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66章国之将亡,岂能没有祭品

第266章国之将亡,岂能没有祭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色正浓,张所却是无眠,在灯下看着《论语》,试图让心情变得平静下来,可是久久难以平静。直到眼皮发累,才放下书,躺在床上睡觉。只是刚刚入睡没有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喊杀之声。

  “将军,不好了,金军杀进来了!”这时,一个亲兵急切的跑了进来,神情慌张。

  “金军杀进来了,怎么可能?”张所一脸的不信。

  亲兵道:“将军,有人出卖了汴梁,将汴梁的城门,送给了金军,金军杀了进来,汴梁要亡了!“

  “汴梁要亡了!”张所喃喃道。

  “将军,快跑吧!”亲兵道,“将军麾下有三千精兵,足以保护将军突围而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军已经尽力了,陛下不会怪罪你的!”

  “跑路,还能跑到哪里!我能跑了,城内的将士又如何?”张所苦笑道,神情有些凄然,凄然中有着决然,“我不是李纲,没有那样不要脸皮!”

  能力有高低,重在责任心。能不能守住城池,那是本事的问题;可是尽不尽心,则是态度问题。

  张所看不起李纲,李纲守卫河东时,丢了河东,种师中阵亡了,战死的将士无数,可是他灰溜溜的跑了回来;后来陛下派他戍守山东,结果丢了山东之后,李纲又跑了回来。一次次战败,一次次死亡,李纲一次次跑路。

  宋金之战,如今打了三年,死去的将士不可胜数,四京也丢了,皇帝陛下更是赤膊上阵。

  可李纲除了跑路,什么也干不了。丢了城池为何不死节,为何不与城池共存亡?

  虽然说,丢了山东之后,李纲仅仅是贬官;而他丢了汴梁之后,也顶多是贬官而已。

  只是,他是张所,没有李纲那样不要脸皮。

  汴梁城在,他就活;汴梁城亡,他就死。

  “保住汴梁是不可能了,而我却要为汴梁殉葬。国之将亡。岂能没有祭品,就让我做这个祭品吧!”张所悲壮道,“只有死战的张所,没有跑路的张所!”

  “来人,为我披挂战甲!“

  一些亲兵走上前。为张所披挂上战甲。

  走出院落,外面站立着集结而来的亲兵。大约有三百多人。更多的亲兵处在混乱的状态,还未聚集在一起。

  穿上战甲之后,张所意气风发,握着战刀,眼神中闪动着骄傲:“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众将士。可愿意跟谁本将杀贼?”

  “愿意!”

  众多的亲兵呼喊了起来。

  “若是愿意投降金军,本将不拦着,到了外面,丢下刀剑。跪在金军脚下,金军可能会宽容你,饶你一条狗命,也可能也会砍下你的脑袋,全靠运气;若是愿意跟谁本将杀贼,那就跟在后面,想要占领汴梁,不死上一万人,门都没有!”

  张所吼叫道,神情有些狰狞。

  到了此刻,除了死战之外,再无他法。

  说完之后,张所率先离去,向着喊杀声浓烈之处,奔走了过去。

  ………………

  战场变得激烈了起来,由于李义的出卖,金军的进攻很是突然,守城的将士根本没有一丝防备,就遭到了金军的袭击,损失惨重。战死的宋兵越来越多,地上的尸体东南一片,西一片,到处都是,而更多的宋军将士节节败退,仓惶逃窜。

  金军的推进速度很快,很快将城门附近的宋兵击溃,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此时宋军想要夺回城门,再也不可能了。

  金军开始分兵,一部分兵力向城内穿插分割,围剿宋军残部;一部分兵力开始进攻城墙,试图消灭城墙上的士兵,夺取其他城门,以便瓮中捉鳖。还有一部分骑兵在城外游荡,准备着绞杀逃窜而出的宋军。

  战斗还在进行着,胜利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城外的大营。

  汴梁攻克了!

  传令兵传来了好信息。

  在金军的攻城历史中,只要是攻占了城门,攻占了一段城墙后,胜负已分。即便是有所谓的巷战,多是垂死挣扎,往往是大军一到,顷刻之间斩杀,在战功薄上再度添上一笔荣耀。胜利的消息传来,让金军高层都是松了一口气。

  “真是天佑大金,坚如磐石的汴梁顷刻瓦解了!”金兀术哈哈大笑了起来。

  宗辅也是道:“汴梁就这样破了,我也没有想到。果然汉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若没有那个家伙出卖汴梁,我等未必能轻易攻克汴梁!”

  “一个汉人一条龙,十个汉人十条蛇,一百个汉人一百条蛆虫,汉人越多越是好对付!”金兀术不屑的说着,扭头问向了一旁的郭药师,“那个献城门的汉人叫什么?”

  郭药师道:“那人叫李义!”

  “李义!”金兀术道,“此战首功在这个汉人,我定要重重赏赐于他!”

  “可惜此人已经无福消受了!”郭药师陡然间神色变得黯然起来,悲切道,“作战太猛,李将军率领部曲向宋军战阵冲击,只是冲击的太猛,被弩箭所伤,已然毙命。可惜呀!”

  这个谎话漏洞百出,只要是随意的调查一些,就可以探查到事情的真相。只是郭药师并不担心,在女真人眼中,汉人不过是猪狗罢了,汉人死了就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宗辅、金兀术二人,只是关心汴梁的战局,至于李义是谁并不在乎。

  果然,金兀术只是随意的提了一句,就转到了其他的话题上。

  “此战我军胜利了,不如庆祝一番!”

  汴梁攻克了,自然是要大肆庆祝一番,轻松一下,于是金军这些高级将领搬出了美酒,还有肉食等,觥筹交错,捧着酒杯,相互庆祝了起来。

  最后喝得酩酊大醉,沉睡不醒。

  而此刻汴梁还在大战,张所还在血战。

  …………………

  汴梁太大了。

  北宋的东京城,在唐汴州城及后周东京开封府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和扩建。共有外城、内城及皇城三重。

  外城又称“新城”或“罗城”,城周长四十八里多,整体上呈菱形,南北长而东西略窄。水门。每二百步置一防城库,贮守御之器。有广固兵士二十指挥,每日修造泥饰。可见其建筑完善和防御的严密。

  内城又名“里城”或“旧城”,内城位于外城中央,略偏西北。周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约当今日的开封城。

  东京城内有四条宽阔笔直的大道,称作“御路”,作十字形相交,分别通向外城的南薰等四正门道旁有人行道、水沟及绿化地。从大道又分出若干纵横交错的道路,多呈直角相交,将城区划分成若干方格形称作“坊”的居民区商市则设于内城宣德门至州桥以东的潘楼街土市子及相国寺一带。以后随着城市商业的发达,坊与市的界限被突破,商店多沿街设立,城东南汴河东水门沿岸的市区,竟延伸至七八里以外。

  总之汴梁太大了,给宋军巷战提供了便利的机会。

  而此刻,金军也是大意了,竟然分兵,一部分兵力攻占城墙、城门;一部分进攻城区、坊市等。分兵之后,造成的后果是,各处的兵力严重不足,陷入了僵局中,没有达到预定的战术目的。

  毕竟此战,进行防守的汴梁军民有十五万人之多,而进攻的金军仅仅是五万。若是金军兵力集中在一点上,分割包围,各个击破,真有可能全歼城内宋军,只是随着分兵,金军有些咽不下去,似乎被噎着了!

  陷入了艰苦的巷战中。(未完待续。。。)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