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80章分兵

第280章分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乱世来了,只要是敢于拼杀,不愁出将入相。

  而此次皇上将守卫南阳的职责,交给了他,可谓是信任至极。而南阳的地势更为险要,只要是派精兵守卫,纵然是十几万强军也未必能攻破。

  “南阳城,我是守定了!”王德傲然道。

  历史上,诸葛亮率兵数万围攻陈仓城,以十几倍的兵力优势,日夜进攻二十多天,依然无法攻下;孙权率领十万攻围合肥城,急攻一个月,也是无法攻破。攻城战也往往成为旷日费时的持久战,譬如周瑜围攻南郡,花了一年的时间,而孙策围城庐江,更是两年才得以攻破。由此观之,孙子兵法讲的“最下攻城”,大有道理。

  只要城内器械充足,城墙坚固,士卒不怕死,金军再凶悍也无法攻破南阳。

  ………………

  而此刻,金军到达南阳城下,已经围攻南阳半个月之久了,可是襄阳依旧是没有攻克,而死伤已经上万了。虽然死的都是汉人军,可是久攻不克,士气隐约间有些衰落。

  “汴梁难以攻克,南阳又是难以攻克,不知襄阳,又是何等场景!”金兀术看着襄阳的阵势,隐约间有些发愁。此次南征以来,金兀术的头发都白了很多,越是往南,金军的抵抗越是强烈。

  在一些不重要的城池上,宋军果断的放弃,将城内的水井埋掉,坚壁清野,根本找不到一粒粮食,只能靠后方转运。

  而在一些关键的城池,险要的地势上,则是安排下重兵把守,此时的南阳,兵力较之汴梁少了很多,只是地势更为险要,兵力更为精悍,接下来。金军应用各种手段攻城。

  首先,金兵要搭建若干“望楼,观察敌情。只是很快宋军采取了针对性措施,动用了床弩,投石机连续打击,一些太靠近的望楼被摧毁了,只能是向后移动;而向后移动后,距离较远,却造成来了观察效果较差。

  接着,动用了大量的士卒前往填平护城河。采用的是叠桥之法。先是搜集木材捆扎成简易木排。连成一体。浮于水面,然后在上面覆盖一层干柴,一层苇席,最后用泥土铺垫。这种叠桥取道的办法。不但成本经济,搭建方便,而且抗打击能力非常强,“矢石火炮不能入”。

  金军就是靠着这种办法,攻入汴梁城的。

  只是此刻的宋军,已经现出了破解之法。其实破解之法也很简单,那就是从城上扔下干柴,稍后又是猛火油(相当于石油)点燃,烈火然然。即便是在水中也可燃烧,顿时间为了跨越壕沟,死伤无数。

  而在攻到城下后,云梯密集而上,城下的士兵“蚁附”而上。而城上的士兵立时间投石机、滚木礌石、弓箭,长枪,各种武器齐齐而下,密度极大。此时的南阳,城郭较汴梁笑了很多,因为小,每段城墙上士兵的密度很大。

  连续的猛攻,还是没有攻克,伤亡倒是不小。

  金兀术多次派出使者,前去劝降,都是失败了。这股宋军,根本不会接受投降。

  又多次进行了土攻,多次挖地道,想要挖开城墙根,只是也多次被破坏。

  连续的强攻,伤亡数量不少,虽然死的都是汉人,不值钱,可是金军的士气也衰落了。此刻想要攻破南阳,似乎派重兵长期围困,使南阳粮食耗尽兵力枯竭,最后破城。就好似曾经的太原一般,太原就是被活活困死,最后攻破的。

  只是想了想,金兀术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南阳不是太原,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宗翰从西京大同出发,进攻太原,路程不过五百里,运送粮草方便,而太原附近又多是富庶之地,可以大肆劫掠,以战养战,围困太原;而太原被围困后,城内得不到援助,越战越弱,粮食耗尽,器械耗尽,不得不败。

  而他进攻南阳,是从汴梁转运过粮食,距离超过七百多里,运送粮草多有不便。而在南阳附近,更是被坚壁清野,连一只老鼠也找不到,想要劫掠,想要以战养战,根本不可能。而他估摸着南阳城内的粮食至少一年,若是围困下去,说不定没有困死南阳,最后困得他不得不退兵。

  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南阳,围困上一年,似乎有些不值当。

  “二哥,南阳不好打呀!”金兀术叹息道。

  “这也很正常,宋人有软骨头,也有硬骨头;对付软骨头,只需要兵马再城下绕上一圈,宋兵就望风而逃,或是开城迎降;可是一些硬骨头,需要慢慢的克服,才能攻克!”宗辅道,“当年,东西两路军南下,二哥是遇强则避,遇弱则克之,轻而易举,兵临汴梁城下;而宗翰性子刚硬,总是喜欢撞南墙,长时间围困太原,致使四面宋军援救而来,差些崩盘,若非是娄室将军善战,以少克强,大局又有变了!”

  “不如分兵!”

  “分兵?”金兀术惊愕道。

  “唯有分兵!”宗辅分析道,“南阳难克,就舍弃南阳,只是派一少部分兵力围困南阳,多数兵力绕过南阳,直接插向襄阳。此战的重点在襄阳,重点在擒拿宋朝皇帝,而不是计较一城一地得失。只要攻克了襄阳,擒拿住宋朝皇帝,我军就胜了,不然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攻克,那需要死多少女真战士,才能横扫大宋!”

  这时,金兀术才响起,此战的重点在于擒拿宋朝皇帝,而不是一城一地得失。

  “那,二哥,不知如何分兵?”

  宗辅道:“我率领三万兵马,围困南阳;而四弟你亲帅十万兵马,出击襄阳!”

  “多谢二哥!”金兀术感激道,这是二哥故意将功劳让给他。

  “二弟,此战要小心,越是往南打,宋军越是厉害!”宗辅道,

  “二哥放心,这次那个皇帝小儿,跑不了!”金兀术眼神中闪现出兴奋。

  宗辅没有反驳,只是眼神中闪出幽幽的叹息声。宋军是越来越害了,过去只要是几百骑兵就可以冲垮上万宋军,或是夺取一座大城;只是到了如今,想要攻克宋军重镇,必须要花费大量兵力,耗费较长时间。

  宋军在变强,可是多数女真将领还是认为宋军不堪一击。

  ………………

  而此刻,张俊已经踏上了关中的土地。

  “这里就是先秦之地,秦王嬴政从这里席卷六国,汉高祖从这里覆灭项羽,李唐从这里出发,覆灭了王世充、窦建德。而今我也要从这里开始建立功勋,成就一代伟业!”张俊的脸上闪现出兴奋之色,神情中有些癫狂。

  他本是一个七品小官,在大宋多如牛毛。若是运气好,有人提拔可能入了中枢,混到老,成为五品官就是极限了。只是乱世来了,金军南下了,朝中的大佬们不是被金军杀掉,就是掳走,或是投降,于是中央出现了空缺。

  而赵朴登基时,手下一穷二白,根本没有人才储备,当皇帝也有些匆忙。

  在匆忙之下,有些慌不择路的提拔人才,于是他因为投靠的较早,一夜之间,由七品官变为了三品官,此刻更是川陕路镇守使,掌控着几十万大军,名分其实的封疆大吏。

  虽然临别前,皇上多次嘱咐他,以防守为主,以缓攻为辅,重在调和西军内部矛盾,多多听西军将领意见,莫要盲目出击,莫要大军团对决。可是张浚还是不以为然,陕西的金军不过三万,兵力稀少;而西军却是有二十万之多,处在绝对压倒状态。

  此刻,襄阳受到攻击,扬州受到攻击,局势前所未有的紧张,此刻他率领着二十万西军,岂能作壁上观,看着襄樊一代,江南一带,厮杀不断,而无所作为。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