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2章武备学堂开业

第232章武备学堂开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公元1028年1月,筹备了许久的武备学堂,正式开业了。(

  在重文轻武的大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

  武人,在大宋是贬义词,往往与反贼,乱臣贼子,粗鲁无知等划上等号。

  似乎为了休整武人的形象,武备学堂的学员都是读书人出身,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八字军的中低级军官。这些人共同的特点是,文化水平较高,属于书生型武将。

  尽管朝野上下非议众多,可武备学堂还是这样召开了。

  这一天,赵朴梳理妥当,身上穿上铠甲,全副武装,一副武将的打扮。

  这套铠甲做工极为jīng细,花费了二百个工匠,半年之久才打造完毕,轻薄方便,防御力又好,是铠甲中的奢侈品,一般人还真的穿不起,唯有他这个皇帝才有资格。

  照着镜子,看着镜子中英明神武的形象,赵朴心中微微激动,不由吟唱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陛下真是英明神武!”一旁的王舞月连忙称赞道。

  赵朴微笑道:“那比武时,照样不是你的对手!”

  “陛下,是天子之尊,上战场杀敌,这是武将的职责,陛下只需稳坐点将台就可以了!”

  “男儿都有武侠梦,男儿都有英雄们。李白诗曰: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赵朴激情道。“宁为百夫长,莫为状元郎!只是可惜,当闲散王爷的时间太长了,早已尽四体不勤,废物一个。不说当百夫长了,就是当一个大头兵也不行!而在你身上,在武备学堂上。算是全了我一个梦想!”

  王舞月点点头,可眼睛中满是不解。

  赵朴也不解释,这个时代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后世的英雄梦,后世的武侠情结!

  在解放军故事。在金老的灌输下,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早已经是一个武侠迷,对于那些武林高手,沙场名将。早已经是深入人心。

  当一个状元郎,永远比不上当乔峰;小李飞刀,永远比探花郎李寻欢出名。

  只是到了这个时代,赵朴才知道,没有降龙十八掌。也没有九yīn真经。

  那些武林高手倒是很多,或是参军,或是成为护卫。他们的地位都很是低下,受到世人歧视。那些沙场武将,也永远不如科考状元出名,武将在文人面前,总是抬不起头的。

  赵朴叹息道:“月儿,可惜你生不逢时,若是生在汉代,一定是花木兰;生在唐代,一定是平阳公主;可是如今生在我大宋,注定只能是我的一个小小侍卫!”

  王舞月忧伤道:“我不愿成为花木兰,也不愿意成为平阳公主,只愿意这场战争早一点结束。生在乱世,我早已经厌倦了战争,但是我没有选择,只能是走下去……”

  “月儿,人生路上,太过寂寞,你可愿意伴随我走到最后!”赵朴看着眼前的佳人,不由的深情道。

  “只要陛下,不嫌弃我是武夫,不嫌弃我粗俗,臣妾愿意跟谁陛下一直到老!”王舞月神sè坚定的回答道。

  “三代之时,女子也可为将。商代时,有一奇女子名为妇好,他是商王武丁的妻子。她不仅能够率领军队东征西讨为武丁拓展疆土,而且还主持着武丁朝的各种祭祀活动。那时,北方寒冷,残忍的古印欧人南下,大肆侵略,一支毁灭了美索布达尼亚的数千年文明;一支向南进入天竺,毁灭了天竺文明,将原住民贬为奴隶,入侵者为为最高的种姓,原住民却为最低种姓,天竺为之毁灭;”

  “一支到达到达华夏,却被妇好率领的商朝军队彻底地打败了,也唯有我华夏保全文明。”因此武丁十分喜欢她,她去世后武丁悲痛不已,追谥曰“辛”,商朝的后人们尊称她为“母辛”、“后母辛”,司母辛大方鼎即是她的用器。后人也称之为“母辛”“赵朴道,“天弃我不弃,世人都可以看不起你,但是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身为女子又如何,身为武人又如何。一时胜负在于力,千年胜负在于理。能够青史留名的,多是那些武将,而不是文臣!”

  在后世,世人记住了岳飞、韩世忠,而同时代的那些文人,哪一个被记住了。唯一被记住的秦桧,也是遗臭万年!

  王舞月声音有些哽咽,道:“多谢陛下!”

  “你注定是要成为妇好,花木兰,把你收入后*宫,好似金丝雀一般圈养着,注定会将你埋没。沙场才是你的舞台。”赵朴笑着道,“我朝规定了,后*宫不得干政,我若是封给了你名分,你必须解去身上的军职。我暂时不会给你名分,若是有一天,你觉得累了,我的后宫中永远给你留着位置,皇后是不可能了,却可能是四妃之一!”

  “多谢陛下!”王舞月情绪渐渐收敛。

  赵朴拿出手绢,擦着王舞月脸上的泪水,道:“看,你已经是小花猫了!”

  王舞月却是笑道:“还不是陛下害的!”

  …………

  在众多侍卫的护卫之下,赵朴来到了武备学堂。

  武备学堂,只是简陋的是十几座建筑,而在门口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左右写着对联,写道: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升官发财请往他处。

  武备学堂,说是学堂,其实是一座小型的兵营,一切按照兵营的规矩来办。

  在一大堆随员簇拥下,赵朴走到了武备学堂的大cāo场上。此时正有五队,每队约120人,总共600人。整个队伍整齐划一,号令鲜明,已经有一丝jīng兵的sè彩。每个学员身上都是全副武装,身上穿着铠甲,腿上别着短刀,手中拿着长矛,眼前看先前方。

  站在那里,仅仅是六百人,却有一股jīng悍之气。

  这些学员,都是武备学堂的第一期学员,本来是一年制,只是时间不允许,只能是半年制。毕业后,一部分回到原部队,一部分留校当教官,做到以旧带新,滚雪球一样快速发展。

  “全体……立正!”看到赵朴高深喝道。

  立时间全体立正,好似松树一般,一动不动。

  朱济世点了点头,目光扫了一下众人。所有的学员全都站得笔直,一动不动,只能听见各自粗重的喘息声。

  “诸位,知道是为什么创办武备学堂吗?”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众口一词,吼声如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