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46章斩将,突围

第246章斩将,突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战争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

  两军交锋,往往是将领为向导,率领亲信冲锋,后面的二三流部队紧随其后。而这个时代,女真军更是崇尚身先士卒,每每在大战役的时刻,完颜皇族的各个皇子皇孙等,都会冲锋在前。

  榜样再先,金军将领都养成来冲阵的习惯。

  这一刻,金军遇到危难,将军自然是冲锋在前。

  战马嘶鸣,隆隆铁骑冲击而来,距离宋军越来越近……目标越来越近。

  “神臂弩发射!”

  这时,李破军一声吼叫,隐藏在军阵内的神臂弩发射了,目标直接指向了金军将领,要对金军将领实行狙杀。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神臂弩有各种优势,但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后坐力太大,准头不行。为了提升准头,只能是十八道神臂弩,同时发射,直接指向同一个目标,几乎在同时发出吼叫声,带着嘶鸣之感,射向了金军将领。

  在射出的那一刻,那个金军主将感到毛骨悚然,下意识的看向了远方,只见十八个黑点射击而来,速度很快,来不及反应,就到了眼前,几支箭落在马的脚下,几支射在一旁的金军骑兵身上,而有一只箭险之又险的擦着铠甲而过,而有一只箭却是穿胸而过。

  身上有着三层铠甲,可是也挡不住神臂弩夺命一箭。

  “我要死了吗?”将军将领最后想着,身子倒下,落于马下。

  “将军,你不能死呀!”

  “将军!”

  在这个将军倒下的瞬间,四周的金军士呼唤道。

  “快走!”这个金军主将喊叫了一句,最后身子一斜,彻底死去。只有胸口,还在冒着血,片刻之间。就变成了殷红一片。

  …………

  “成了,计划成功了一半。主将被杀,士气受挫,这股金军完了!”李破军看着倒地的金军将领,心中欢喜,不由大声喝道,“袍泽们,冲呀。还记得靖康之耻吗?还记得皇上说得吗?勇猛向前,杀死金军!”

  挥动起手中的长刀,李破军迈步杀向了金军。

  “杀呀!”

  “杀呀!”

  里面的宋军好似潮水一般的扑杀而来,那些曾经可怕的金军。近乎无敌的金军,不再可怕,而是很可爱,是一个个闪闪发光的银子。

  朝廷规定过,战场上斩首为记。杀死一个金军士兵,给五十贯钱;杀死两个金军,就是一百贯钱。而一个中等人家,一年吃喝消费也不过十贯钱;而一百贯钱,足够娶上媳妇。买上几亩好地。

  而在后面,一些八字军战士看着,有些眼馋,却无可奈何。

  毕竟,攻击范围有限,只能是有限的士卒投入战斗,而多数的战士,只能是在外围捡漏,清理逃出来的金军骑兵。

  此刻的战局对金军骑兵极度不利,先是凿穿军阵失败,又是主将被射死,此刻一千精锐骑兵,完好的不足一半,情况糟糕到了极致;若是唤作一般的精锐,早已经是溃不成军,仓皇逃窜,只是这股金军没有。

  在遭受重创之后,金军上下都是弥漫着悲哀之气,慷慨赴死之志。

  “带上将军的尸体走!“

  这时,一个骑兵上前,将阵亡的主将尸体带到马背上,而四周一些金军骑兵,将阵亡的主将尸体护卫在中心。残余的金军汇聚在一起,受伤的再里面,精壮善战的在外围,好似一道利箭一般继续向西北冲击着。

  没有喊叫,没有激昂的号角,有的只是平静,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器,向前冲,冲垮敌人的防线,逃得一线生机。

  在主将阵亡之后,一个副将毅然接到了指挥权。本来军中,除了一个主将之外,还有三个副将,只是一个战死,一个重伤,再也无法战斗。此刻只能是这位副将,接任这只骑兵的指挥权。

  战斗模式依旧简单,依旧是向着西北冲击。

  “射箭!”弓箭手密集的箭雨射来,而金军骑兵一矮身子,附在战马上,躲避着箭雨,只有稀稀拉拉的金军被射中,多数被铠甲摊开落在地上,或是只射透了第一层铠甲,没有射到里面的铠甲,罗马者很少。

  “丢铁蒺藜!”

  这时,后面的投石机开始发威了,大量的铁蒺藜被抛射而出,顿时地面上到处是带着铁刺的铁疙瘩。战马的马蹄,若是没有踩到尚好;若是踩到,战马不是被滑到,就是被刺伤来脚掌。这一招很狠辣,顿时又四五十匹战马踩着了铁蒺藜,战马摔倒在地。

  此刻陷在步兵大阵中,又失去了战马,这些金军已经是必死之局。

  金军骑兵继续向前冲击着,这时迎来抛出的标枪,锋利的标枪,又将一些骑兵刺杀而倒。

  “举矛!”这时,一排排竖着的长矛被放平,有的高,有的低,相互交错,不留下一点死角。只要金军骑兵敢于冲击,就会死上一大片。而即便是侥幸穿过了这道长矛大阵,后面还有一层长矛大阵,足以将残余的金军全部绞杀。

  口袋阵,只有留下口子,才是致命杀机;若是将口子扎得太牢了,反而是容易破袋而出。

  在西北方向,看似是军阵的薄弱之处,兵力配置上最为稀少,看似最容易突破,可是李破军却是将最精锐,最善战的放在这里。看似薄弱之处,其实是最为牢固之处,足以抵挡住敌人潮水般?的攻击,将敌人扼杀在冲锋的路上。

  金军骑兵越来越近了,似乎眨眼之间,就要冲进长矛阵内。

  这一刻,李破军的呼吸也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呼哧!”战马席卷而过,却是从长矛的前端擦身而过,一个抓向,好似旋风一般,然后向一个箭头,直接奔向西南方向。试图从西南方向打开缺口突围而出。

  “不好!”李破军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慌。

  西南方向,军阵看似严密,但是多是招募襄阳一代的兵。训练不足三个月,战斗力较弱。战斗意志也较弱,彼此配合也欠缺。若是从那里冲击,还真有可能突围出去。只是此刻想要下达命令,已经来不及了。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有时根本来不及发布命令,一切全靠中低级指挥官灵活指挥。

  而在西南方向。也是迅速的做出了回应,只是战术配合上不足,而又是新兵……

  远远地,李破军看到。残余的金军骑兵,好似绝提的洪水一般从西南方向,绝提而出,一举突破了八字军的包围圈,向远方滚滚而去。此时想要追击。已经不可能了。

  “可恶呀,还是作出了夹生饭!”

  李破军恨恨的握着拳头,满是不甘。这样大好的机会,就这样擦肩而过。

  可惜呀,已经杀死了那个金军将领。若是缴获了他的尸体那又是大功一件,只可惜竟然让金军带上走了。

  ………………

  这一战,是救援的八字军,与阻拦的金军骑兵的交锋。

  参战的有八字军一万多步兵,有金军一千精骑。

  金军骑兵袭扰为主,减缓八字军行军速度,试图阻止救援;而八字军却是为了赶时间,及早的救援。金军骑兵,速度快,但是数量太少了,仅仅一千精锐骑兵;而八字军胜在人多,只是缺乏骑兵,注定了行动迟缓。

  这种格局,注定了两军,只能是发生小交锋,却是难以发生大的拼杀。

  但是,在双方主将的运转下,大的拼杀发生了。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却在这个短短的时间内,宋军与金军发生了大逆转。金军损失惨重,最后胜利突围出去,可是逃出去的不足二百骑,而更为惨重的是主将阵亡了。

  宋军损失也不小,被当作鱼饵的三千士卒,伤亡超过两千,全须全尾活下来的不足五百,一个营的兵力,几乎被打残了。而最后,在阻止金军骑兵突围时,也有近几百人受伤。林林总总大致的估计一下,阵亡一千三百多,重伤五百多,轻伤者更是众多。

  从数据上看,这次打了胜仗,但是损失比金军还严重。

  不过,李破军觉得这一切都值得,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若是次次都这样兑子,以命换命,可能不十几场战打下来,金军就全部拼光了。

  “全军出发,火速前往武备学堂,救援陛下!”

  一声令下,大军再度出发,向武备学堂急行军。

  …………

  “不好了,陛下!金军又要进攻了!”

  “陛下,金军这回带来了简单的攻城器械!”

  “为何援军,还迟迟不到!”

  此刻,周围的大臣都是焦躁不安,都陷入恐慌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了,救援部队,还是迟迟没有到达。而此刻,趁着这段时间,金军的一部分援军已经及时的赶到,有两千人之多,两股汇合之下,金军已经接近五千人。

  对面的金军,士气不由的高昂了起来,而更为令人担心的是,这股金军还带来了一些简单的攻城器械。

  局势对宋军极为不利。

  而连续激战后,宋军能战斗的只有两千多人,此时已经陆续撤入了武备学堂。

  而武备萱堂,在营建时,就是按照一座兵营设计,有着较为完善的防御体系。靠着武备学堂的防御,人数虽然少了些,当坚守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慌张什么?”赵朴语气依旧平静,“放心吧,我们死不了,而金军会死!”

  ps:在北宋宋真宗时,宋辽大战,床弩射杀了辽军元帅,使辽军士气大衰,使辽军不得已走上谈判桌;在蒙古军南下时,神臂弩射杀了蒙古可汗蒙哥。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