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91章下雨了!

第291章下雨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下雨了!

  顷刻之间,大雨就席卷了整个天地!

  在下雨天,一般是不会大打仗的。在大雨天,视线受助,不利于金军进攻,进攻效果也不太好。若是在雨天淋湿,得了重病,又是大麻烦。总之,下雨了,金军不会进攻了,又是悠闲的一天。

  只是为了以防意外,还是让一部分士卒警戒,随时做好大战的准备。

  下雨了,士卒们很是清闲,文武大臣也很是清闲,此刻除了在床上造人之外,似乎什么也不能做。

  太清闲了,该找些事情做了!

  生命在于折腾,即便是雨天,也不能停歇下来。

  于是,军营内以中低级军官汇聚在一起,开始作战斗检讨,检查反思战斗成果,或是思索战斗中的不足。而在大殿内,各个文武汇聚在殿内,坐在一个巨大的椭圆型桌子旁,也是相互的讨论了起来。

  “没有天生的名将,名将是由两个因素构成的,一是不断的打仗,二是不断的总结经验。只要百战不死,只要随时总结经验,即便是成不了白起那样的名将,也会成为一流的将领!”赵朴平静道,“要用平谦虚的态度,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探讨开始!”

  赵朴定下了大会的主题,而文武们针对这个主题,不断的进行讨论,言论自由,可以随意闲谈,但是不得人格侮辱,不得以官位欺压,不得散布投降言论。

  为了防止扯皮,为了防止引申典故,说上半天废话,又进行了时间规定。

  一开始文武们有些不适应,而那些大儒们更是不适应,因为大儒们总是喜欢之呼也者说上半天,更是引用各种典故,各种势力,掉书袋现象极为严重。赵朴听了半天之久。有些昏昏欲睡了,还是没有搞清大儒们说什么。

  在经过一段的不适应之后,渐渐的进入了正规,文臣们开始用简练老道的话,少见典故,或是典故一笔带过,轻而易举的进入了主题,言论中多有可取之处。

  只是谩骂问题也变得严重了起来,最后赵朴不得不采取惩罚措施,谩骂才减少。

  在讨论中。赵朴很少说话。更多是扮演秩序维护者的角色。

  而在谈论中。赵朴发觉,总体上分为两大派,文人是一派,武将又是一派。而在文人中。更是分着激进派与保守派。在对金策略中,一些主张缓攻,一些主张急攻。

  在讨论中,每两个时辰休会一次,上午一会,下午一会;上午谈论的是军政,下午谈论的是民政。

  时间,就这样在讨论中渡过!

  第一天,雨水很大!

  第二天。雨水变小了,可是依旧是中雨状态。

  第三天,还在下雨。

  第四天,还在下雨。

  雨水就这样下着,下的让赵朴都是产生了厌恶之感。可是雨水还是下着,没完没了。

  “雨下的这样大,河道中必然满了,若是金军水攻,那该如何?”忽然间,赵朴想到了一个问题,心中不由的打了一个突突。这年头若是玩水淹,几乎是无解之局,几乎是必死无疑。历史上关羽水淹七军,秦国掘开黄河水淹大梁,李自成水淹开封。

  一想到水淹襄阳,赵朴心中就不安至极。

  “不可能!”一旁的秦桧却道,“水淹看似容易,其实是一门技术活,一个不慎,可能反被淹。襄阳处在汉水边,对于防洪更是措施到位,城内排水渠众多,想要水淹襄阳,根本不可能!”

  “陛下,请放心,有水师防御,金军根本奈何不得!”一旁的范宗尹道。

  赵朴也是点点头。

  在大宋城市建设极为完善,城区内排水设施完备。在一些临近大河的地带,更是对防洪严密,排水渠之多,足以杜绝水淹。

  历史上,关羽率军围困曹仁坚守的樊城,曹操先派遣于禁、庞德救援,关于采取围点打援方针。于禁所部屯兵之处地势低洼,当时正处秋雨时节,暴雨来袭,汉水泛滥,于禁所督七军尽没,关羽乘机率水军进攻,生擒于禁、庞德,于禁归降,庞德不降被斩。

  那时水淹的,不是樊城,而是城外的援军。因为驻扎之地低洼,才全军覆没。

  而秦国水淹大梁时,那时魏国城市建设较为粗糙,防洪措施简陋,才被秦国钻了空子。而在明末,李自成水淹开封时,那时多年战乱,开封早已经水渠堵塞,一些防洪措施不到位,才被淹了。

  而在金军几次围攻汴梁时,就从来没有对汴梁实行过水淹,因为汴梁作为帝都,防洪措施极好,根本不会被水淹。

  “理论上,水渠众多,有较好的防护,不会被水淹;若是水渠堵塞,或是建设不到位,就可能有危险了!”赵朴心中一惊,一个不好的想法在心中升起。理论上,樊城是不会被淹的,因为防洪措施较好。只是大宋的官员太腐败了,办事效率又太差,偷工减料现象明显,若是在建造防洪措施时,偷工减料,那就悲剧了。

  从理论上的安全,到实际上的安全,这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不行,我的亲自去检查!”

  赵朴再也坐不坐了,带着侍卫,前去巡城,随行的还有工部的官员。

  …………………………

  漫天的大雨,阻止了金军进攻!

  金兀术性格有些疯狂,倒也不会在雨天发起进攻,因为这没有意义,作用不大。

  “若是水攻樊城如何?”金兀术问道。

  郭药师道:“权且试一试!”

  于是,在大雨天,金军出动了,前往上游,在一段较为狭窄的河道,用沙袋堵塞了河道,让河水越积越高,只是可惜金兀术也是第一次玩水淹,根本没有经验。不知道河水蓄积到何处时,才适合水淹,只能是依照着工匠营的测算,大致的等待着积累的水量极限。

  十天下雨,十天的积累,河道中的河水,已经积累到了惊人的地步。上游一些河段,因为河水太大了,一些河段甚至是崩溃了,河水开始外泄,金兀术不得不再去拦截。

  一番忙活下来,河道中的蓄水,已经到了最大量,再积蓄下去,可能整个河道都会奔溃。

  看着高高的堤坝,金兀术眼睛中闪着精光,生死就在这一举了,破宋就在此刻。

  “绝提!”金兀术下达着命令。

  一声令下,立时间堤坝被掘开,洪水失去了制约,好似狂野的猛兽,扑下了远处的樊城。

  “轰隆!”

  天地为之变色,大地为之颤抖!

  看着肆虐的洪水,金兀术也是心中发颤,这就是水淹之威,破灭一切的大威力。

  …………

  赵朴只是巡视了一段路程,就感到整个大地在颤抖,远方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不好,金军要水淹了!”赵朴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水淹,再次上演?

  樊城能渡过这一劫吗?

  赵朴咬着牙,脸色有些铁青,泄洪水渠只是巡视了一小段,却发觉根本没有文臣们说得那样固如金汤。

  在泄洪水渠设计上,完美无缺,根本没有破绽可言;只是再好的设计,也架不住底下人的偷工减料。在樊城,一些泄洪渠不是年久失修,就是已经堵塞,抗住一般的洪水,甚至是猛烈洪水没有问题,可是面对超级洪水,面对人为的洪水,就有些悬了!

  “陛下,请上竹筏!”秦桧劝说道。

  “陛下请到高处?”

  “陛下,水火无情,要谨慎呀!”

  “陛下,要慎之又慎!”

  身旁的臣子,劝谏声音不绝于耳。

  赵朴没有听到,只是淡淡道:“到城墙上一看!”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