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13章试探开始

第213章试探开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当听完了张麻子的故事之后,赵朴心中道:是该变法了!

  军户制度和摊丁入亩该实行了。

  “民为兵之源,无民则无军,如今军队离散,仅仅靠着三万八字军,无力抵抗金军,唯有大量募兵,才能抗击金军。只是朝廷财政匮乏,想要招募军队,却无钱财,我欲要实行军户制度,军民一体,以民养军,以军卫民!”

  “军户制度,已经在扬州实行了一段时间。如今又要在襄樊一带实行。不久之后将要波及到湖北大部,河南全境!”

  一边说着,赵朴将军户制度的手稿,分发了下去,分别传发给各位大臣。

  此时参加会议的仅仅是汪伯彦、张浚、吕颐浩、朱胜非等七人。他们都是朝廷的一品大员,都是三省,或是一些要害部门的官员,决定着朝廷未来政策的走向。变法需要得到他们的认同。

  看着手稿,众多臣子都是面面相觑,神情有些尴尬,还有些为难。

  实行军户制度,前提是有着大量的闲置土地,分给百姓。

  若是在过去,还真的实现不了,因为这些土地都是有主土地,一旦夺人土地,必然引动士绅反击,弄不好就是天下大乱。而这次金军南下,大量士绅,地主被杀死,或是逃亡,出现了大量的无主土地。

  正好将这些土地分给百姓,形成军户,一方面稳定民心,一方面可以组织较多兵力。

  只是有些强取豪夺——

  一切都是借着国家的名义,进行强取豪夺。

  那些无主土地,真的无主了吗?那也未必,逃亡而走的地主士绅,只是暂时离去,还拥有土地所有权;而原来土地的户主死了,可是还有子女,还有族人,还有远方亲戚。在这个土地至上的时代,永远不会出现无主土地,只是主人未确定而已。

  总之看似无主土地,并非无主。

  只是随着战乱,暂时无主而已。

  而赵朴则是借着这个时间差,将暂时无主土地,变为了永久无主土地。

  在新法中规定,在新法颁布十天之内,必须手持地契,前往官府认证。只有得到认证,才算是有主。一旦十天之内,没有前去认证,那意味着永久失去土地所有权。而那些无主的土地,将会按照当地人口进行分配。

  这个法令有些坑人。

  金军入侵,富户、地主、士绅之流,多数早已逃亡,慌张不已,能保全性命就不错了,即便是携带东西,多数也是金银细软,或是干粮之类的,谁会一边跑路,一边带着地契。地契多数战乱中烧毁,或是丢失,即便是一些地主的地契得到保全,也只是少数。

  此外十天时间,太短暂了,一些逃亡在外的地主,根本没有时间赶回来,即便是想要作弊,走后门,也会耽误期限。

  这个新法,是打着合法的名义,赚取非法利益,大量的侵吞地主的土地。

  这个法令,太狠了。

  汪伯彦率先开口道:“陛下,此法不可行。金军南下,河南,湖北,山东等地多有土地沦陷。涉及面太广,一旦处理不当,必然会社会动荡!”

  赵朴心中道:“铁定是会引发动荡,区别也仅仅是可控制,不可控制而已!”

  张俊也开口道:“陛下,此法得罪士绅,胜过青苗之法,此法危害极大!”

  赵朴心中暗自点头:青苗法害人,是因为有太多的空子可钻;而这个政策,弄不好也会让百姓遭殃!“

  “金军南下,我朝势如危卵,此刻练兵为上,万万不能再起波澜!”

  “陛下,这些州县曾经遭受金军袭扰,应该修生养息为主,即便是要变法,也不应该操之太急!”

  “陛下……”

  “陛下……”

  顷刻之间,赵朴似乎成了反动派,似乎成了大臣们的敌人,此刻赵朴空前的孤立。

  可是赵朴一点担心也没有。

  “继续说?”赵朴平静道,“国有诤臣,其乃不亡。我可能不喜欢你说的,但是我会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王安石变法,为何失败,就是因为偏颇。认为新法是好的,就应该实行,却忘了桔生淮北则为桔子,桔生淮南则为枳!”

  “但是,各位最好不要反对变法!如今是百年唯有的变局,大宋危在旦夕,社稷顷刻将会颠覆,一个不慎,寡人就是亡国君;而在座的各位不是尸首两分,为国守节,就是沦为贰臣,遗臭万年。无为而治,注定是死路一条。局势已经到了不变不可的地步,不变是等死,变法时找死。而变法看似找死,其实还有一线生机,只要抓住还是会成功的,可是不变法必死无疑,半点活路也没有。此刻必然要变法,变法必然成功,不然大宋亡了,各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到了金军那边也是奴才,金军未必重用!”

  赵朴的话语平静,可是落在各个大臣心中,却好似炸雷。

  “军户制度的大致方略已经指定,只是具体细节上的不足,容易被钻的漏洞,很多很多。施政不当的弊端,也是很多很多,这就要靠各位弥补了!”赵朴语气平静,可是话语中,却是有着不容置疑之感。

  “当然了,各位可以选择从这里离开,从此门中走出!”

  汪伯彦、张俊、吕颐浩、朱胜非等人面面相觑,身上不觉的冒出了冷汗。从这个大门走出去,就这也回不来了。

  众人都是朝廷重臣,都是十年寒窗苦读,经历过科考拼杀,才进入仕途;而进入仕途,又是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拼搏,才达到这样的位置,这一切容易吗?此时舍弃,有些难以割舍。只是一提到变法,众臣心中都是没底,这可是得罪人的伙计。

  只是圣上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可以随意说,不加罪;但是必须支撑变法,即便是其中有诸多的弊端,也要支撑。他们需要做的,便是不断的寻找新法的弊端,然后弥补弊端,而不是一味的为了反对而反对。

  此刻,殿内静悄悄的。

  众人还在犹豫……

  赵朴心中怒火中烧,儒家的中庸思想,真是害人不浅,所有人都是想要安稳过日子,而不想要拼命。若是身为一般人,这也没有什么,可是身为朝廷重臣,想要玩明哲保身,这是找死。没了王五,还有赵六,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读书人,最不缺当官的人。

  制怒!

  制怒!

  赵朴不断的对自己说着,强制压着心中的怒火,沉默的等待着。

  变法,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尽管他是皇帝,但是也需要手下的大臣支持,才能将变法继续下去。可能这些支持只是虚假的,只是功利的,言不由衷的,他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至少如今,他需要支持,哪怕是表面的支持。

  以便让变法的架子,搭起来!

  不搭起架子,不开始迈步第一步,变法就无从开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