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70章火烧汴梁

第270章火烧汴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论过去的冷兵器时代,还是后世的高科技时代,巷战都是无解的。

  而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更是将巷战发挥到了极致,几十万德国精锐部队,尽数覆没,也成为了二战的转折点。当然了同时期,日本进攻南京时,也发生了巷战,只是这场巷战很不起眼,更多的是投降如云的国军,还有悲惨的南京大屠杀。

  而后世,一些砖家叫兽,提出了各种天花乱坠的战术,破解巷战,只是伤亡依旧惨烈。

  而这个时代,没有火炮开道,没有火箭炮打击,没有坦克装甲车做掩护,也没有飞机进行空中增援,巷战更加惨烈,对攻击一方更加的不利。在战斗中,金军骑兵的优势,弓箭射击的优势,都是消除了,反而是要陷入街巷内近身作战,损失远远超过了野战,攻城战。

  而破解巷战,只有两招,一招是水淹,一招是火攻。

  历史上,秦国灭魏国时,攻克大梁时,绝提引导黄河水,水淹大梁,就是以水淹破去巷战,将巷战扼杀在萌芽中。

  而宋朝时,赵光义攻克了太原古城,却陷入了太原百姓的巷战中,于是这货,一狠心,就火烧太原。

  太原都被烧光了,还巷战个屁!

  可怜千年古城,毁于一旦,古太原城彻底毁了。

  而在美国内战时期,北军将领谢尔曼在攻克亚特兰大时,也陷入巷战之中,于是小谢怒了,一把火把亚特兰大烧成了一片废墟。在废墟中,还打什么巷战,巷战不攻自破。

  而此刻汴梁太大,排水设施又太好,想要水淹几乎是不可能;只能是火攻,大火将汴梁烧成一片残垣断壁。

  这个时代。建筑材料简单,多是是砖木为主,而木头更是主流。汴梁的建筑群,又是密集得很,这又是冬天,天干物燥,一个不慎就是一场大火。汴梁城有专门的水龙队负责火情。

  而此时,一旦点着火,汴梁极有可能变为一座废墟,那时纵然是有十五万守军,也是无可奈何。

  需要防备的是,宋军在绝境前的临死反扑!

  恍然间。金兀术的眼前出现了汴梁大火熊熊的样子,哀嚎声不断,繁华的汴梁再度化为废墟。

  “不可!”出乎意料,宗辅出言反对道,“火攻汴梁,此战必胜,只是四弟可想过。火烧宋国帝都,这可是与宋国结下大仇呀!”

  战争,不仅仅是考虑胜负,更多还要考虑政治影响。

  这把火若是一放,那时…………

  “二哥,除了火攻之外,别无他法。里面有着十五万宋军抵抗,若是一个房屋。一个街区的攻占,我等需要付出何等惨重代价,才能破城!”金兀术道,“我们拖不下去了,仅仅是八天时间,我军伤亡就两万多人,我们死不起!”

  宗辅沉默了。

  火攻之计。伤敌也伤己,只是四弟说得对,金军死不起。

  当时,洗劫汴梁。擒拿宋朝皇室、大臣、居民几万人北去,宋人称之为靖康之耻,堪比东晋的元嘉丧乱。从那次之后,宋人对金军格外敌视,战斗时分外拼命,与之前懦弱胆小,溃不成军,形成鲜明对比。

  一些金军高层嘴上不说,可是心中已经生出悔意。

  私下里,完颜宗干说,若是没有洗劫汴梁,激起宋人愤怒,可能此刻金军已经马踏江南来。而完颜希尹也说,洗劫汴梁,是金军犯下的最大错误。

  而如今,火烧汴梁,又是犯下一个大错。

  …………

  在第九天时,金军出动了,只是金军没有进攻内城,而是动用火药、猛火油、木材等,然后分为九个地点放火。

  熊熊的烈焰开始升腾,火光升天,烟雾笼罩,顿时间上空浓烟滚滚,在微风的吹动之下,大火烧得更加旺盛,大片的房屋烧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动声。一些士兵们隐藏在民居中的士兵,烧死、呛死者无数。

  厉害至极的巷战,就这样破了。

  “大火呀,一下都烧得没有了!”张所眼睛中流出了泪水,身体发软,“传令全军,撤回内城吧!”

  水火无情,在大火的侵袭之下,宋军只能是后退,再度狼狈的逃窜,一路上踩踏不断,一些宋兵逃得速度慢了,被活活的烧死。而借着火势,金军也是发动了进攻,好似暴风雨一般,不断的摧毁着,破灭着,摧枯拉朽。

  当全部撤离回汴梁时,仅仅有五万余人。

  十万多宋军,折损在大火中,或是被金军俘虏,或是被金军斩杀,还有的投降了。

  站在内城的城墙上,张所苦涩不已,战斗到了这一刻,胜负早已尽分出,继续拼杀,也不过是为了争那一口气而已,报答陛下的信任而已。

  内城的面积不小,周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比一般大州的城墙还宽,还大。

  只是守不住了!

  打仗,不是比人多,更多是比拼士气。城墙高大,固然有利于防守,只是守城的士卒还要有可战之心,杀敌之志,必胜的信念,若是没有了这些,即便有着城墙守护,也是不堪一击。

  可能,三天后;也可能,一天后,内城就破城了。

  他也要死了。

  巡视着城防,守城的士兵多数负伤,士气极为低下,全城上下笼罩着死气,没有一丝生机,好似一个活棺材一般,那是心死的感觉。

  “他们还活着,可是已经死了;而他们死后,却依旧活着!”张所不由想到。

  走着走着,张所隐约间听到了抽啼声,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小兵正抱着长矛,在城角的阴暗处哭啼,声音很低,似乎怕被人听到,可还是被张所听到了。

  张所走了过去,脚步声惊动了那个小兵,小兵反应过来,止住抽啼,惶恐道:“将军,我…………”

  声音着有颤抖,有害怕。

  军中有七十二禁,五十六斩,具体是什么,小兵也不知道。只是小兵知道,在军中哭啼,算是扰乱军心,轻则是打军棍,重则是斩首。如今被逮住了,心神不由的慌乱了起来,慌张中道:“将军,我没有哭,我没有扰乱军心……”

  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张所动了动喉咙想要斥责几句,可是到了嘴边却是道:“你可想家了吗?”

  语气着没有责备,有的只是愧疚,还有伤感。

  “将军,我想妈妈。我不想死!”小兵干巴巴的说着,说着说着,眼泪再度涌出来了。

  “放心吧……”张所想要劝慰,可是到了嘴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小兵仅仅是十三四岁,还是孩子,已经上了战场,杀过人,见过了血,可能在下一刻就倒下了,死在了守城战中,再也见不到亲人,喝不到家中的稀粥,吃不到馒头。

  张所扭头走了,他觉得心中发凉发凉,没有一点温度,好似活死人一般。

  咚咚咚!

  战鼓声再度敲击而起,好似一阵阵闷雷。

  金军大队人人马,出现在了下方,静静的扫视着城上的猎物,闪动着嗜血的光芒,城破近在眼前,死亡如此之近。

  “杀!”

  “杀!”

  “杀!”

  金军吼叫着,好似巨雷一般,城上的宋兵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只有死人般的冷静。

  张所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心如死灰。

  皇上说过:“有时为了尊严,要打一场明知是两败俱伤,甚至是必败的战斗。”

  现在,隐约间,张所明白了。

  因为尊严在,气就在,气在人就活;而尊严不在,气没了,活着也是僵尸。

  大臣们总是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向金军议和,换去喘息的机会,换去修生养息的机会。可是陛下却说,敌人不傻,不会留给青山长树的机会,不会留给喘息的机会,不会留给修生养息的机会。

  所谓的议和,所谓的妥协,只会丢了尊严,丢了气,最后变成活死人。

  青山不是留出来的,修生养息的机会不是议和出来的,而是拼杀出来的。当身为弱者时,更不能退后一步,哪怕是腿断了也要杵在原地,因为弱者退一步,敌人会进三步;退得越快,死的越快。

  唯有原地不动,甚至是向前猛冲,可能会死得凄惨无比,也可能震慑住敌人。

  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身为弱者,想要抗横强者,唯有耍横,唯有不要命。你强,我就横;你强,我就不要命。想要吞下我,那就做好被撕下几两肉的准备。

  ………………

  骑着战马,金兀术意气飞扬,神情高傲,这块硬骨头这样坚硬,不照样是被他啃下来吗?

  只有一个内城了,距离汴梁城破不远了。

  “张所,叔叔前来搭话?”金兀术高声喝道。

  “我正是张所!”站在城垛旁,张所道。

  “张将军投降吧!”金兀术道,“激战了几月,将军之勇猛,我女真男儿也是佩服至极。可惜张将军,不是女真人,不然定然要与将军把酒言欢。打仗打到了这个份上,将军也对得起宋朝皇帝了!”

  宋军将领颇多,只是畏敌,逃命者居多,敢于死战者,唯有张所。

  也只有张所,有资格让他称呼一声张将军!(未完待续。。。)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