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87章首战樊城

第287章首战樊城

  “咚咚咚!”

  剧烈的敲鼓声响起!

  大地在颤抖,远方的金军排着整齐的步兵阵型,踏着脚步声逼近而来,脚步声虽然不整齐,却带来剧烈的震撼之感。

  这时,太阳已经西下,守卫北边城墙的一万宋军都已就位,民夫们也都在城下待命。

  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城楼上鸦雀无声,有的只是一丝丝恐惧,还有害怕,虽然天气炎热,可众将士都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静静的等待着。

  因为那金军越来越近了。

  赵朴在城楼上,看着越来越近的金军,手心不觉冒出了汗水,恐惧更是环绕在心中,只是这一刻,他只能是强制镇定,装着深沉。

  守襄阳,必然要守樊城。以汉水为界,北岸为樊城,南岸为襄阳,襄阳与樊城好似姐妹,好似犄角一般,相互掩护,相互依托。而攻克襄阳,必然要攻克樊城,而此时战斗就在樊城发生了。金军要以泰山压顶之势力,攻破襄阳。

  凭着樊城的有利地势,金军只能是在北面摆开阵型,用来攻城,而在其他三面城墙,只需要少量部队进行防备就足够了。

  金军进攻北面城墙,为了防止阳光惑眼,只能是从下午进攻。

  很快,金军的身影清晰可见,好似潮水一般涌现,越来越近了。

  人上一万,无边无际;人上十万,彻天连地!

  看着漫天遍野的金军,赵朴也感到压力巨大,虽然他知道守城的宋军比金军的人数还多,可是数量不一定能形成战斗优势。

  金军在一里之外,开始拆卸攻城器械。

  临车,又名楼车、楼橹、行楼、云车、高车。车上建塔楼十余丈,用于俯察城内。亦可在上喊话,射矢,投石。城民苦之。背负门板汲水。城敌惧之,创储营房暴露。车可居高临下,故名。

  冲车,又名撞车,平板四轮,稳置大木。多人推进撞城,门破墙垮。

  棚车,车上以生牛皮蒙盖木棚,人藏棚下,大挖其城墙脚。牛皮木棚可避城上矢石。放心挖吧。

  钩车。车上立长柄大铁钩。逼而近之,钩搭城楼城墙,后面长缆系钩,九牛拉之。楼倒墙塌。

  虾蟆车,平板车,矮而宽,满载土,上有生牛皮棚,状似巨蛙,故名,百人棚下推车以进,填入城下壕沟。亦可用於载长板搭沟桥。

  登城车。高车上置跳板,逼近推出,搭墙登城,所谓悬楼云桥是也。又有车上云梯,梯端双轮。滚墙直上,亦登城用。

  巢车,车上竖竿,竿端设置滑轮。绳拉小木屋,沿竿升到顶,如今升旗然,亦用於俯察,比临车轻便。又有竿上悬挂桔,升吊小木屋,载人登城者,谓之木幔车。唯须用生牛皮作悬幔,以保护小木屋不受矢石攻击。

  这些都是攻城的武器,之前赵朴根本不知道,在不久前才狠狠的恶补了一下,才知道大概。作为守城一方,也有相应的手段,克制这些攻城武器。宋军一向是善守不善攻,玩守城,在座的文武大臣各个都是内行,不必他操心。

  金军组装着,从容不迫,而距离正好在宋军弓弩的射击范围之外,打击不到,只能是静静的看着。

  而此时金兀术也看着樊城,道:“樊城不好打呀!”

  宗辅道:“不好打也得打!”

  …………

  只是半个时辰的时间,密密麻麻的攻城武器,已经组装好了。

  一部分金军在篷车的掩护下,缓缓靠近,杀向了樊城之下,战斗很快将要来临。

  眼见那篷车越来越靠近,城上众人心情格外沉重,这一刻,终于来临了么?是生是死,就是这一遭来!

  赵朴一回头,望向身旁众人道:“尔等尽数回去吧。汪伯彦坐镇宫中,应付各方变故;范仲尹在城下,负责民夫调动;赵大行走城中,严防城中动乱,谨防金军奸细破坏。其他各位文武各司其职。全军上下,务必要齐心协力,共击金军。还望诸位与朕一道,同舟共济,共渡此关!”

  这些都是战前,已经下达的任务,此时只是再度的重复一次而已。

  最后,赵朴道:“在此大宋危亡时刻,朕要呆在城楼上,击退金军,金军不退,朕不下城楼,各位就不要劝了!”

  此时,全军上下的士气很是低落,唯有他亲自在城楼上,亲临一线鼓舞士气,才可能守住襄阳。

  望着那身上披着铠甲,手中拿着宝剑,傲然挺立的身影,众文武都是生出感叹,这才是明君,这才是太祖转世。

  “陛下保重!”

  “赵二,要保护好陛下安全!”

  “刀枪无眼,陛下要小心!”

  “陛下…………”

  一个个大臣武将,开口叮嘱着,没有劝阻,有的只是伤感与叹息。

  很快,众多的文武已经退下了,只剩下赵朴,还有众多亲卫。

  赵朴道:“士兵们都就位了么?城防妥当了吗?”

  “陛下,城门处由八字军防卫,城门两侧近四里之地,八千辅兵已布置完毕,弓箭手、长矛手等早已安排妥当。负责投石机的民夫也都已就位,投石等物都已准备妥当,负责运送滚木礌石的民夫,也已经布置妥当。在一些大锅内,沸水已经烧开,猛火油已经准备妥当。火枪部队,随时待命;没良心跑也已经准备妥当!”

  一旁的王守义从容不迫的回答着。

  赵朴点点头,其实这都是守城的常识,根本不会出现了篓子,只是心中不安,才画蛇添足的问了一句。

  问完之后,赵朴隐约间有些后悔,打仗最忌讳越级指挥,外行指挥内行。

  赵朴可知道,论起守城,论起对攻城或是守城器械的认知、破解,在场的哪一个都比他强。

  他这个皇帝瞎指挥,似乎有些不妥当。

  “王守义,你做事,我放心。好好守城吧!只要襄樊得到保全,你就是大功一件!”赵朴平静道。

  “微臣,定然不辱使命!”王守义道。

  “那朕就敬候佳音了!”赵朴道,“通令全军,金军一日不退,朕誓不离开襄樊,本王誓死与襄樊共存亡!”

  “是!”

  很快,众将士们都已知晓皇上就在城楼上,亲自守城,金军不退。誓与襄阳共存亡。

  而此时。没那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就是皇上!

  在大宋,能够亲临一线,鼓舞全军士气发出与襄阳共存亡的口号,没有一个皇帝能做到。宋钦宗、宋徽宗做不到;在前一些的神宗、哲宗做不到;就连是太宗皇帝也做不到。唯有开创大宋基业的太祖陛下。有这般勇气。

  看着远处的皇帝,众将士不由的心生感动,战意渐渐的增加了起来。

  宋朝并不缺乏热血之士,也不缺乏善战之兵,更不缺少名将。只是大宋的整体环境中,热血报国得不到尊敬,战场厮杀得不到奖励,名将被埋没,而勾心斗角。耍阴谋诡计,渐渐的变为了主流。

  热血渐渐冷却,善哉之兵变成了废物,名将也退化为垃圾。

  而这一刻,皇上亲自在城楼上。守城的举动,让那被泯灭的热血渐渐的复苏了起来。

  ………………

  金军靠近,大旗挥舞了数下,接着悠长的号角声响起,随风传来,凄凉却慷慨,悲壮而杀气腾腾。

  “灭宋!”

  “灭宋!”

  “灭宋!”

  城下的十万金军军齐声发三声大吼,吼声震天,好似野兽在吼叫。

  赵朴心中一颤。

  而这时,王守义一挥手,守城的将士也是齐声喝道:

  “破金!”

  “破金!”

  “破金!”

  气势之雄壮,丝毫不下于金军。

  “咚咚咚!“

  又是鼓声响起,数面大鼓按着节奏同时敲响,鼓声动天,也敲击在众人心中。

  金军动了,踏着鼓点,分为两个大阵走出阵列而来,后面其战士举起了手中的兵器,随着鼓声节奏,呼呼的喊了起来,带着杀气,好似潮水一般淹向了樊城。

  赵朴眼睛一缩,金军一出手就动用了两万金兵,而这只是第一轮。

  这段时间的恶补,赵朴已经粗略的知道了,这个时代守城的大致方式。

  先是填平护城河,若是护城河有水,要搭建简易的浮桥。

  接着,用蒙着牛皮的蓬车,护送弓弩手先到城墙之下,用强弓劲弩压制城墙上的防守士兵,尽可能的杀伤城上士兵,弓弩射杀一段时间后,士兵们再从大车中冲出来,或者在城墙上往上射敌,或者搭着云梯往上攀爬,以优势兵力爬上城墙后,杀灭守城士兵,再攻下城门,放大军入城;或是用冲车冲撞城门,若能打开城门,则先杀进去也好,或者其他水攻,或者是挖地道等等。

  幸运的是,这个时代还没有火炮,没有轰塌城墙的战列;也没有挖地道,埋设火药炸塌城墙的战列。

  因为这个时代的钢铁质量太差了,根本制造不出强大的火炮;而这个时代硫磺提纯技术也极为糟糕,制造出来的黑火焰威力有限,再加上气密性不好,致使火药攻城,还没有成为主流。

  火药,此时更多是扮演着易燃物的角色,而不是爆炸物的角色。

  对这些当下流行的攻城战术,赵朴都做过一定的预防,此时几乎是铁打的城池,似乎只有不断的围困,就像历史上蒙古军,打了襄阳三十九年,围困了襄阳五年,才破城。

  只是金军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消耗吗?

  他们耗不起!

  ps:

  更新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