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3章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第233章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今天,以检阅学员会操,将开幕仪式推上了高潮。

  武备学堂的学员,一部分是招收而来的书生,一部分则是军中精锐的战士。武备学堂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让那些书生军事化,提升军事水平;一方面也是让那些武人,变得有文化。

  没文化的军队,是没前途的军队;而没有军事化的文人,而是可悲的文人。

  总之,赵朴试图让两者好似面与水一般,巧妙的融合在一起,不分你我。

  而最好的融合法,就是训练军纪、操练阵法,摸爬滚打在一起,正所谓男人有四大铁,一起同过窗户,一起坐过牢,一起嫖过娼,一起扛过枪。

  一个月的时间,很是短暂,培养出精兵、强军注定是不可能了,只能是“仪仗队”,花架子有余,中看不中用。

  仪仗队有很多缺点,却胜在好看,很是花哨,可以满足百姓的热切需求——百姓多数是军事盲,或是半桶水,他们不懂真正的军事,他们评价强军的标准,很表面化,肤浅化。

  于是,赵朴想着法子的做“面子工程”,于是便有了十大古阵齐上阵的场景。

  一谈起古阵法,后人总会想到: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

  后世谈起这些古阵法时,总是吹呼的神乎其神,玄妙无比。

  其实,这十大古阵法根本不存在,都是后世的文人杜撰而出,有的只是圆阵、疏阵、数阵、锥形阵、雁形阵、玄襄阵等。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古代十大阵法,也是存在的,只是没有小说演义上。那样神乎其神。

  一字长蛇阵,就是军队排成一条线。向敌人包抄;

  二龙出水阵,就是军队,变成两条线,分别围追堵截;

  天地三才阵,就是三个方阵,彼此互为犄角,互相掩护;

  四门兜底阵。就是一个方阵,内部包裹着无数个小方阵;

  五虎群养阵,则是摆出无数个锥形阵,追杀敌人;

  六甲六丁阵。则是无数个不同种类的小阵,组合成一个大阵;

  七星北斗阵,有些疏阵的味道;

  八门金锁阵,则有些像宋朝的平戎万全阵;

  九字连环阵,则是层层防御的大阵;

  十面埋伏阵。是不断的小股袭击,引起对手恐惧害怕,不算一个阵法,反倒是像袭扰战,游击战。

  而不管是什么阵法。叫什么名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简单,实用,一点也不复杂。

  在宋代,军队的文盲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有许多高级将领也是文盲。许多士兵连起码的向左转,向右转也搞混了,连起码的齐步走,也走不出一条直线。操练时,五天一会操,十天才一会朝,一些军队半年也未必会操一次。

  这些注定了所谓的阵法,很是简单,尽量精简化。

  太复杂的阵法,对于将领和士兵的素质要求很高,在文盲率高又会操低的军队中,根本玩不转。一切都是尽量简化,或是战斗是干脆一拥而上,干群架。

  即便是强大的女真,也是使用极为简略的阵法,或者干脆不用阵法。

  当然,一些文人总是喜欢玩复杂的阵法,在设计阵图,进行排兵布阵时,繁之又繁,看起来华美无比,似乎孙子在世,李卫公重生。可是到了战场上,阵法坚持不到一刻钟就散乱了,部队逃散,彻底败亡。

  因为阵法太华美了,太复杂了,除了这个布阵的文人明白是什么回事,手下的中低级将领,都是一头雾水,理解不了,自然也玩不转。

  阵法,没有那么深奥。

  阵法,其实便是将部队纪律化,分配好职责,排好攻击顺序,排好攻击位置,最大程度合理配置兵力资源。

  而将阵法运转到了极致,就形成了极致的美感。

  而此刻,百姓们就被十大古阵运转时,形成的美感忽悠住了。

  样式一致的铠甲,一样的装备,刚健自然,雄浑有力。

  “看,那是我儿子!”

  “那是我外甥,也加入了武备学堂!”

  “皇上亲自检阅会操,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了皇上!”

  “皇上,是武备学堂的祭酒,我的儿子也成了天子门生!”

  “金军杀来了,我儿要北上驱除金贼!”

  在外围,围困的群众们激动不已,指点着操场上的某个学员自豪的说着,或是看着高台上,皇帝陛下的声音,激动不已。

  这一天,百姓们见到了太多的意外,经历了太多的惊喜。

  一般军队也有会操,只是多在封闭的军营,检阅时也多是朝廷重臣为主,杜绝外人见识。而赵朴却是将军队部分透明化,让平常老百姓们,见识到了武备学堂的精锐、纪律森严。似乎在借着这次阅兵,显示着威,为的是鼓舞颓废的宋朝军民士气。

  百姓也见到了皇上,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还是看到了。

  在阳光下,皇帝陛下好似金甲战神一般威严,神秘、难以揣测。

  终于转了一圈,阵法变化完毕,学员队伍由四面埋伏阵,再度变回了一字长蛇阵。而蛇身子一转,也是随之变化为了方阵。

  整个过程,整齐划一,运转流畅,刚健自如。

  “会操结束!”这时,那个负责会操的将官上台,单膝跪倒在地,送回了令旗。

  赵朴结果令旗,道:“会操结束,唱校歌!”

  这时乐队响起了配音,各种乐器齐鸣,乐声中带着悲壮,好似一个国家在哭啼,一个民族在流泪。

  听着乐曲,赵朴的眼睛潮水了,喝道:“预备,起!“

  “起来,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刀箭前进,冒着敌人的铁骑前进,前进,前进,进!”

  一次次来回传唱,好似哭啼,又好似呐喊。

  学员们齐声唱着这首歌,声音悲壮激昂,心中恍然间升起一幅幅画面:北方大片领土沦陷了,汴梁也失守了,大宋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面临着灭亡的危局;在这一刻,一个个士兵,以血肉之躯,冒着刀箭,冒着敌军铁骑,向着敌人冲锋,发出最后的吼声。可能会死亡,但是却用血肉,铸成了新的长城,守卫住了山河,守护住了子孙的生存空间。

  悲壮慷慨!

  一开始仅仅是学员们传唱,渐渐的负责警戒的士兵也开始传唱,而后来外围的百姓也开始传唱,那些刺客也传唱着。

  唱着一遍又一遍,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这一刻,只要心中的血未冷,便会感动。

  恍然间,一直置身于事外,似乎一切皆不关心的清风老道也开始唱起来,心中闪现出一丝丝悲壮,一丝丝国破山河碎的凄凉。

  老泪横流,大哭了起来。

  …………

  而此刻,在人群中,一些人也哭了起来。

  他们是金军的死士,是隶属于金国的情报司,在首领素衣的策划下,要发动对宋国皇帝的刺杀。原本打算着,在摩尼教教刺杀发动时,吸引了金军的大部分注意力时,他们再度出手,一举刺杀宋朝皇帝。

  只是事情,出现了意外。

  在赵朴的激情演讲之下,摩尼教的死士变得狂热,变得热血了起来;而此刻,金军的死士,在歌声中,也是变得感到,痛哭流涕起来。

  歌声中的悲壮,也勾起了这些金国死士的伤心和热血。

  那时,女真还在受奴役,受着金军的剥削,打女真盛行,任由欺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直到后来,女真崛起,一步步血战,才有今天的地位。

  世人只知道金国今天之强盛,谁又记得女真昔日之潦倒!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