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4章刺王杀驾

第234章刺王杀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当年女真是穷**丝,而辽国是高富帅,而宋国是白富美。高富帅与白富美,总是看不起穷**丝。

  后来,女真拼搏不休,奋斗不止,上演了一场大逆袭,干到了高富帅,推到了白富美,一举完成了**丝华丽丽的大逆转,一举成为了励志的偶像。

  这是女真的一部励志史,也是辽国、宋朝的血泪史。

  有人欢笑,就有人哭;有人哭,就有人欢笑。

  而此刻都在哭,宋人在哭,如今山河破碎;而金人却在哭,昔日之屈辱。

  好端端的开幕仪式,变成了泪水一片,这是赵朴没有料到的。

  接下来,又是其他的节目,只是**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只是佐料。

  当闭幕仪式结束,赵朴正要走下高台离去时,只听到远方传来剧烈的轰鸣声,爆炸声响动不休,大地都是随之颤抖了一下“不好,这是火药爆炸声!”

  赵朴脸色微微惊慌,只是头上戴着盔甲,盔甲上有面甲,遮住了脸上的表情。

  刹那失神之后,赵朴就恢复了镇定:“该来的还是来了!总是让人不安生!”

  打人要打脸,在一些重要的仪式时,往往是会有牛鬼神蛇出现,捣乱破坏。在武备学堂正式开业前,赵朴积极的防备,全城戒严。方圆百里,更是警戒不断,为的就是防止有人搞破坏,甚至动用了军情司,到处活动。

  宁可错抓一人,也不要出篓子。

  在武备学堂开业前,全城的治安为之一清,街头上的地痞无赖、小混混、不明分子,都是统统关进大牢。只是军情司刚按成立,人员较少。经验不足,还未在襄樊一带铺开摊子,一些隐患还存在。

  隐患依旧存在,而现在爆发了。

  站在高台上,赵朴一览无余。在火药爆炸后,人群出现了短暂的慌张。而此刻负责警戒的士兵。也是全神贯注。做好战斗准备。一旦过了线,士兵们将会毫不客气的挥动武器,杀死过线之人。

  这时,一匹战马从远方出现,在后面形成飞扬的尘土。而在战马上,一个骑兵背后插着红色的旗帜。急速的奔驰而来。

  “让开,让开,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马上的骑士快速的奔驰着。原本密集的人群迅速的让开路,而一些手拿着弓弩,长枪,短刀的士兵下意识的让开。一条通道出现,战马穿过人群,甚至是一举越过阻拦的战车,向着操场前进。

  战马一跃而起,从战车与战车之间,短暂的缝隙一跃而起,跳入了操场中。

  “陛下,大事不好了,前方急报,三万金军铁骑,已经越过了黄河,直接杀向了襄阳而来,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杀到了襄阳。请陛下速速备战!”

  这时,战马一停,骑士躬身道。

  赵朴一愣,暗道:不好,金军竟然要杀来。此时一月份,金军竟然要再度杀来!“不好,金军杀来了!”

  “一天时间,就要杀到了!”

  “襄阳危矣,大宋危矣!”

  四周围观的百姓顿时慌乱不堪,一些百姓甚至开始逃窜,打算卷着家当继续跑路。原本井然有序的围观百姓,顿时变成了一锅乱粥,相互推攘,相互挤压,踩踏事件再度诞生;而此时士兵们也是出现了一丝慌乱,屡战屡败的宋军,早已产生了恐金症。

  而唯有八字军的老兵,多次与金军交战,心理比较淡定。

  可是陡然间,赵朴有着不好的预感,似乎在那个环节上,出了疏漏。

  这时,只见那个骑士从马鞍上,摘下一张强弓,从箭壶中取出三根箭,以脚开弓,单手扣着三把箭。箭入弦中,快速的射出,三支雕翎箭好似流星一般,射向了高台上的赵朴。

  生死在一瞬间!

  意料之中的事情,很少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却是经常出现。

  为了防备有人破坏,有人刺杀,在外围布置下了精锐士兵,全力防护,防御严密,即便是一只鸟,也未必能够进入。可能刺客尚未接近,就被乱箭射杀,或是长枪捅出几个透明窟窿。即便是有几千敌军围攻,也能支撑一时半刻,等到襄阳城内的援军。

  一切防备的很好,而意外还是出现了。

  接着火药爆炸,暂时的吸引了注意力;八百里快马,送紧急情报,又让骑士接近了高台;而宣布三万金军南下,让百姓,士兵,甚至是皇上赵朴也是出现了慌张。

  而这个慌张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刺客已经足够了。

  骑士快速出手,以脚开弓,三支雕翎箭射出,来不及反应,来不及应对,必杀之机,就射来了。

  此刻,距离高台上的赵朴,不足五十步,五十步的射程,对于一位身经百战的弓弩手而言,几乎是必杀一击。

  赵朴的瞳孔急速放大,眼神中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射来的三支箭,终结者一切,毁灭着一切。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弩箭射入身体,生机消散,最后死亡。

  “没有想到,我竟然死在了刺客手中!“在生死的刹那,赵朴的念头运转着,没有死亡的恐惧,只有无尽的遗憾。可怜八字军刚刚建设,可怜变法刚刚开始,可怜大宋国事刚刚有所好转,可怜月儿要守活寡了,可怜……可怜……可怜……

  赵朴想过无数死亡的情节,可能不敌金军,被擒拿杀死;可能被叛徒出卖,英勇就义;可能变法时,遭到反对派抵制,最后被杀死;也可能——想过无数的死法,赵朴唯独没有想到被刺杀而死。

  “罢了,人死鸟朝天,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这一刻,赵朴豁达了起来,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时,一个人影急速的闪过,挡在了面前,充当着肉盾,手中的长刀砍落一支箭,身上中了两箭,一声闷哼声传来。

  这个人影,正是王舞月。

  在八百里快马传来,三万金军南下时,所有人都惊慌了,不知所措。唯有王舞月平静依旧,似乎一切与她无关,而在那个骑兵射出三箭的时刻,也唯有她反应了过来,在危机时刻,挡住了绝杀的三箭。

  只是太突然了,王舞月也只是挥刀砍落一支箭,而只能身体硬受射来的两只箭。

  射程太短了,几乎是必杀;射程太短了,穿透力巨大。

  在射中的那一刻,王舞月感到结实的铠甲,瞬间被破开,箭刺了身体,接着是剧烈的阵痛。

  “杀!“王舞月手一挥,手中的长刀抛出,刺杀向了那个刺客。

  “当啷!”一声,那个刺客挥动左手刀,斩落飞来的长刀。

  借着这个机会,王舞月一把将赵朴推到在地,紧紧握在地上,使刺客的弓箭失去了靶子。

  生死在一瞬间,一脚在阳间,一脚在鬼门关。

  赵朴艰难的留在了人间。

  “杀了刺客!”

  “擒住他!”

  而此时,四周的护卫也是反应过来,呼喊着,围杀向了刺客。

  “可恶,竟然让他躲过了一劫!”

  刺客遗憾不已,杀死宋朝皇帝的大好机会,就这样丢失了。

  “杀呀!”

  这时,混在百姓中,摩尼教死党也是拔出了身上的武器,杀向了一旁的宋军士兵。这些摩尼教的死士武器很好,不仅有锋利的刀剑,更是有可以折叠的弓弩,此刻不顾生死,悍然冲击而来。

  混战瞬间爆发。

  而此刻,王舞月却是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赵朴看着怀中的佳人,眼睛潮湿,问道:“你伤得如何?”(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