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72章宗泽病逝

第272章宗泽病逝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风云变幻起汴梁,鏊兵死战势难回,夜来哀报惊四野,举过同悲苍天涕,哀哉,壮志难酬!悲哉,国士身陨。呜呼”

  此刻在襄阳,一片哀声,风云愁苦,家家都是披着白布,好似死了爹妈一般。

  此时正在给京畿路镇守使、户部侍郎、左卫将军张所开祭奠大会。

  张所死了。

  作为又一个阵亡的高级将领,又是士大夫出身,很快的得到了满朝文武的一致同意,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召开了这场声势巨大的祭奠大会。

  人死了,已经退出了竞争,不会强夺功劳,于是世人对于死人总是宽容的。此刻张所的政敌都是痛哭流涕,伤心满面,似乎唯恐世人不知道。而此时作为礼部尚书的张浚更是上台,念着悼文。

  到了此刻,没有人会指责张所兵败,没有人会指责张所用兵不当,只会说张所忠心为国。人死为大,人死了之后,种种过错,都是烟消云散,再也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对死者的缅怀,祭奠。

  悼文听起来声情并茂,就连赵朴听着也是黯然流泪。

  而张所的儿子张宪,跪着灵位前,涕不成声。

  当回到宫中时,赵朴还是恍恍惚惚,心情颇为沉重。汴梁失守了,襄阳还远吗?从地图上大致的一看,汴梁失守之后,金军就可以顺势而下,直逼南阳,邓州等地,如入无人之境。此刻只有南阳可以作为大门,挡住金军一阵子了。

  只是这个大门很不牢靠,只有不到三万守军,又能守住多久呢?

  而金军很可能是留下一部分兵力,围困南阳,其他的州县弃而不顾。直接逼迫向襄阳,以襄阳为目标,打一场攻城战。

  那时襄阳能够守得住吗?

  赵朴摇了摇头,此时的襄阳已经是陪都之一了。而更因为他在这里,地位远远的高于扬州,建康等地。金军更会不计较损失的进攻,那时襄阳能守得住吗?

  赵朴没有一丝信心。而看着手下的大臣,也是信心不足。

  原本想着汴梁挡住金军,使金军难以轻易南下,只是汴梁失守速度之快,就连众多大臣也是难以相信。

  打仗打到了这个份上,说不怕那是骗人的。

  一旦情况不妙。军心会动摇,大臣的心思也会动摇。一旦襄阳岌岌可危时,那时极有可能出现投敌形象,那时堡垒就会从内部一步步瓦解,襄阳会彻底失守,他也彻底的成为了末帝。夏桀、商纣、周幽王,是三代时的末帝;秦三世子婴。是秦末帝;汉朝的刘婴,是西汉末帝;汉献帝,是东汉末帝;刘禅也是末帝,而如今,又多了他赵朴,也是末帝。

  虽然训练了八字军,战斗力有所提升,只是真的能抵抗住十几万金军的进攻吗?

  想着想着。赵朴就有些头疼,有些烦闷。

  “陛下,还在为张所将军伤心?”王舞月道。

  “汴梁已经失守了,襄阳还远吗?守住襄阳,我一点信心也没有,只是到了此刻,哪怕是一个铁钉放在面前。我都得吞下。无路可走,无路可退,退一步就是死路一条,只能是坚守。可能被金军碾成碎片,但是必须要坚守襄阳!”

  赵朴坚定的道。

  “陛下,这是王彦将军,用信鸽送来的信!”王舞月道。

  “王彦,也不知道他还好吗?”赵朴道,隐约间想起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将领。王彦,作为最早跟谁赵朴的将领,是八字军的老人,是他的嫡系将领之一。而王彦此刻到了河东,打游击,牵制金军后方。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一个不慎就可能死了。

  只是赵朴手下缺人,而河东之地又不能弃而不管,只能是派他而去了。

  打开信件,赵朴阅读着内容,脸色变化着,最后松了一口气,道:“他没有死!”

  王彦在信中写道,张所没有死了,而是到了河东,与他汇合在一起。

  “我出去一趟!”赵朴道。

  当赵朴再度回到灵位前时,张宪还跪在灵位前,神情木然,眼神中闪动着悲伤。听到脚步声后,连忙跪拜道:“拜见陛下!”

  “平身吧!”赵朴道“这个给你!”

  说着,将信件交给了张宪。

  张宪有些不知所措,当接过书信时,看完书信后,道:“我父亲没有死!”

  语气中有激动、欣喜,还有一丝惶恐、不知所措。

  若是张所死了,死在了汴梁,那时会得到朝廷的嘉奖,会得到较好的追封;只是如今张所死而复生,御史言官会无孔不入的弹劾,流放是免不了的了。一死一生,生死两重天,活人不及死人香,自古如此。

  “陛下,微臣不知该如何说?”张宪道。

  赵朴平静道:“我经不起折腾了,还是暂时隐瞒消息吧!襄阳再也禁不起波折了。我给你看信件,只是给你报平安而已!”

  “多谢陛下!”张宪感激道。

  此刻,隐瞒消息,对张所最为有利。此刻张所在河东,也算是戴罪立功,免去了诸多的麻烦。

  几天后,一个坏消息,再度传来,镇守关中的宗泽病逝。

  “啪!”

  赵朴只觉得心肝快要碎来,坏事情,为何这样都汇聚在一起。

  宗泽已经七十多岁了,本来应该是在家中养老。只是金军杀来了,而宋朝上下有无可用之人,只能是让这个老人顶上去。在大宋嘴炮不断,而宗泽是少有的实干家。从靖康年间起兵抗金,到后来勤王,以及镇守关中,都显示出了他的尽责尽责。

  宗泽,是一个文人,不是专门的武将,也不懂兵法。只是随着金军的南下,不断的恶补军事上的知识,亲自练兵,亲自提拔年轻将领,短时间内让宋军战力得到了恢复,抵抗住了金军疾风暴雨般的打击。

  在镇守关中时,宗泽更是遭遇了金军名将完颜娄室,一开始时屡战屡败,这很是正常。宗泽毕竟是文人出身,是半路出家,不晓军伍;而完颜娄室却是激战了十几年,天天是在打仗,战斗力岂能不强。

  而在一连串的失利之后,宗泽快速的成熟,不断的调整作战部署,总算是抵抗住了金军的进攻,保住了关中,使完颜娄室不能肆无忌惮的进攻,形成了相持局势。关中的局势总算是有所好转。只是这时不幸降临了,宗泽毕竟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连续的操劳,早已经耗尽了最后的精力,一场寒流袭击而来,病倒了。

  从那场下雪后,就开始生病,一直没有好。

  如今坚持不住了,最终还是病逝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可让我如何是好?”赵朴忧愁道。

  先是汴梁出了问题,如今关中又出了问题。

  宗泽一死,必然影响前线的士气。此刻临阵派将,也需要一段时间进行磨合,才能指挥灵便,只是金军会给他时间吗?而进攻关中的,又是赫赫有名,堪称金国第一名将的完颜娄室。二三流的将领,还真的打不过他。

  若是日后成名的岳飞,可能与完颜娄室战个平手,只是此刻,却是差了很多。

  现在细细数来,能与完颜娄室过招的宋将真的没有一个。

  如今,最重要的是派遣大臣,前往西北,接替宗泽的位置。只是这个人不好找,作战太保守了,容易被各个击破;作战太勇猛了,又是容易中计。能如宗泽一般,老成持重,稳扎稳打,与金军保持对峙的,几乎没有一个。

  西北是一个坑,谁掉进去,谁倒霉。

  此刻,最好是西北本地将领接替宗泽的位置,那样本地派系统领本地军队,少去了磨合,能更好的适应战斗,减少损失。只是西军派系分明,内斗不断,暂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将领,统帅西军。

  朝廷必须要派大臣前往,统帅西军,镇守关中,这样才能更好的协调西军各路派系的利益,合力抗金。(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