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82章宋皇又要跑路?

第282章宋皇又要跑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水师,相较于马军,骑兵而言,更是高技术兵种。

  只是可惜,北宋一直没有水师。

  尽管宋朝财政收入,一直以来完爆明清,又完爆盛唐,只可惜在“三冗”的压力下,一直处在财政赤字的状态,年年都是钱不够huā。而南方一直处在太平时期,自然不需要水师了。于是水师的银两很少,水师更是名存实亡。

  直到金军打来了,要杀到襄阳,要杀到江南,才开始建造水师,水师才有了船只,才能见人。

  只是

  水师,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就的。不是简单的修建上几艘船,就可以形成战斗力的。这需要时间的打磨,不断的生死拼搏,只是可惜赵朴没有时间了,只能是凑合了,至于战场上拼杀效果如何,全靠老天爷保佑了。

  此时,赵朴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靠着老天爷保佑?

  八字军能不能守住襄阳?全靠运气了!

  水师能不能掌控制江权?全靠老天保佑!

  海军能不能完成千里出军,奇袭辽东,幽云,这也要靠运气了!

  至于此刻,赵鼎、岳飞等人,能不能守住扬州,能不能守住江南?也靠运气!

  至于张浚,能不能守住关中,也全靠运气了!

  此时的大宋,丢了汴梁,威信低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赵朴深知,他这个皇帝的威信也是低到了极点,只能是靠着一张虎皮,号令天下。只是这张虎皮到底有多少威慑力,赵朴心中也是没底。

  如今,金军势力巨大,赵朴可不觉得靠着手下五万嫡系军队,能扛得住金军,能够掌控了天下大势。

  此刻,赵朴更多的是靠着名声,靠着大势。掌控天下。

  此时,只能是放权,放任各地豪强、土匪武装,士绅武装发展,以便更好的抗金,这可能会形成私兵横行,形成藩镇割据,只是此刻都得忍了。只要是不大张旗鼓的造反,赵朴都是睁一睁眼,比一张眼。

  为了抵抗住金军。即便是形成几个。十几个藩镇割据势力。赵朴也只能是忍了。

  此时,为了抗金,一切都忍了。

  “陛下,他们出发了?”王舞月提醒道。

  在城楼上。赵朴看着远去的三十多只水师船舰,神情有些恍然。

  “走了!”

  “陛下,将半个水师派出去,似乎削弱了襄阳水师的力量!”王武月有些不理解“还有派出一半的水师,护送大臣离去,似乎规模有些大了!”

  “这些水师,走了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赵朴平静道。

  王舞月惊呼道:“不回来了!”

  赵朴点点头道:“他们会呆在扬州。加入了东线的战斗中,可能不会回来了!”

  “陛下,襄阳水师,一半力量撤离而去,襄阳有些空虚。这似乎不利于长期坚守?”王舞月皱眉道。力聚则强,力散则弱,皇上不应该不知道这个道理。

  赵朴道:“下棋,要着眼于全局,而不是计较一个棋子的得失。我是皇上,要着眼于整个战局,而不是襄阳守将,仅仅守着襄阳。若是仅仅襄阳胜利了,全局失利了,那时就会得不偿失。这些水师,走了之后就不会回来,会加入扬州的战斗中!”

  王舞月隐约的明悟了什么!

  “世人皆以为,此战的关键在襄阳,却不知道襄阳不过是诱饵而已,我也不过是诱饵而已!”赵朴平静道“我在下一盘大棋,天地为棋盘,百万将士为棋子。此战若是胜了,可能金军元气大伤,保得大宋三五年安稳,可以修生养息,积蓄民力,训练军队;若是败了,我不过身死而已,也不枉世间走一遭!”

  王舞月心中闪过一丝恐惧:皇上是疯子,太疯狂了!

  拿生死,去下棋!

  “不好,赵宋的皇帝要跑!“此时,金军很快的看到汉水边行使的巨舰,立刻禀告了金兀术。

  金兀术听到了消息之后,立刻怒了:“混蛋,这个宋朝皇帝又要跑!”

  辽金之战时,辽帝就天天跑路,金兀术跟随着二哥宗望,追杀了许久,多次扑空,最后才逮住辽国皇帝;而金军兵临城汴梁时,宋徽宗也是跑路,差些被他堵住,可还是逃走了。而此刻,这个宋朝皇帝又要跑路。

  “不行,得派兵追杀!”金兀术怒道。

  此次十五万兵马南下,耗钱的钱粮无数,在进攻汴梁、南阳时,又死伤无数,可谓是兴师动众,为的就是灭了宋朝皇帝。这次若是让他跑了,又不知道要追杀多久?此刻,哪容得煮熟的鸭子飞掉。

  立刻,金兀术点起七千轻骑兵,一人三马,快速的向着这个舰队追杀而去。

  只是一个走着水路,一个走着陆路追杀,真有些艰难。

  所幸的是舰队走得是汉水,沿着汉水南下,到了武昌之后,在顺流而东,向着南京、江阴之类行进。水路较为弯曲,而走陆路,路程较短,可以直接在前方拦截,将这伙舰队拦住,顺势剿灭。只是仅仅是靠着这七千轻骑兵,似乎还不够。

  还要通知东线的金军,双方合力,将这股舰队围杀了。

  杀了宋朝皇帝,再到江南,抢劫一些财货,此战就功德圆满了。

  水师一部护送着大臣们离去,而此时金军误以为宋朝皇帝舰队中,这又要跑路。于是派着骑兵追杀而去。

  看着滚滚的烟尘,赵朴很是满意,他这一点让襄阳之战,又发生了小的波折。

  当再次回到殿内时,竟然发觉,有几个臣子没有走,留在了襄阳。

  “你们不走了吗?”赵朴看着眼前的几个大臣,眼睛中闪现出了笑意,不管是投机也罢,还是真的忠心,至少留了下来。即便是他不幸挂了,死在了襄阳,也有作伴的了。而最令他惊讶的是,此刻秦桧竟然留了下来。

  汪伯彦道:“微臣乃是宰相,岂能弃君而去!君王不走,臣下也不走!”

  范宗尹道:“陛下,襄阳险要至极,精兵强将无数,必然安然无恙!”

  “我等愿意随陛下共生死!”

  其他几个大臣,也是齐声道。

  看先了秦桧,赵朴又问道:“你为何还要留下,不怕襄阳陷落,再当一次金军俘虏吗?”

  秦桧昂然道:“陛下尚且不怕,微臣何惧之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