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63章难克的汴梁

第263章难克的汴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多算胜,少算不胜!军部,就是将庙算发挥到极致。这种庙算,不是拍着脑袋决定,而是综合各种信息,不回避自身的缺点,也不回避敌人的优势,一切追求客观〖真〗实,使战争的胜负可以估量,而不是想当然的你认为必胜,或是想当然的认为必败。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要制定最理想的一份,也要做最坏的一份作战计划!”赵朴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文武听着,隐约有些明白了。

  而在军部人员初定上,仅仅八人,文臣四人,武将四人。文臣主要是侧重于后勤一类,而武将则是侧重于基层军官。而不论文武,都是年青人为主,官位不高,山头主义不太严重,党争迹象不显,有较大的塑造性。

  军部初创,就开始发挥作用,制定襄阳之战的作战计划。

  有了军部的存在,赵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此刻,他只需要扮演监督者,决策者就足够了,以检测军部八人合力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否可行。

  军部才草创的时刻,汴梁大战再次展开。

  山河依旧,汴梁却遭受了大劫,此时金军正在缓缓退去,同时带走的还有地上的尸体,只有城墙上和城墙下的鲜血,证明着曾经这里发生过血战。

  “将军,金军又退了!”一旁的副将道。

  “是呀,金军又退了!”张所低声道。

  金军一次次的进攻,战术配合越发的娴熟,一些攻城器械的应用也是越发的精妙,只是汴梁还是依旧牢固,汴梁好似一座不倒的巨城,依旧耸立在那里,如山如岳。

  激战后的宋军,缓缓的收拾着地上的尸体,包扎着袍泽身上的伤口。一些伤重的及时救治下去,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好似一个庞大的机器,每个士兵只是整个机器上微不足道的小零件而已。

  这是第几次打退金军进攻,张所也不知道了。

  只是张所知道,汴梁必须要坚守下去,如今局势对大宋极为不利。大名府失守了,洛阳城失守了,应天府失守了,长安也失守了。大宋五京,此时唯有汴梁还在坚守,此刻坚守汴梁。便是坚守汉人的脊梁,坚守抗金必胜的信念。

  而此时,皇帝陛下正在襄阳坚守,局势很是危险,不久前一股金军骑兵奇袭,与守卫的宋军出现了大战,皇上险些出现了危险。幸运的是最后金军败退而去。

  坚守汴梁为上策,可以鼓舞军心民心,但是最为危险;而坚守襄樊,是中策,士气一般,安全中等;而退守镇江属于下策,安全性最好,但是士气最为低下。选上策太冒险。选下策太保守,皇帝陛下选择了中策,选择了襄阳。

  而守襄阳,必然要守汴梁。

  若是汴梁守住了,金军就不能轻易南下,只能是派兵围困汴梁,或者是分兵。一路围困汴梁,一路进攻襄阳,而不论是走哪一条路,都缓解了襄阳的压力。

  “伤亡如何?”张所问道。

  “此战我军伤亡五千多人!”一旁的副将道。

  “粮草还有多少?”

  “不足三个月了!”

  “三个月。足够了,三个月足以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张所道“我军伤亡大,金军更大;我军的粮草消耗巨大,金军的粮草消耗更大。在这里多坚持一天,襄阳就轻松一天。陛下在襄阳,日夜操练将士,兵精粮足,不久之后,百万大军将会北伐。那时里应外合,必然大破金军,将金军围歼与汴梁之下。”

  副将眼神中闪现出了狂热之色,道:“我大宋,必胜!”

  “大宋必胜!”张所大声的呼喊道。

  “大宋必胜!”

  “大宋必胜!”

  而四周的将士似乎也听到了声音,也齐声呼喊起来,声音传到底下的金军耳中,金军为之愕然。

  看着四周士气高扬的士兵,张所又是欣慰,又是愧疚。欣慰的是,大宋有如此坚贞不屈的将士,山河何愁不平;惭愧的是,他欺骗了将士们,汴梁是一座孤城,没有援兵。

  不久前,皇上就送来了信件,说襄阳兵力匮乏,根本无力援助汴梁。若是汴梁不可守,可以适当退去,既可以南下南阳,也可以西去汉中,或者是东去扬州,一切便宜行事。即便是失去了汴梁,皇上也不会治他的罪,顶多是戴罪立功。

  只是张所拒绝了,决定死守汴梁,汴梁可能沦陷,他可能成为张禀第二,汴梁可能成为第二个太原,可他还是决心继续坚守下去。

  “陛下,微臣能做得只有这些了!”

  张所心中黯然,能够生死疆场,能够为抗金而死,虽死犹荣!

  汴梁城下时,是驻扎的金军。

  在帐内,坐着两位元帅,分别为三皇子宗辅,四皇子金兀术。

  “三哥,此战我军有十五万之众,六万的战兵,九万辅兵,兵力强盛前所未有。这是第四次围攻汴梁了,只是这一次,比前几次要艰难的多,甚至有种围攻太原的感觉!”金兀术道“张所,此人名声不显,只是一个小人物,可为偏偏这样难缠!”

  第一次围攻汴梁,仅仅是七万大军,就逼迫得宋军割地赔款,当孙子;

  第二次十五万大军,攻克了汴梁,轻易的擒拿了宋朝两位皇帝,在汴梁洗劫一方之后,扬长而去,那次是金军最为辉煌的时刻。只是似乎辉煌到了极致,开始走下坡路。

  第三次围攻汴梁时,汴梁守将是张所,汴梁城内的城防、兵力等,都是大大不如前两次,可是却硬是顶住了金军,打的尸山血海,就是攻不破汴梁。最后一场大雪降临,粮草疲困,士卒怨气颇多,无奈退兵;

  而这是第四次围攻汴梁,也是久攻不克。

  宗辅道:“久攻不克,将士们隐约间生出厌恶之感。前两次进攻汴梁,只因为汴梁是繁华之地,攻进去之后,金钱、财货、女人,应有尽有;只是经历了洗劫之后,汴梁可谓是穷得叮当响,要什么没有什么。没有利益可图,没有财货可以洗劫,谁愿意打仗!”

  这也是草原民族大战的缺点之一,打仗有利可图,可以大肆洗劫,士气则高昂;若是无利可图,又是久攻不克,士气则衰落。

  隐隐的,金军对于攻克汴梁的士气不高;而此时汴梁宋军,士气却是高扬。此消彼长之下,致使汴梁久攻不克。

  金兀术道:“若是围困半年之久,足以攻破汴梁,只怕将士们不许!”

  “有利则战,无利则退,进攻不克,士气衰落,于我军不利,不能继续僵持下去了,可不行。能否,引诱城内守军出击,全歼宋军于城外!”宗辅道。

  金兀术摇了摇头道:“此法不可行。此时的汴梁城内,没有宋朝皇帝,也没有诸多的大臣牵制,此时城防之事,尽数归于张所。张所是谨慎之人,不会弄险,根本不会效仿姚仲平冒然出击!”

  “若是张所的金军不出击,全部龟缩在城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破城!”隐约间,宗辅有些头疼。此刻宋军全部龟缩在城内不动弹,哪怕是有千般手段,万般算计,都是无用兵之地。只能是修成壕沟,进行锁城之法,进行旷日持久的围困。

  当年,为了攻破太原就,实行锁城之法,围困了一年之久才攻破;只是汴梁城可比太原城要大了很多,可不能轻易能实行锁城之法。

  纵然是他愿意,将士们也不愿意。

  南下洗劫,huāhuā江山随意取,是何等美好,谁愿意孤坐在城外,喝西北方!(未完待续)

  PS:感谢909040591打赏100起点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