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76章初见秦桧

第276章初见秦桧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历史上,秦桧是大名鼎鼎的奸臣,干到了满朝的文武大臣,独揽朝纲,权力大到了极致,世人恨他入骨,可是照样拿他没有办法。若是仅仅认为,这是赵构宠幸的结果,那就大错特错了,秦桧还是有本事的,本事超级高。

  可以说秦桧人品差,但是不能否认秦桧智商、情商差。

  而历史上,奸臣都是脑袋顶呱呱,智商超级高,手段应用无敌。这类奸臣,厉害的很,任何一个皇帝都不能轻视,而轻视者,往往是被奸臣反噬,弄得死无葬生之地。

  秦桧智商极高,为人处世极为精明,再加上此刻士林名声极好,一旦当了官就好似蛟龙出渊,在动一丝歪脑筋,绝对是防不住。

  那时可能被这位秦大奸臣,玩弄得团团乱转而不知。

  总之,避开为上,拖字为上。

  只是赵朴想要拖下去,可是朝中的大臣,却不想拖下去。

  在范宗尹推荐了秦桧之后,又有朝廷的几位重臣推荐秦桧,而赵鼎更是与他争吵起来,说他能接受篡逆的张邦昌,为何不接受为国忠诚的秦桧?

  赵朴立时哑口无言了。

  恍然间,赵朴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拖下去了。

  秦桧不仅仅是个人案列,而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政治问题。

  大宋败了,输掉了北方的大片土地,更是丢失了五京。这时有大量的臣子被掳走,或是投降,如何对待这些投降的文人,吸引着众人的眼光。而此刻秦桧回到了宋朝,他的操守、人品等都是无可挑剔,唯一的缺点就是在金军当俘虏的不光彩日子。

  此刻,如何处理秦桧,不仅仅是宋朝上下极为关注;就是远在燕京的汉人官员,也是极为关注。

  若是处理的太严重,会伤了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士大夫的心;若是轻描淡写处理。又有纵容之嫌。这不仅仅是一个秦桧的问题,更是各个派系之间利益的平衡。处理好了,可以提升士大夫的忠诚感,可若是处理不当,极有可能大宋烟消云散。

  此刻,他当皇帝,全靠着宋朝的大义,全靠着士大夫对大宋的认同感。

  只是这种认同感,必须要与利益结合,才能不断深化;若是处理不当。可能会像南明一般分崩离析。彻底崩溃。

  不能拖下去了。必须快刀斩乱麻!

  在皇宫内,赵朴决定召见秦桧。

  说是皇宫,其实只是襄阳城府衙改造而成,没有扩建。没有奢华装修,只是大致的处理了一下,防卫更加严密而已。

  此刻殿内的诸多侍卫,已经离开。此刻的大殿空旷而巨大,殿内只有三个人,赵朴高高坐在椅子上,而一旁是王舞月拿着刀守卫在一旁,而秦桧则是跪倒在地,喊着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听着这句话,赵朴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管你秦桧何等狡猾奸诈,此刻还是我赵朴的臣子,还的老老实实跪在我面前。诚惶诚恐的听我训话。

  我就是大宋的太阳,朝堂上众臣绕着我转!

  这一刻,赵朴总算是找到了一丝至尊之感!

  难怪世人都是喜欢当皇帝,管你是文采出众的大儒,千古留名的雅士,还是无敌的将军,还是狡诈如狐的奸臣,还是绝代风华的美人,都得跪在我面前,诚惶诚恐!

  “卿家,可是秦桧?”赵朴问道。

  “正是微臣!”

  “卿家,赐坐!”

  “谢陛下!”

  秦桧半坐在椅子上。

  赵朴居高临下,看着这位大奸臣。

  太帅了!

  简直是万人迷!

  这是秦桧留给他的第一印象,所谓的玉树临风,所谓的风采出众,根本难以形容他。此时的秦桧仅仅是三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刻,身上穿着平民衣服,脸上露着自信的笑容,那眼神好似无穷魔力一般,引入入神,嘴角轻轻抿着。

  若是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美男明星,若是当鸭子,绝对会有大把大把的美女倒贴。一只俊美的脸,优雅的姿态,就足以秒杀绝大多数的少女、少妇。

  看着秦桧,赵朴再次生出妒忌之心,这个大奸臣长得太帅了。

  最后,赵朴得出一个结论,当奸臣也不容易。当奸臣的第一条件,就是长得帅爆了!

  似乎和珅也是美男子,而大汉奸汪精卫也是美男子。

  果然是小白脸子,没好眼子。越是美丽的女人,越是会骗人;而同样越是帅爆了的美女,越是狡诈狠辣。

  美丽可以掩饰太多的缺点,赵朴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

  “卿家辛苦了!”赵朴开口说道。

  “微臣不辛苦!”秦桧道。

  “卿家,不知我父亲,兄长可好?”赵朴问道。

  “两位皇上,不好!”秦桧咬牙切齿的说道“金军最为残忍,连禽兽也不如。那时正是农历四月,北方还很寒冷,二帝和郑氏、朱氏二皇后衣服都很单薄,晚上经常冻得睡不着觉,只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烧取暖。”

  “宋钦宗皇帝出发时,被迫头戴毡笠,身穿青布衣,骑着黑马,由金人随押,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但受尽旅途风霜之苦,还备受金军的侮辱。宋钦宗时时仰天号泣,辄被呵止。四月十日,自巩县渡黄河,驾车的人对随行的同知枢密院事张叔夜说,将过界河,张叔夜悲愤难抑,仰天大呼,扼吭而死。”

  “后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命令二帝及其后妃、宗室、诸王、驸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体,到金朝阿骨打庙去行“牵羊礼”。朱皇后忍受不了如此奇耻大辱,当夜自尽了。”

  “后金人封徽宗皇帝为“昏德公”封钦宗为“重昏侯”。”

  秦桧详细的讲述二帝的屈辱历史,一边说着,一边哭着,神情凄然。

  同时,暗自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这位皇帝陛下,只见赵朴面无表情,似乎无一点悲伤,也无一点凄苦,好似木头一般,静静的听着,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

  好个铁石心肠的皇帝呀!

  秦桧暗自的咽下唾沫,心中生出一丝恐惧。

  这个皇帝,一见到面,就问父亲、兄长如何,看似将孝心放在心上,是一位仁德的贤君。

  可是真的如此吗?

  至少他看来,这位皇帝跟仁德半点边也沾不上,反而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君王,以自我为中心,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这样的君王,好似老虎,平常时极为谦逊、仁德,可是一到到了关键时刻,就展现出狠辣果断一面,杀戮天下,伏尸百万而面不改色。这样的君王仁慈但不多义,谦逊却又露狰狞,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这样的君王平时间,礼贤下士,听取大臣意见,可是关键时刻,下了决心,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样的君王不好伺候呀!

  只是如今的时代,只能是臣子选择君王,而不是君王选择臣子。纵然这个君王不好伺候,也得仔细伺候,除非他回家当老农。

  “我可怜的兄长呀,我可怜的父亲呀,我可怜的弟弟妹妹呀,我可怜的百姓呀君王尚且如此凄惨,百姓又是何等悲剧!”说着,坐在上面的赵朴纵情的哭了起来,泪水好似不要钱的白开水一般,哗啦哗啦尽情的流淌。

  而殿下的秦桧,却是心中冰凉,这位皇上在假哭。

  泪水流了很多,只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全是作秀,这个皇帝也真是心黑。

  可没有宋徽宗,宋钦宗,那样的好糊弄!这样的皇帝,若是让他感到糊弄了,不杀你,也会将你流放而走,彻底失去权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