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6章治伤,输血

第236章治伤,输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赵朴毫不客气的下了格杀令,全部杀死,一个活口也不留。

  想要刺杀他,就要做好死光光的心理准备!

  这些都是死士,都是亡命之徒,想要从他们口中获得情报,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而是会攀咬不断,制造麻烦不断,既然如此,就全部格杀吧。然后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放到城墙上示众。

  “格杀勿论,不留一个活口!”赵大喝道,将命令传了下去。

  立时间,原本还胶着的战斗,迅速的出现了一面倒。

  原本,这些近卫还打算,伤而不死,留下一些活口,以便于活捉。在动手时,自然多了些束缚,杀戮的速度也下降了下来;可是随着这道命令,近卫们再也没有一丝顾忌,刀剑那里顺手那里砍,那里利索,那里杀敌。

  顿时间,一个个死士倒下,几个呼吸不到,就有几十号人挂了。仅仅是剩下不足十几人在顽抗,但也离死不远了。

  ……………………

  “御医,快请御医!”赵朴连声喝道,语气中有说不出的紧张。

  这时,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抱着医箱走上前,连忙道:“拜见陛下!”

  在漫长的御医历史中,出现了一些女御医,她们都是女承父业,在庞大的御医系统中,人数很少,但是却起着一些特殊作用。这些女御医,主要是为后宫的妃子诊治,可以少去一些不必要的尴尬。

  比如此刻。王舞月受了箭伤,需要剪掉箭杆,拔出箭头,止血,还要查看是否有毒,还要解去一部分衣裳,这自然免不了一些肌肤之亲。而此时,男御医就不适合了。岂能用脏手“亵渎”皇上的妃子。

  而此时,女御医就少掉了这方面的尴尬。

  赵朴尽量的使自己心情平静,语气轻柔道:“速速治伤,只要治好,朕不吝啬官位!”

  “是,陛下!”这个医女的心情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皇帝陛下的妃子。若是出了意外,那就是满门抄斩。因为太紧张了,这个医女的手有些发抖,脸上不自觉的冒出了汗水。慌慌张张的检查着伤口。

  而此时,外围的军士,已经围起了布馒,以免春光外泄。

  此刻。王舞月还没有名分,可是傻子也知道,是皇帝陛下的爱妃。治疗箭伤时,为了免去春光外泄,需要幔步遮挡。

  在幔布中,医女还是紧张不已,在剪箭头时,力道用得大了些,使箭头阵阵颤抖,带动着伤口崩裂开来。鲜血流了出来。一声闷哼,原本已经晕迷的王舞月,被痛楚折磨的醒了过来。

  “你真是废物!”赵朴不由骂道。

  这个女御医的医术,传自父亲,医术很是高明,不然也不会成为宫廷唯一的女御医。只是她的心理素质很差,在此刻竟然在处理一个简单的箭头时,都出错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找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御医。

  死要面子。活受罪!

  赵朴心中再度升起了自责之心。

  “陛下,奴婢,罪该万死!”医女立时紧张不已,慌张之间。跪倒在地,求饶了起来,泪水不要本钱的撒了出来。

  赵朴无语了。

  这一刻,总不能让卫士,将这个女御医砍了。明知不适合,此刻也只能是将就着了,还要细心安慰。

  “不要着急,慢慢来!”赵朴只能这样说。

  “小妹妹,不要着急,这只是一点箭伤而已!”这时,醒来的王舞月安慰道。

  赵朴连忙蹲下身子,问道:“月儿,你没有事吧!”

  王舞月道:“能有什么事,不过是一点箭伤而已,还死不了!”

  赵朴叹了一口气道:“你还是这样倔强!”

  王舞月外表看来,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可是骨子里却是最为倔强。这次,被刺客射中了两箭,伤势极重;若是一般人早已尽倒地不起,静静等待治疗;可是王舞月却要愤然射杀刺客,不射杀刺客,心中难安,强忍着伤势,将刺客射杀。

  直到敌人倒下的那一刻,她才晕了过去。

  而此刻,摘下了面甲,去掉了头盔之后,王舞月的脸色苍白,显然伤势很重,只是脸上依旧微笑着,似乎不把这点伤势当一回事。

  “陛下,不是说过,上了赌场,就不要把钱当钱看;上了战场,就不要把命当命看。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有活下来的资格;只有不怕死的人,才能活得有尊严!”王舞月笑吟吟道。

  赵朴却是道:“但是,我不想你死!”

  “我死不了的!”说着,王舞月对一旁的医女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

  “奴婢叫杨婉儿!”这时小医女总算是止住了泪水。

  王舞月道:“婉儿妹妹,放心,这只是小伤势而已!”

  “皇妃,对不起!”杨婉儿再次道。

  “拿来毛巾,我拔出箭头,那你替我止血!”

  “是皇妃!”

  杨婉儿慌张的递过毛巾,王舞月接过毛巾,塞在嘴中,然后手臂握住胸前的箭杆使劲一把,箭头被拔了出来,可是鲜血也再度咕嘟咕嘟流了出来。嘴中发出一声闷哼声,手臂颤抖着,将箭头扔在一边。

  这时,王舞月再度使劲,将箭头拔下,鲜血再次流了出来。

  “快去止血!”赵朴连忙道,只见流出的鲜血是鲜红色的,箭头上无毒,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中有个疑问,既然要刺杀,必然会在箭头上在抹上毒药,只是为何箭头上无毒,奇了怪了!

  这时,杨婉儿上前,在一些位置扎上针,止住鲜血;又是在伤口位置涂抹上草药,止住伤口,有用细绳叠着丝巾,包裹住伤口。

  可能慌张到了极限,就不再慌张了,此时的杨婉儿少了紧张,多了几丝麻利,快捷,仅仅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止住了伤口。速度之快,让赵朴也是暗自惊讶,不愧是名医之后,手上有绝活。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王舞月一直清醒着,没有在昏迷过去。只是脸上流着豆大的汗水,脸色更是越来越惨白,很显然是失血过多。

  倔强,总是要为倔强付出代价。

  在王舞月受伤之后,强自出手,射杀刺客,这不可避免的牵动了伤口,造成了失血过多。

  “陛下,我困了,想要睡上一会!”

  “不许睡!”赵朴道。

  只是王舞月还是晕睡了过去。受伤之后,在剧烈的重创之后,晕迷过去,免去了神经上的痛楚,也算是身体机制自我保护。只是赵朴知道,有很多时刻,晕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此刻,严重失血的王舞月可能有危险。

  “伤势如何?”赵朴问道。

  杨婉儿道:“陛下,箭上的大部分力道被抵消了,可是依旧入体两寸,皇妃又剧烈运动,此刻身体严重失血…………”

  赵朴打断道:“是生,是死,给句痛快话!”

  杨婉儿一惊,不由道:“生死各半!”

  赵朴道:“也就是有一半的机会!”

  一半的机会,等于是靠老天爷光顾,靠运气。

  这一刻,赵朴再度感到了生命的脆弱。

  在之前,赵朴也参加过多次战斗,看着八字军战士与金军拼杀,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死去了。

  那时,赵朴自我安慰,乱世命贱如草,打仗那有不死人的,只要死得不是自己就行了。

  这一刻,看着受伤的王舞月,这个亲近的女人,生死一半,半步踏入鬼门关,赵朴心情剧烈的起伏了起来,生命如此脆弱,前一刻还是生,后一刻就是死。

  “我命不由天,我的女人岂能那样轻易死去。要死也是我先死,然后你再死;我没有死,你想要死,我也不答应!”赵朴恶狠狠的道,“杨婉儿,你可懂得输血之法!”

  “输血之法?”

  “受伤就会流血,会使身体缺血,若是失血过多,人就会死去!”赵朴道,“若是想要死中求活,唯有输血!”

  说着,赵朴简单的将输血的知识,说了出来。

  杨婉儿立刻着迷了,这是全新的输血理论:“陛下是说,若是血型相似,即便是非亲非故,血液也能融合在一起;若是血型不相似,即便是父子,也未必能融合在一起。”

  赵朴点点头道:“滴血认亲,有一丝道理,但是也不完全正确!”

  在确定了大致理论之后,开始验血型,血型配对,从眼前人开始,杨婉儿第一个验血型,结果两个血珠没有融合;而赵朴第二个验血型,赵朴惊讶的发现,他的血型竟然与王舞月相似。

  “血型找到了,只是如何输血?”事到临头,在抽血的时刻,赵朴才发觉他忽略了最基本的问题,这个时代没有注射器,没有输血管。即便是想要输血,也没有工具。

  杨婉儿却道:“陛下,奴婢有输血工具!”

  说着,杨婉儿从药箱中取出一个银制的针管,而在银作的针管上面有一个气囊,先是挤掉气囊内的气,然后将针管插入静脉中,再松开气囊,将血液吸到针管中。反之,则是输血。

  看着这个微小的装置,赵朴不觉感叹古代医疗之神奇。

  而杨婉儿说,这个针管原是为吸走毒疮,或是伤口的毒血。

  ps:求订阅。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