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84章跨海击辽东

第284章跨海击辽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古有孙权跨海击辽东,今有陛下谋攻金国,只是此战,能胜利吗?陛下万万不可!”

  当听到这个疯狂的意见之后,李纲立时反对。

  动用海军,从江南出发袭击辽东,河北等地,本不是什么新奇的注意,在三国时代,孙权就提出了这个主张。

  当年孙权第一次遣使辽东是在229年,当时派的是校尉张刚、管笃两人。其后,又派将军周贺、校尉裴潜再次访问辽东,这次明确记载走的是海路。232年十月,公孙渊派校尉宿舒、郎中令孙综拜会孙权,向孙权称臣,并献上貂皮、马匹等礼物。孙权很高兴,他不但加封公孙渊为“燕王”而且还命太常张弥、执金吾许晏、将军贺达率兵一万余人,准备了很多的金银珠宝,飘洋过海向公孙渊送大礼。不料这公孙渊竟反复无常,张弥、许晏到了辽东后,竟全被公孙渊砍了头,首级送给曹魏,公孙渊还接受了曹叡的官职封号,那一万多名士兵也全被他收编为奴了。孙权人财两空,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脸面,他“气涌如山”切齿怒道:“我不亲自把公孙渊鼠子的脑袋砍下来扔到海里,就没脸重新面对天下,即便失败,也在所不惜!”

  后来,因为吴国众多臣子劝谏,最后不了了之。

  而这一刻,皇上再度提出了跨海击辽东的主张,从骨子里,李纲是坚决反对的,因为难度太大,几乎是自杀式行动。

  “为何不可?”赵朴笑了。

  李纲感到了皇上的不悦,可只能是硬着头皮道:“海战不同于陆战,不确定因素更多,风险更多。一是,夏季多风暴,在海上风暴更是厉害,一旦遭遇到风暴。几乎是听天由命,死活全靠天注定!”

  “二是,这时航行多是沿着海岸线行驶,以免迷失了方向。这样让船队在停靠时,很容易遭到袭击。”

  “三是,给养问题。此战至少要出动五万以上规模的大船队远航,粮食、淡水都是问题,沿途需要上岸补给,而这本身就要冒极大的风险。如果还要携带马匹,那给养的问题就更加突出。”

  “四是。即使航行到了辽东。我军能否投入战斗。战士多是来自南方。能否适应东北寒冷的气候,能否适应当地的地形,战争的给养哪里来?还有锱重是否跟得上?在东北平原上,我军能打过女真强军吗?”

  “五是。一旦战争失利,远征军既缺少根据地,又没有后勤基地,还缺少援兵,实在的不堪设想。”

  “这实在是一种自杀行为。除了耗费财力,浪费兵力,徒然伤亡之外,再也得不到一丝好处!”李纲说出了五点反对意见。

  赵朴点了点头,李纲虽然言过其实。有些嘴炮的成分,可还是有底子的,肚子里还是有货的。不然也不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海军出击的五大弊端。

  只是,有困难就不上了吗?

  赵朴笑道:“困难是有。但不是无法克服。第一,夏季风暴巨大,的确有风险,只是不断建造大船,有实行密封舱技术,足以将风险见到较低。而泉州多有码头,商人多数往南洋经营,熟悉海文,也可以减低海浪风险;第二,最好避开海岸线,直接向北走,有着指南针,应该差错不大吧;“第三给养也好解决。假设五万大军北伐辽东,每人每天的的食物和淡水配给为六斤,五万人六天共需给养,只需四艘这样的“艑”即能全部装载。从中途补给的可能性上来看,舰队可以在济州岛、庙岛群岛和大连上岸获得淡水补给。食物补给部分可以通过沿途航行的捕鱼作业进行,因为从会稽到辽河口这漫长的航线上,渔场广布,渔业资源丰富。航行中合理进行捕鱼作业,可以保证部分食物的需要。”

  “经测算,舰队从泉州出发,到辽东航行距离约为900海里,也就是三千里,假设舰队的航速按普通帆船的平均航速5节来计算,大约连续半个月,就可抵达辽东。”

  “第五,此次是奇袭辽东,重在偷袭,重在避强击弱,而不是跟金军死拼。“多算计胜,少算不胜。只要多多算计,极少不利,还是有机会的。”

  一年前的那一夜谈话,仿若是昨天一般,又好似做梦一般,李纲至今都有种晕昏昏的感觉。从泉州跨越三千里大海,袭击辽东,怎么想,都有些不靠谱。只是收获太巨大了,收获之巨大,即便是有着全军覆没的危险,有着十死无生,也值得拼上一把。

  此时宋军处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几乎是处处防御,处处失守,所幸的的金军人数较少,又无高明人才,无法对占领区实行有效控制,只是以洗劫为主,才给宋朝以喘息的机会。只是一味的任由金军在腹地搞破坏,破城池、烧房子、践踏田地,残杀百姓,这也不是一回事。

  皇上说过,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而进攻不能盲目的进攻,不论是从陕西发起进攻,还是山东、河南等地发起进攻,都不可避免要与金军的骑兵交锋。

  在平原上,缺少骑兵的宋军,处在极端不利的局面,盲目进攻,只会白白耗尽战士鲜血,也未必能取得作战效果。只能是剑走偏锋,甚至是走九死一生之路。从海上进攻,袭击辽东幽云等地区。

  重点在破坏金军的战争潜力,使金军无法持久作战。

  首先,此时金军主力南下,后方空虚,给了奇袭的机会;其二,此时没有海防意识,几乎是一打一个准。

  而此战,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

  “罢了,此战不能打,也得打!”李纲看着信鸽传来的消息,暗自发狠“此战,老夫就拼上一把。若是此战再败,再也无力回中枢来!”

  在福建窝来半年,李纲也算是明白了,他先是在河东打败仗,又是在山东丢了地盘,朝中弹劾不断,说他言过其实,嘴炮不断。若是没有惊人的战绩,别想着会中枢了,一辈子就呆在福建养老了!

  皇上这是给他一次机会!

  这也是一次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

  生死,就是这一回了!

  若是胜利了,一切都好说;若是败了,那万事皆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