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0章讲武前的演讲

第230章讲武前的演讲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竟然有十三人暴露?”素衣皱着眉头,十分不满。

  一旁的探子道:“那十三人也不是全部暴露,而是情况不明,暂时被审查而已!”

  素衣道:“那还不一样,进不了武备学堂了!”

  探子道:“武备学堂,考核题目极为简单,只要是秀才出身,字迹工整,便可以进入;只是在人员身份审核上,颇为严格,甚至有些苛刻。出身籍贯,祖宗三代,还有当地乡老名称,保人等,极为繁琐。只要有一关出现了问题,就可能被刷下来!”

  “武备学堂,我原以为只是那小儿一时玩闹之作,没有想到如此重视!”素衣道“只是如此,便有利于我等行事!”

  “首领,似乎皇帝小儿总喜欢到武备学堂视察,我们是不是去刺杀,灭了他!”探子提着意见道。

  “刺杀?”素衣心动了“皇帝出巡,侍卫极多,防备森严,似乎不容易得手!”

  宋朝的皇帝最怕死,宋朝皇帝的护卫也最为森严,想要在众多侍卫保护之下,刺杀了君王,难度不必上天摘星容易。纵观整个历史,除了chūn秋战国时代,从未有人刺君成功过。汉朝没有,唐朝也没有,宋朝也没有。

  素衣是女真人出身,但是也看过史记,读过刺客列传。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那是千金难求的国士,在重兵保护之下,刺杀了君王或是重臣。

  这样的国士,至少女真没有!

  女真人,也不过刚刚走出山林。让女真勇士,上战场杀敌,斩将夺旗还可以;可是让女真勇士,隐忍、毁容、吞炭、扮乞丐。一击必杀,女真人还真不适合。

  素衣心动了,可是却找不到下手之人。

  “刺客之道,只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若是傻乎乎的冲杀上去,即便是有百人勇士,也未必能刺杀成功。只能智取。不能勇为。”素衣道“我女真似乎没有这样的刺客?”

  “我女真没有,可是汉人有!”探子道。

  “让汉人刺杀汉人皇帝,这可能吗?”素衣摇摇头。怎么听,都有些不靠谱。

  “为何不行,汉人最善于内斗。若是汉人没有内斗。我女真岂能席卷中原千里之地!”探子道“皇帝小儿刚刚到了襄樊一带,就开始清剿湖北一带匪患,或是招抚,或是剿灭。湖北之地,匪患为之一清。大量的土匪,被这位皇帝斩杀。仇恨这位皇帝的,大有人在!只要是我们出钱,可请他们出手,若是得手了,万事大吉;若是失败了,也无伤我们实力!”

  “钱财不是问题,只是找好了人吗?”素衣问道。

  “是摩尼教的余孽!”探子道“宋朝内部。一直匪患从生。只是这些匪患,都很是分散,都很是凌乱,不成气候,坚持不了多久。而几年前,方腊的摩尼教叛乱,席卷宋朝最为富饶的江南一带。江南几乎打成了一片焦土。最后,宋军平灭了方腊叛军,但是方腊残部散于山林之间,好似群蚁一般。此次我女真军南侵。方腊余孽趁机起事者,多不胜数。此次宋军快速出击,余孽虽然平定,但是这次的刺客,是摩尼教的高手!”

  “罢了,成不成也要试一下!”素衣很是大度,交出了十万贯经费,算是刺杀资金吧!

  只是能不能成功,素衣心中还真的没底,觉得成功机会不会超过三层。只是成功机会渺茫,也要试一下。

  黑夜中,赵朴还在批阅奏章。

  一些非重要的奏章,内阁就可以处理,而一些重要的奏章,赵朴必须亲自过手。

  正所谓,权部下移“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内阁只能是依靠,但无法依赖,一旦太过依赖内阁,迟早会被内阁所害。

  历史上,总是说明朝的内阁制度,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mínzhǔ,却忽略了内阁的弊端,内阁是士大夫阶层mínzhǔ的产物,必然是代表着士大夫阶层的利益,可是很多时刻,士大夫阶层与国家利益是相违背的。

  内阁是个好东西,能解决很多问题,比如权力制约,较少弊政,但是也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比如国家建设,对外扩张。在一些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事情,多是和民意违背的,若是尊重民意,只会内斗不断。

  而此刻,赵朴就在处理内阁不一定能处理好的问题。

  比如平叛,比如边防。

  自从金军南下,攻陷襄樊以来,官吏死的死,逃的逃,当地无人管理,暂时出现了无zhèngfǔ状态。在无zhèngfǔ状态之下,原本被压制的矛盾纷纷爆发,各个义军蜂拥而起。用时髦的话说,是官逼民,一个个义军奋起反抗,要推翻他这个暴君的统治。

  赵朴只好派兵出击,围剿义军。

  说是义军,其实力量很是分散,很是杂乱。可能三十五人就是一股义军,也可能一百多号人扯起旗杆,就要学陈胜吴广。即便是最大规模的,也不过是千人有余。

  在派出八字军一部,前去围剿时,几乎如摧枯拉朽一般,走向胜利。

  从各个情报得知,这些义军,的确是不堪一击。

  有的兵不血刃,只需大军一压境,就投降了;一些死硬分子,在被官军打败之后,也是陆续投降。而剩余的不是投降,就是积极跑路,往山岭里一钻。

  当然,很多义军口号是,组织义勇北上抗击金军,至于金军在什么地方,他们也不知道。

  平叛与其说是打仗,不如说是一场游行示威,只是示威的对象变成了这些蚁民。

  这些义军,几乎是刚刚处于萌芽状态,还来及壮大,就彻底终结了。

  而宋军也再度发挥着优良传统,将义军,或是流民,招抚入军中,编入军户中。按照三六九等之别,将健壮之士,划入八字军新军营,而将次一等的划入了地方军;而将老弱病残的,以种地为主,不需要打仗,但是赋税也比较重。

  总之,要嘛玩命,前去当兵;要嘛出力,去种地。将人力资源合理的利用,不留下闲置。

  而为了防止,这些义军再度变成流寇,将这些士兵打散,分入各个新兵营,断去联系,避免再度造反。

  而那些义军首领,赵朴则是将他们单独划分出来,编入教导营。

  教导营,是中低级军官的培训基地。

  在教导营,这些义军首领将要受到严格的训练,至少要脱掉三层皮;而军宣队也随之进入,教授兵法,只是最为简单的一些,太高深的他们也玩不转;同时不断的洗脑,不断的灌输忠君思想,抗金思想。

  在不断的训练,不断的洗脑之后,赵朴相信只要是坚持下来,这些义军首领都会成为合格的将领。

  而一切很顺畅,只有一股义军还在顽强的生存着。

  这股义军首领名为种相,在于官军交战时,也败北了。

  而在败北之后,这股金军快速的退去,官军乘胜追击,中了伏击损失惨重。最后官军聚集了五千人前去围剿时,这股义军快速的退后,退入了八百里洞庭湖。

  而此时的洞庭湖面积广大,芦苇密集,中间的隐蔽藏军之地,多不胜数。五千人的官军进入,根本翻不起一丝浪huā。

  外舟楫匮乏,此时官军只能是退去。

  而奏折上,写着钟相起兵的经历,而在奏折上则重写了种相可能是摩尼教余党。

  “种相!洞庭湖!”赵朴手指敲着桌子,陷入了沉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