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16章变法 二

第216章变法 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三天三夜的时间,经过诸多的思考、辩驳、分析、推演,军户制度终于定稿了。此时的军户制度,不再是放在纸张上,而是切实可行的制度。在见识到了在座大宋精英智慧的同时,赵朴也见识到了他们的懒惰。

  人是有惰性的,在大宋这个花花世界,惰性更是厉害。

  这些士大夫,这些大宋精英们,早已经是脑袋发绣了,懒得思考民生问题,军事问题,于是他们是废五渣。可是在逼迫之下,在赵朴精神折磨之下,这些精英们终于展现出了惊人的才华。

  赵朴也不由得感叹:人怕逼,马怕骑,不逼不骑,就难以爆发出威力来。

  全是一群驴,不用鞭子抽打,就不前进。

  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真小人不可以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在后*宫,是后妃们绕着皇帝转;在朝堂,是大臣们绕着皇帝转。在这个时代,他就是太阳,小了说是后*宫女人们绕着他转,说大了就是满朝文武绕着他转。

  只要他这个太阳,有黑子,这些行星就发抖;

  只要是他个太阳,有日耀,这些行星就恐惧。

  权利,果然是迷人的海LY,吸食的时间长了,就有些难以自拔,想要戒掉是不可能了。可能会因之颠覆,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现在很舒服。

  …………

  三天三夜,军户制终于最终定稿了。

  这些大宋精英们,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这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在大宋,变法的事情,在仁宗皇帝之后,就经常玩。在仁宗时代,有范仲淹变法;在神宗时代,有王安石变法;在哲宗时代,有章惇变法;在徽宗时代,有蔡京变法。变法与反对变法,似乎是朝堂的主旋律。

  而变法的内容,有的侧重于吏治,有的侧重于理财,有的侧重于争权。

  但不论是那种变法,都是经过多方讨论,朝堂上争执不断,御史言官之间,对骂不断,不争吵上几个月,对骂上几个月,根本定不了稿,根本不会实行。

  而这位圣上,简简单单三天就定稿了。

  用圣上的话说:半年后,可能是三个月后,金军就要南下了,那时又要大战,又要拼杀,那里有时间磨蹭,速战速决为妙。于是,吃喝睡皆是在行宫里,不搞定不下班,不搞定不回家,行政效率大为提高。

  三天的时间,终于搞定了,一切结束了。

  …………

  三天的时间,让汪伯彦有些憔悴。

  “在大宋,变法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是我们必须变法,因为金军兵临城下了!“

  “变法派,多数是奸党,今天奸党就在这里成立了!”

  “范仲淹变法以吏治为主,王安石变法以理财为主,而我变法以强军为主。各位卿家要仔细思考这一切,仔细的查找漏洞,仔细的弥补不足,不要着急,千秋之功,或是万世罪恶,尽在诸公手中!”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变法本身就是冒险,就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新法必然有弊端,弊端还不少,这需要各位仔细查找,提出反对意见。但是不要为反对而反对,最好找出问题的同时,也找出解决之法!”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各位切莫纸上谈兵!”

  “变法,本质就是简法,将法令条款变得简单,因为简单了,中间环节较少了,漏洞减少了,坑民害民行为也减少了。”

  …………

  回想着,这一切,汪伯彦也在揣测着当今皇帝的性格秉性。

  徽宗皇帝喜欢奢华,生活极为奢靡,先是花石纲,又是修建兑岳;而当今圣上,生活极为简朴,甚至是简陋,衣着简单,食物也就那几样。

  徽宗皇帝为人风流,花边新闻不断,更是与李师师纠缠不清,弄得天下皆知;而陛下为人死板,对于美色没有太多的需求,这些日子也仅仅是王舞月一人相伴而已。

  徽宗皇帝不喜欢政务,总是将政务,交给手下大臣,结果是形成权臣,引来蔡京专权;而当今陛下也不喜欢政务,也是将政务交给大臣,但是在一些大事上却是从来不糊涂。

  宋朝,那些变法的皇帝,往往是志大才疏,想着要变法,多数听从大臣,将权力下放给范仲淹、王安石、蔡京等人,自身却是很少关心变法的具体事务。而当今圣上,却是亲自实行,对于变法的各个细节,可行性,具体的操作,都是详细了解。

  以往变法时,权力多是集中于某个臣子,以臣子为先导,实行变法;而今,却是圣上为先导,各个臣子为辅助,实行变法。

  以往变法,往往是容不得一丝的反对,只要是反对就打击,典型的党同伐异;可是当今圣上却是鼓励提出反对意见,并不断修改新法。

  而圣上更是说,变法最忌讳蒙蔽,下官蒙蔽上级,犯了错误不要紧,只要改过自新就行;可是变法时,却是欺瞒上级,蒙蔽上听,却是罪加一等。

  以往,在谈及变法时,神宗皇帝总是想要变法,超越汉武帝,唐太宗;可是此次变法,圣上说,变法只是为了活着,只是为了稳住战线,抵抗住金军进攻的锋芒。

  “当今官家,简朴不好奢华,为人质朴不善权谋,不精通政治,为政有些幼稚,然而善于虚心纳谏,性格坚毅,为人果决,洞察人心!不善于权谋,不善于帝王权术,然而靠着王道,霸道以压制群臣…………”

  渐渐的,汪伯彦心中有了圣上的大致性格。

  当今圣上,不懂政治,不然也不会在一些事情上,那样直白,那样直接,一点余地也不留;然而他懂人心,懂百姓需要什么,大臣需要什么,还懂人心的险恶,总是用名利诱惑着,又镇之以威,一手软,一手硬,那管千般阴谋,万般算计,都是一一破之。

  对于这样的君王,一切阴谋诡计,一切算计斗士多余的,一切蒙蔽手段都是无用的。只有交心,只有让陛下感到尽忠尽心,即便是犯了错误,也有挽回的余地;可若是让陛下感到不信任,感到蒙蔽,那政治生涯也结束了。

  君为臣之纲!

  身为臣子,不能奢求君王太多,只能是不断适应君王,上有所求,下有所好,迎合圣上的性格,满足圣上的要求,这才能让君王满意,才能升官。只是一些臣子能力不达,未符合君王要求;还有些臣子,喜欢蒙蔽君王,获取好处。

  恍然间,一个计划在汪伯彦心中升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