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90章赵朴的焦虑症

第290章赵朴的焦虑症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色朦胧,天色昏昏然。

  赵朴没有睡觉,而是穿着铠甲,在一些侍卫的保护下,开始巡城,检查城内的布置。樊城很大,即便是大致的走了一遍,也是花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总体来说,樊城的防御较为合理,几乎没有破绽可言。

  当赵朴回到宫中时,有些疲劳,可更多的是兴奋。

  在之前,他也参加过多次战斗,更多是在大阵后方观战,因为视角的原因,很少见到这血腥的一面。而这次居高临下,却是清晰的看到了血战,在战场上生命是这样的廉价,几千人的生命就在半天的功夫,消逝了!

  回想着这些,赵朴既是茫然、恐惧,又是兴奋,还有一丝不知所措。

  此时,赵朴身体有些疲劳,可是精神却处在亢奋状态,如何也睡不着觉。

  “陛下,吃些糕点!“这时王舞月端着一盘点心,递了过去。

  赵朴伸手取过一个放在嘴中,一口吃下道:“不错,不错!”

  “陛下,可是难以入眠?”王舞月笑盈盈道。

  赵朴点点头道:“是有些兴奋!”

  “陛下,好好休息,明天金军又有攻城,没有精力如何去督战?”王舞月劝说道。

  “只是兴奋的难以入眠而已!”赵朴道,“照这个样子,襄阳可能守住半年?”

  “若是照着今天的样子,金军根本不可能攻克襄阳!”王舞月道,“论及地理位置,山河险要,襄阳比太原、汴梁,更占据优势。”

  “古太原,自从宋初焚毁之时,新建的太原城,城小民寡,不利于藩镇割据,也不利于防御外敌。可即便是如此;太原被围困,失去外界援助,也是足足有一年时间才破城。而汴梁处在中原腹心,处在平原地带,一旦被断去漕运,守城必然艰难,长久围困之下,汴梁必破!可是襄阳不同,襄阳经过了陛下半年之久的修建,城池坚固。士卒精锐。又依靠着山河险固。根本不可能攻破!”

  王舞月看来,这些都是最为浅显的道理,皇帝陛下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赵朴心中有些焦躁、不安,缺乏明显的自信。才一次次向她求证而已。

  “真的如此吗?”

  赵朴似乎在询问王舞月,又似乎在自问。

  王舞月道:“陛下,不要胡思乱想了。只要我军不犯致命的错误,只要不是贸然出击,金军根本没有一丝的机会!”

  赵朴点点头,心中暗自道,他还不是一个老辣的君王,还是有些稚嫩,平时间在大臣们前面。可以伪装自信,伪装胜券在握;可是在背地里,他心灵脆弱至极,缺乏自信,没有一点指挥若定的风采。

  “陛下。天色不早了……”

  王舞月脸色微微发红,言语中欲说还休。

  赵朴心中已经明白了,起身离去,向卧室内走去。

  王舞月娴淑帮肖丞脱下铠甲,挂在木架子上,白皙的俏脸上不由爬上淡淡的红晕,青涩之中带着妩媚,眼睛中闪动着春意。

  “陛下,不必太过忧心,只要我军稳扎稳打,不要贸然出击,金军便没有一丝机会。要破襄阳,必然要击败水师,只是金军那些旱鸭子,那里懂得水战。曹操当年八十万大军下江南时,至少还有还有水师;可是金军攻打襄阳,却没有水师,仅仅是靠着铁骑,想要席卷襄阳,这不可能?”王舞月轻轻解开衣裳,劝慰道。

  “嗯!希望如此吧!”赵朴点点头。

  实际上,思考了许久之后,赵朴也找不到一丝襄阳城破的可能。只是战略上的优势,未必能能转化为实际的胜势。

  “陛下,长夜漫漫,咱们不说这个,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王舞月笑道。

  赵朴点点头,焦躁不安的心,惶恐不安的心,需要一些事情转移注意力,舒缓心境。

  不久之后,卧室中便响起了清婉的喘息声,这注定是一个悱恻难眠的长夜。

  ………………

  次日,当赵朴醒来是,看着身边的佳人,心情陡然的好了许多。

  恍然间,赵朴有些明白,为何皇帝都喜欢沉湎与美色,这固然是皇权至高无上,有着抢夺天下美女的本钱;也是舒缓紧张情绪,舒缓压抑心理的一种方式。

  皇帝,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挑战性过大,体会成功感最难,体会到的挫折感却最多,能“混”一生,不犯错误就不错了,想要当明君、圣君,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圣君不过十数名,而庸主、昏君、暴君则比比皆是,占到百分之九十还多。

  皇帝是天下最自由的人,因为他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皇帝又是天下最不自由的人,同样因为他的权力没有边界。权力在手中,不能轻易放弃,放弃就是悲惨无比,想一想历史上太上皇的悲剧命运,就让人不寒而栗。

  总之,天下的精英们在日夜垂涎、掂量、窥测、谋划着算计着皇帝。而皇帝要战战兢兢,与各个精英们斗智斗勇,一分一秒也不能松懈。

  天下人是皇帝的奴隶,而皇帝是权力的奴隶。

  没办法?当权力的奴隶,也胜过当死人!

  长期的焦虑,让皇帝们神经常年高度紧张,甚至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呈现某种精神分裂病,变态行为,荒唐行为,比比皆是。南北朝时期宋朝,前废帝刘子业,得了性狂躁病;后废帝刘昱得了杀人焦躁病;北魏道武帝拓跋患,是焦躁抑郁症;北齐文宣帝高洋,是性泛滥病。

  而北齐后主高纬爱当乞丐,齐废帝东昏侯萧宝卷捕老鼠、睡懒觉、驱百姓,明代万历皇帝的二十年不上朝,洪武皇帝的滥杀功臣,嘉靖皇帝的偏执,天启皇帝的沉溺于木匠活儿,等等,都算是得了心理疾病。

  总之,皇帝压力太大了,都是心理亚健康,一个不慎,可能就是人格分裂症。

  运气好的,逃避在后宫中,用酒色麻痹自己;运气差的,则是是杀大臣、乱伦,或是做其他变态事情。

  而在皇帝中,唯有一个人心理健康,那就是刘邦,因为他是无赖,无赖是不会产生心理疾病。

  “最近这段时间,似乎有些忙碌,似乎隐约间,我也得了心理疾病,需要适当治疗——不然成了精神分裂症,那可就不妙了!”赵朴暗自检讨着,反思着这段时间的经历,暗自惊讶,不知不觉中,他也陷入了心理亚健康状态。

  所幸,发觉的早,没有酿成大祸。

  这时,赵朴隐约间又明白了,为何历代皇帝不是信仰道教,就是佛教。不论是多么残暴的暴君,多么变态的昏君,对待道教、佛教,都极为恭敬。

  因为,这个时代可没有心理医生,而佛教的大师、道教的天师,往往就是最好的心理医生。

  隐约间,他们可以治疗皇帝的心理疾病!

  “陛下,起床了!”这时,王舞月走了进来。

  “起床了!”赵朴爽朗的一笑,“新一天,新的气象,今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陛下,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王舞月道,“可今天不是一个好天气,而是阴天。今天可能会下雨!”

  “下雨,倒是好了!下雨天,金军就不会攻城了!”

  说着,外面果然是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雨,雨水来的很快,只是顷刻间,就由小雨渐渐变为了大雨,瞬间席卷整个天地,漫天的水幕席卷了整个天地。

  “下雨了,看来能休息一天了!”赵朴欢喜道,“看来,老天爷还是保佑大宋的!”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