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43章击退金军

第243章击退金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历史上,神臂弩的命运很是悲剧。

  在宋神宗时代发明,大量装备在军中,可是到了元朝开始失传。善于骑射的蒙古人,看不上神臂弩。而到了朱元璋时代,神臂弩彻底失传,仅仅是在《永乐大典》上,描述而已,权当是艺术品,而不是战斗工具。

  从此之后,神臂弩彻底消失了。

  神臂弩的消失,总是让后人扼腕不已。

  这时,赵朴隐约有些明白,神臂弩为何会消失。武器太先进了,也未必是好事情。

  神臂弩,制造耗钱多,不适合骑兵,破碎率高,缺乏完善的修理,注定是悲剧。

  由此及彼,赵朴想到了秘密武器——火绳枪,燧发枪。

  这些武器,命运与神臂弩有些相似。神臂弩在战场上屡建奇功,但是真正起得作用不大,至少辽国、西夏、女真,以及后来的蒙古,就没有大量装备神臂弩;

  而火绳枪,燧发枪,也是大量装备在军中,只是起到的作用不大,经常扮演着烧火棍的角色,将士们宁愿使用刀枪,也不愿意使用火绳枪,燧发枪。而清军,也没有大量装备火绳枪。

  宋朝、明朝都是重视先进武器的装备,却是忽视了后勤,忽视了实用性,注定了先进的武器,还不如落后的武器实用。

  “看来,火绳枪,燧发枪,至少在很长时间内,只能是我的玩具,而不是战场上制式武器!”赵朴不由的想到。“因为后勤跟不上,制造业跟不敢。维修人员跟不上这些问题不解决,新武器更多是扮演着奇技淫巧!”

  今天这场交战,让他明白了很多。

  在赵朴胡思乱想的时刻,战场已经激烈化了。

  金军骑兵反复冲杀,悍不畏死,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潮水冲击,连绵不断。战车大阵摇摇欲坠。一次次面临崩溃的边缘,可八字军战士还是顽强的抵抗着,不断的用人命抵挡着。

  这一刻,所谓的战略、战术,一点用处也没有,唯有顽强的意志,看谁坚持住了。谁就是最后的胜利。

  在剧烈的战斗中,神臂弩发射频率太高了,导致大部分的神臂弩走向了报废。战士们不得已只能是使用硬弓,还击金军,在射击频率上大为降低,导致远程打击不足。前线的压力加大。好似乌龟壳一般的圆阵,渐渐被敲开来大洞。

  短刀手,长枪手,与冲击而来的骑兵,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骑兵的冲击速度很快。借着战马的力道,将挡在身前的兵卒撞飞。立时骨断筋折。而在撞飞的那一刻,长矛手毫不犹豫的刺出了手中的长枪,将战马扎上一个血窟窿。

  而短刀手,更是向战马马腿下钻,可能会被金军的战马踩死,可能会被劈下来的刀剑砍死,但是他们没有选择,还是义无返顾的向马肚子下面钻,然后砍向了马腿,刺向了马的肚子。

  战斗分为残酷,血淋淋的!

  但是这一刻,双方都没有退缩,都没有向后跑路,都是勇猛的砍杀向敌人,不是被敌人杀死,就是杀死敌人。

  八字军战士,在拼死战斗着,为保护皇上而战;而金军战士,也在拼死战斗着,为元帅的赏识而战斗。

  战斗到了最后,双方的阵型早已尽混乱了,战车兵也拿起手中的长刀战斗;而长矛手也是几人一伙,围攻向一个金军骑兵;弓箭手早已尽丢掉了弓箭,操起长枪,或是战刀,砍杀向敌人。而金军在冲进阵内后,战马的速度下降了下来,失去了速度,威力也随着大减,战马不再是助力,而是累赘。一些金军骑兵,干脆跳下了马,挥舞着陌刀,或是狼牙棒,砍杀向了八字军士兵。

  金军没有明显的步兵与骑兵区别,上马就是步兵,下马就是骑兵;有马就是骑兵,没有马就是步兵;需要马战斗时,就是骑兵,不需要马作战时,就是步兵。在骑兵与步兵的转化中,运转灵活自如。

  虽然是混战,双方阵型大乱,可八字军还保持着以小队为主的战斗单位,这都是鸳鸯阵影响所致。整个八字军,以小队长和副队长为核心,进行冲杀,小队长阵亡了,副队长顶替,整个小队凝聚为一起,纵横拼杀。

  而这一方面,金军就差了很多,金军是天生的将士,在战斗中磨练出的强军,战斗力当之无愧的强大,可是纪律上就差了很多,在战斗中好似散沙一般战斗,即便是一些金军士兵组合起来战斗,也多是无意识的,没有形成模式。

  “杀呀!”

  “冲呀!”

  双方都在拼杀,都在死战,都已经杀红了眼睛,只看衣服不看人,看见衣服不符,就上前砍杀。

  在混战中,唯有〖中〗央高台一带,还是保持着队形,有着二百多的近卫,护佑在赵朴身旁,还有五百多的武备学堂学员护卫外围。

  这些武备学堂学员,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血淋淋的厮杀,惨不忍睹的残肢断臂,狰狞尸体。

  一些武备学员,多是书生,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血战。在书本上,打仗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打仗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好似苏东坡的诗词一般,浪漫唯美;可是此刻的场景,彻底颠覆了他们的是世界观,那位指挥作战的将军下达的命令很是简单,直接,死板,一点玄机也没有,一点奥妙也没有,没有一丝的艺术性可言,没有一点唯美之感。

  一切都没有,唯有厮杀,唯有血战,一批人死光,另一批人顶上去,直到全部死光,或是击退敌人。

  他们是武备学堂学员,也是战士。也是保卫皇上的卫士,不断斩杀者冲击向高台的金军士兵。以生涩的手段,杀戮着金军。

  战斗波及到了高台之下,众多的侍卫都是脸色苍白,而只有赵朴神色依旧,依旧在胡思乱想,依旧着思考着使用火绳枪、燧发枪的利弊。

  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

  或者是坚信,死不了。

  “嗖!”一只利箭射向了赵朴。立刻被身边的侍卫用盾牌挡下,四周散乱的箭支,零散射来,都被四周的侍卫挡住,一点也伤害不了他。

  这时,一个金军捍卒,冲向了高台。杀掉赵朴,灭掉这个宋朝皇帝。只是迎接而来的,是锋利的长矛,犀利的陌刀,而这个金军捍卒的功夫很高,手中的狼牙棒挥动。将招呼向身上的各种武器砸开。然后狼牙棒一挥动,砸在了一个近卫上,这个近卫被活活打死。

  而这时一些刀枪刺杀在金军捍卒上,都是被身上的铠甲挡住,难以伤及。

  这个金军捍卒继续向前冲杀。所到之处,无人可当。好似一个人形坦克,不断的辗压着前方,不断前进着。

  捍卒一步步上前,距离高台越来越近,似乎泼天功劳近在眼前。

  而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鸽子蛋一般的铜丸打出,穿透力极为强悍,瞬间洞穿了三层铠甲,将金军捍卒内脏轰成了一个稀巴烂。

  “这是什么?”

  临死的时刻,这个金军捍卒有些不甘心,只是再不甘心,也只是死人了。

  他死在了大号的燧发枪下。

  早期制造的燧发枪极为不成功,赵朴本打算制造燧发枪,却是造出了抬枪。无法装备骑兵,装备步兵又不划算,只能是装备在近卫军,专门对付那些武艺高强的高手。

  不论是武艺如何高强,一抬枪打下去,鸽子蛋般的铜丸飞出,打在身上,管你是九阳神功,铁布衫,还是金刚不坏之身,全是毙命的料。

  而这个金军捍卒死了,光荣的成为第一个死在抬枪之下的金军士兵。

  这个金军捍卒死后,又有一些金军捍卒冲向高台,也是陆续被抬枪秒了。

  十米的距离,五门抬枪一起发射,近乎是百发百中,必死无疑。

  善战的金军很多,勇猛的也很多,都是百人敌,是战场上的猛将,正常情况下,想要杀死他们,需要费一些劲,可是在抬枪无耻的围攻下,纷纷倒下,至始至终,无一人冲上高台。

  血战在继续,身边一些大臣,却是心惊胆战,有些吓尿了。

  “陛下,请速速移驾,免被刀剑所伤!”这时,一个臣子跪倒在地,大哭了起来。

  这时,赵朴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道:移驾,移到哪里去?一动不如一静,在这里不动一下,未必死的了;可是一移动,嘿嘿!”

  “卿家放心,吾死不了!”赵朴神情平静,似乎胜利在握。

  他的从容,无疑给四周的大臣,侍卫们,下了一份定心丸。

  “看,金军不是退了吗?”赵朴道。

  众人望去,才发觉金军正在缓缓退去;而在撤退时,也是井然有序,一点慌张也没有。

  金军退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一战,主要是打士气;这一战,主要是打突袭。

  金军远道而来,本身就是疲惫不堪,就是靠着一股气,靠着必胜的信念,才坚持进攻;在这股士气之下,金军屡屡冲垮敌军,击败一股又一股敌人,取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除了这次例外。

  骑兵善于远程奔袭,奔袭而来,一些宋军往往是没有来得及摆好军阵,就遭到了骑兵的距离冲击,被凿穿,切割为好几块。接着宋军四处奔逃,金军就可以骑马斩杀,挥刀收割胜利果实了,只是这次也是例外。

  连续激战了一个时辰,换了两次战马,骑兵损失近乎一千多,可是还没有攻克。

  久攻不克,金军士兵已经疲惫,士气大损,全军隐约间不愿意再战下去。

  而最为主要的是,金军仅仅三千人,而宋军也是三千人,以三千金军进攻三千宋军,攻击一方的死亡率高于防守一方,可能战斗到最后,金军拼光了,可是宋军还活着。

  在战斗下去,胜利机会渺茫。

  “罢战吧!”金兀术神色黯然“原本想要擒住宋朝皇帝,那时宋军群龙无首,江淮,江南等地,唾手可得。只可惜,天不佑大金,一时间难以攻克!”

  距离是那样的近,一些金军士兵已经接近了高台,似乎就要冲杀上去,杀了宋朝皇帝,似乎胜利就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得,可就是差着临门一脚,迟迟难以进入。

  “殿下此言甚好!”韩常点头道,心中早不愿意开始这场战斗。骑兵善于奔袭,却不善于进攻;若是敌军军阵未摆好,可以快速冲击,冲杀敌军;只是如今,军阵已经严密,再冲击,那是找死。

  号角声吹起,金军骑兵缓缓退去!(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