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22章金军之内斗

第222章金军之内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世人都是说,中国人爱内斗。

  其实,内斗是很多人的传统,金军也不例外。

  一开始,金军主要是宗翰的功勋派,与宗望为主的皇子派争斗。在争斗中,宗望处于上风,只是随着叔叔斜也加入宗翰一派,导致宗望落入下风。而随着宗望打毬中暑而死,皇子派的势力大减,几乎是形成了宗翰的功勋派一派独大。

  即便是当今金国皇帝吴乞买,也是忌惮不已。

  这客观上,让皇子派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而此刻皇子派的核心是二皇子宗辅,宗辅在军事上才能一般,在政治上才能也一般,但是胜在平衡,平均分数较高。而宗辅极为隐忍,善于韬光养晦。

  在二哥完颜宗望死后,宗辅统领着二哥的旧部,一直处在低调的状态,即便是出征宋朝时,也是以稳妥为上。

  为的是等待时机……

  “娄室将军,乃是我朝第一名将,不逊色于古之韩信。在父亲在世时,深受重用,可是如今却是受到打击,既然宗翰打压娄室将军,那我们就帮一帮!”宗辅道,“娄室将军病了,四弟,你替我去看一下娄室将军!”

  …………

  走入府内,金兀术见到了完颜娄室。

  此刻的完颜娄室,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穿着皮衣正在喝酒,神情中有这说不出的落寞。

  那时,金兀术刚刚成年,刚刚跟谁两位兄长出征,只是军中的一员新丁;而完颜娄室,已经是名将了,本部人马已经上万了,是父亲手下最为器重的将领之一。

  而此刻再次相见时,娄室已经苍老了,已经是垂垂老人;而他却是风华正茂,冉冉升起的新星。

  “原来是四皇子!”

  “拜见娄室将军!”

  “皇子既然来了,就喝杯酒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金兀术坐下,端起酒杯一饮而下,只觉得喉咙间,好似火烧一般,一股辛辣之感传来,不觉间鼻子发热,不由道,“好酒,好酒!”

  “既然是好酒,四皇子就多喝几杯!”完颜娄室笑道。

  以战争为话题,两人渐渐交谈了起来,说得是不久前的战事。上次出征,金兀术征战的是山东,对手是李纲;而完颜娄室征战的是陕西,对手是宗泽。

  “李纲是一个书生,不知兵法,不知如何打仗,前期打仗还可以,在后期几乎是一溃千里!”金兀术道,“在山东以青州为例,在青州城附近,修建了诸多的堡垒,好似群星拱卫一般,内外相连,互为依托,构成了强大的防御体系,若是强攻之下,我军必然损失惨重。只可惜宋军毫无斗志,一战击溃,白白修建了城防工事!”

  “宗泽不仅是一个书生,还是一个老朽。只是此人极为老辣,在连续输了几场之后,开始大踏步向后退去,而以小股部队袭扰为主,弄得我军疲惫不堪。”完颜娄室道,“而在我军疲惫时,曾经攻击我军后方,使我军损失惨重!”

  金兀术不屑道:“宋人懦弱,毫无战力,仿若是一群绵羊,克之不难。若不是这场雪灾,我军早已经攻克了扬州,擒拿了宋朝的狗皇帝!”

  这时,完颜娄室却沉默了,许久才道:“你不要小看他,我曾经与他交锋过,还吃了小亏!”

  金兀术吃惊道:“娄室将军,竟然吃过他的亏!”

  完颜娄室乃是金国第一名将,号称常胜将军,竟然在那个宋朝皇帝手中吃亏,这怎么可能。若不是完颜娄室亲口说出,金兀术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那还是围困太原,攻击种师道一战!“说着,完颜娄室讲述起了曾经的作战经历,那次与赵朴的短暂交锋。

  听后,金兀术依旧不屑道:“原来是胆小之辈,不敢与我女真正面一战,只敢偷鸡摸狗!”

  完颜娄室心中默然,没有多言语,金兀术是小辈中骁勇善战,心机深沉,但是缺点是有些毛糙。

  俩人继续闲谈着,谈着谈着,渐渐的从军事上,转移到了朝内的一些大事情,隐约间金兀术替完颜娄室抱不平。

  在太原之战,负责击溃种师道的,主要是完颜娄室父子,可是功劳却是宗翰占据大头;而在围攻汴梁时,娄室率军攻占潼关,断去西军援救汴梁,也是大功一件,可也被忽略了。

  而这次,三路大军伐宋,唯有西路军最为寒酸,仅仅是一万多的杂兵,却要面对宋朝最为精锐的陕西军,典型的给人穿小鞋,给不自在。

  而更令人恼怒的是,娄室立下了大功,却被解去军职,受到宗翰的打击,这谁能忍受。

  说着这些,金兀术不断的挑动着,试图让娄室愤怒,从而加入他们兄弟阵营。只是,令他失望的是,娄室的表情一直平静,似乎一点也不为这点荣辱放在心上,一副从容自在的样子。

  最后,酒喝得差不多了,金兀术才离去。

  …………

  “父亲,四皇子这是拉拢你呀!”完颜活女道。

  “宋人最善于党争,没有想到我朝也有了党争!”完颜娄室心中闪过一丝痛苦。在过去,女真万众一心,合力对抗敌军,在平时间即便是争吵不休,可是一上了战场,敢于后背交给对方。而辽国,内斗不休,辽国皇帝在前线战斗,而臣子却是后面造反,即便是兵临城下,攻占了辽国的都城时,依旧内斗不休;而攻打宋朝时,宋朝也是内斗不休,臣子之间钩心斗角,互相拆台,结果空有百万大军,却是屡战屡败。

  若是辽国没有内斗,能够合力抗金,女真未必能那样轻松灭辽;若是宋朝臣子齐心,少去勾心斗角,也未必会败。

  此刻,金国也开始内斗了,不管是谁胜谁败,金国实力削弱是必然的。

  完颜活女道:“那父亲,我们是不是加入三皇子一派!”

  “我们还有选择吗?”完颜娄室苦笑道,“不加入任何一方,只会两头得罪,我又得罪了宗翰,只能是加入三皇子一派!”

  “我年纪大了,生死无所谓,可是你还小,我不能不为你考虑。只是党争之险恶,远远超过战场厮杀,一招不慎,就是死路,可能到了死的时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不久,宋金之战就会再度爆发,你我父子最好远离会宁,远离是非之地,戍守一方,征战一方。京城之险,好似地狱,离开为上!”

  …………

  “我二哥是怎么死的!”

  “此人,打毬之后,中暑了,病倒在穿上,本身无大碍,只要服用汤药,就会彻底治愈。只是在汤药中一味药的药量多了几分,致使原本救人的汤药,变成大害之物,极为损伤本源,不会立刻毙命,却会加重病情,使原本轻微小病,变成了致命的重病!”

  一个汉人医生说着。

  这个汉人医生,曾经是宋朝的太医,在徽宗皇帝,钦宗皇帝治病。

  只是一场靖康之耻,汴梁被打破,两位皇帝、皇子、帝姬、诸多后妃,大臣等等陆续被金军擒拿,押回了宋地。而他这个原本风光无限的太医,也是沦为了囚徒,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路上,有太多的同伴饿死,只有他运气好,为一个金人治好了病,少去了诸多的苦难,路上能吃饱,才没有饿死。

  而一个月前,他被一位金国贵族要求诊查一个死者的病因。那个死者已经死去了很久,尸体被冰封着,才免去了溃烂。

  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

  “那你就死吧!”那个金军贵族抽出一把刀,刀光一闪。

  这个太医只觉得脖子发痛,最后倒地毙命。

  “来人,将他的尸体拉出去!”

  外面的士兵走了进来,把尸体拉走,一个汉人又死在了异国,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汉人的命好似牛羊。

  “二哥,我会为你报仇的!”年轻的贵族神情有些狰狞,眼神中闪出杀戮之色。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