旧存在,底层的百姓还是苦逼至极,生活水平没有改善。

  这是必然的,变法必然是先强军,后富国,然后才是百姓利益。

  为了强军,在某种程度上,要牺牲国家利益,牺牲底层百姓利益;为了强国,也必然要牺牲底层百姓利益。在变法的各个利益阶层,分蛋糕的时刻,底层百姓的利益必然是放在最后一位,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必走的路。

  而那些先是考虑底层百姓利益,必然陷于各种纠葛,各种道德问题,各种舆论争吵中,有限的精力和财力必然耗尽,最后一事无成。这也是许多变法失败的原因之一。

  总之,想要变法,就要做好怨声载道的准备,做好镇压农民起义刽子手的准备。

  一些聪明的变法者,能够做到的,也仅仅是不越过利益底线,激化矛盾。

  总之,变法如动手术,会带来阵阵剧痛。而验证变法成功与否,不在于财政多了多少钱,不在于建立多少新军,也不在于中央多么集权,也不在于底层百姓生活是否好转,只在于对外战争胜利与否。

  变法,只是填写答卷,合格与否在于对外战争胜败。

  或者,可以说,变法的第一目的,甚至是唯一目的就是对外战争胜利。

  商鞅变法成功了,因为击败了宿敌魏国,至于在变法中滋生多少问题,都是选择忽略不计;胡服骑射,也成功了,因为对娄烦、中山等国,战争胜利了,至于赵国百姓生活质量是否提高,也被忽略了;明治维新也成功了,因为甲午战争胜利了,至于饿死多少人,多少人当了慰安妇,都是选择忽略不计。

  很现实,很残酷,也很真实。

  对外战争胜利了,可以掩饰一切矛盾,再大的错误,此时也是微不足道;对外战争失败了,会暴露太多问题,哪怕是改革再成功,也是失败的。

  一白遮百丑,一战掩百恶。

  有些“黑色变法”的味道,但是在这个生产力低下,文盲率极高,封建蔽塞的时代,想要发展“绿色变法”,注定是做梦的。

  国家衰亡,必须变法;变法图强,又必须强军;而强军又必须对外一战,胜则是万事好说,败则万事皆休。

  不了解其中关系,仅仅是为了中央集权而变法,仅仅是为了打击对手而变法,仅仅是为了稳定而变法,注定是失败的变法。闭门造车是造不出好车的,闭门变法也是变不成功的,一切都要向外。

  变法,必然要对外一战,不然变法必败;

  变法,对外一战,必然要胜利,不然变法必败。

  这些天,赵朴不断的琢磨变法问题,总算是琢磨出了个大概,明白了变法的本质。变法并不美好,问题也必然很多,但是关键在于能否抓住变法本质,能否抓住变法的根本目的,能否看到变法必然出现的问题。

  这三个问题,不搞清楚,变法必败。

  只是搞清了这些问题之后,赵朴有些惆怅,不论胜败与否,他注定是与明君绝缘,将会冠以暴君、屠夫、刽子手等各种名号。

  变法之后,可能当今没有人理解,后世也无人理解,但是必须坚持走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想死只能向前走。

  为了变法,可能要搞屠杀,灭杀各个反对派,流放,刺配、砍头各种刑法必然不少,株连九族会时有发生。

  可能孤独、寂寞,但是只能义无反顾走下去。

  商鞅变法,被车裂了;胡服骑射,赵武灵王被饿死了。

  想要不被车裂,不被饿死,只能是硬着心走下去,变法必然留血,不是流敌人的血,就是流自己的血,死道友不死贫僧,还是让反对派上了断头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吧!

  一路行走,一路思考,赵朴的心越来越硬。

  …………

  当赵朴到达房州时,还是被房州的惨烈情况所惊讶。

  金军南下,由于兵马太少,无法全方位攻击,只能是重点进攻,进攻一些险要的关卡,富饶的州城,或是一些政治意义重要的大城。而一些二流的州,二流的县城,一些边角的村寨,或是不起眼的小城,都是被金军忽略过去了。

  因此,这些城镇得到了保全,损失不太大,受灾也不太大,重点是打击囤集居奇,投机的粮食商人。对付这些商人,主要是软一手,硬一手,弱的则是讲道理,劝解降低物价;硬的一手,则是不断的借助暴力机构威胁。

  而其中不乏斗智斗勇,也不乏官吏被收买,更不乏一些商人耍小聪明……而暴力机构开始展现暴力的一面。

  而在一些陷落的城市,常常出现屠城现象,城内的富户尽数被屠杀,百姓十不存一,重点在于恢复重建。而房州的残破,还是让赵朴触目惊心,而在触目惊心之后,是一阵阵窃喜。在房州这种残破的州,搞变法远远比扬州变法更容易成功。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