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38信使张宪

第238信使张宪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刚不可久,柔不可守。

  金国动用了全国的兵力,全力南下,前线压力加大,可能一个不慎,宋朝真的亡国了;但是金军动用了全国兵力,用来进攻,不仅使后方兵力空虚,更是让国力损耗巨大,使金国有些吃不消。

  虽然金军以战养战,试图速战速决,快速进攻,瓦解宋军,从而攻灭宋朝。

  但是,一旦陷入了宋朝全民抗战的海洋中,只要金军进攻不下,或者是金军打了一个小败仗,金军就会彻底走下坡路。

  正所谓,综合国力强大,不一定能打胜仗,但是整合国力强大,持久作战能力必然强盛;而综合国力弱小,可能次次打胜仗,但是却无法持久作战,最忌讳陷入战争的泥潭,若是败上一场,就会全面奔溃。

  宋朝综合国力强大,但是军队战力是战五渣,次次打败仗,败多胜少;可是宋朝本钱雄厚,打上一百次败仗,也亡不了国。只要打上一次胜仗,就可以扭转颓废;只有有一百的战役中,五十场打成平手,就能保持均势,甚至是战略优势。

  而金国综合国力弱小,即便是军队百战百胜,可也架不住消耗,只要是以战养战的能力低于自身的消耗,就必须退兵;一旦金军难以速战速决,即便是取得了某些战役的胜利,实际上也输了。

  “这次是金军攻势最强的一次,也是金军最后一次大规模进攻,只要是抗住了金军这次进攻。金军自身损耗太大,必然陷入总体的相持,局部的进攻;那时我大宋的机会就来了!”赵朴心中分析着。

  “可若是撑不住,那这次真的玩了!”

  历史上,宋朝最为危险的时刻。不是金军兵临城下,不是攻陷了汴梁,而是金兀术率领马踏江南,打败了韩世忠、张俊、刘世光、甚至还有岳飞,将宋朝的各路名将,轮流的揍了一遍。那时金军无敌于天下,宋高宗赵构被迫流亡海岛,差些跑到南洋,当了土著。

  那时,金军的威势达到了巅峰。

  但是也是这次。在黄天荡遭遇到了韩世忠的阻击,金军遭受了第一次大败。这次战斗有些取巧的味道,是水军,欺负北方的旱鸭子;而在实际的战斗中,韩世忠也是先胜后败。战术的角度山说是平手,但是从战略上却是金军的大败。

  自从这次战斗之后。金军再也无力跨过长江。

  从整体的布局上。金军由积极进攻,变为了战略防御;金军从全面进攻,变为了重点进攻。在以后的岁月中,往往是宋军主动进攻,金军被迫还击。在宋金交战中,也不再是金军一面倒的战斗。而是互有胜负。

  宋朝高层可能没有意识到,实际上却是走着持久战的路线,日渐的消耗着金国的国力。只要再熬上几年,绝对会把金国的国力耗尽。活活耗死金军。

  历史上,不仅是宋朝高层出现了秦桧为首的议和派,在金国内部也出现了完颜跶赖为首的议和派。

  完颜跶赖为首的议和派,甚至打算让出河南,山东两地,换取金军的议和。只是可惜,金军的议和派遭到了金兀术为首的主战派的清洗,将议和派杀了个干干净净,于是这个计划才彻底破产;

  而有趣的时,宋朝也发生了议和派与主战派的交锋,只是议和派占据了上风,将主战派清理出去。

  最后,金国的主战派金兀术,与宋朝的议和派秦桧,签订了绍兴议和。

  当实力相差不多时,一国是主战派执政,一国是议和派执政,最后谈判时,主战派执政的一方跟占据优势。

  在谈判中,身为主战派的金兀术,为金国谋取了大量的好处;而身为议和派的秦桧,则是吃了大亏。

  绍兴议和,让金国获得了喘息的机会,金国能够休养生息,巩固后方,逐步恢复实力,再度变得肥壮了起来;而宋朝却是由持久战,变成了天下太平,由战时经济政策,变为和平经济政策,一口气全泻出去,再也无力北伐,只能是营建乌龟壳,偶尔伸出**咬人,也是有心无力。

  赵朴看着信,久久无语。

  宋金之战到了这一刻,已经是决定生死的一刻。宋朝不必打败金军,只要撑住金军的进攻,就胜利了。

  只是能够撑住吗?

  赵朴心中极度没有谱。

  之前,多次与金军交战,多是占着人多势众,群殴而上;更是借着火药,武器先进;在具体的战斗中,则是以逸待劳;对付的也只是小虾米,一些二三流的将领。

  一旦金军全力以赴,八字军能抵挡住吗?

  赵朴心中极为不靠谱,完颜娄室、完颜宗翰、金兀术等,都是百战名将,不是他这个半桶水可以比拟,也不是那些还在养成状态的中兴名将可比;一旦金军全力进攻,实现同等数量军队对决,八字军能打过吗?

  这些问题,让赵朴心中极为忐忑不安。

  原本打算筹备武备学堂,短促训练一段时间,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只可惜连临阵磨枪的机会也没有了。

  “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赵朴叹息道。

  “我要见陛下!”这时,远处那个送信的骑士喊道。

  似乎受了刚才那个刺客的影响,此时侍卫们将送信的骑士,严格的看管了起来,搜去了身上的武器,免去刺王杀驾的机会。

  “让他过来!”赵朴道。

  这时,侍卫们才将那个送信的骑士押了过来。虽然这个骑士被押着,可是护卫们却没有一丝松懈,神情紧张,一旦有一丝不妙,就上前充当肉盾。

  “阁下贵姓?”赵朴问道。

  “微臣张宪,我父亲乃是汴梁留守张所!”

  “你是张所将军的儿子!”赵朴笑了“张所将军,好大的手笔,竟然让你前来送信!”

  张宪神色黯然道:“我父亲,已经下了死志,决心与汴梁共存亡。而我是他的独子,父亲让我离去,免得断了香火!”(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