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97章金军要议和!!

第297章金军要议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三成胜算不足,那本帅就再增加一层胜算!”金兀术道。

  “一成胜算?”郭药师心中一动,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我若是议和,宋军会怎么办?赵朴又会如何?”金兀术笑了“纵然是赵朴不愿意议和,那些臣子,必然愿意议和!那时,我金军的机会就来了!”

  “速速让李光来见本帅!”

  “陛下,金军使者求见,愿意议和!”

  当赵朴正在焦急的等待时,得知了金军使者议和的消息。

  “什么金军要议和?”赵朴脸上闪现出了惊讶,之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金军要出招了。

  若是仅仅认为,金军的那几个皇子是武夫,那就大错特错。在攻打汴梁时,宗望一边议和,一边打仗,用议和麻痹宋徽宗、宋钦宗,钝刀割肉;一边则是武力压迫,随时出击,随时准备着撕毁合约。

  最后,蒙骗了宋军,也攻克了汴梁。

  而根据以往的经验,金军提出议和的时刻,往往是准备进攻的前奏,或者是已经开始进攻的预兆。

  “金军要进攻了,只是金军会进攻哪里呢?”赵朴再次感到困惑。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即便是知道金军会进攻,知道危险出现了,也不知道何处是金军的进攻方向,只能是闭着眼睛瞎蒙,蒙得准不准,全靠运气。

  “通令全军上下,戒备金军袭击!”

  赵朴立刻下着命令,让全军提高警惕,至于能不能防住金军,那就要靠运气了!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一切全靠运气!”赵朴心中微微苦涩。

  在大殿内,文武坐立在两旁,赵朴坐在中间最为高大的椅子上,四周都是八字军近卫,而王舞月则是站立在身旁。眼神冷厉。

  “宣金军使者觐见!”

  这时,一个戴着北方皮帽子的使者走了进来,神情倨傲,好似眼睛站在脑袋上一般,只是略微拱了拱手道:“见过宋皇!”

  “大胆,见到陛下,为何不跪?”这是汪伯彦大声喝道。

  “根据宋朝先皇,就是当今陛下的兄长,曾经签订过和约,金国皇帝为伯父。宋朝皇帝为侄儿。辈分上略低于我国。岂有伯父跪拜侄儿之理?”金军使者傲然道。“这就是以忠孝治天下的大宋吗?”

  “你”汪伯彦气愤道”那是金国毁约在先,我军自然不承认了!”

  金军使者,傲然一笑也不争辩。懒得争辩,落落大方道:“宋皇,我家元帅愿意停息干戈,愿意向大宋议和!”

  “议和?”赵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道“议和的条件是什么?”

  “只有三条!”金军使者傲然道“第一条,古时有划江而治,元帅愿意以黄河为界。北方为金国,南方为宋国!”

  朝内大臣出奇的平静,没有人反对,只是金军会轻易将吃到嘴里的肉,吐了出来吗?

  不理会朝中文武的疑惑。金军使者傲然道:“第二条,每年赠送大金,钱币百万!“这一条,更是没有人反对。才一百万贯钱,只要宋朝挤一挤,就会挤出钱财,也是可以接受,只是金军会这样轻易退兵吗?

  “第三条,宋国为臣,金国为君!”金军使者傲然道“只要答应了三条,我家元帅答应,可以放回宋徽宗、宋钦宗,让你们一家子团员,也会放回一些宗室成员陛下,可愿意答应?”

  赵朴没有回答,扭头问向各位文臣,问道:“各位卿家觉得如何?”

  大宋是一个〖民〗主的社会,正所谓皇上与士大夫共同治理天下,有事情大家一起商量,而此时赵朴也一副圣明贤君的样子,一副尊敬文臣的样子,一副〖民〗主表决的样子。

  “陛下,金军言而无信,谁知道真假?背弃盟约之事,时常发生,不可轻信!”一个大臣开口道。

  “金兀术,不过是四皇子而已,只是中路军副元帅,能代表整个金国吗?”

  “陛下,这必然是金军的缓兵之计,不可信任?”

  你一样,我一语,〖民〗主氛围浓厚,都在说着自己的意见,没有人答应签订和约,这让赵朴心中稍微的满意来一下。在座的大臣们,还是进步了一些,不想之前那样,开口议和,闭口投降,再开口就是跑路。

  总算是进步了一些!

  不管他们心中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没有一人答应议和!

  这是原则问题,是站队问题!

  做错了事情,不一定会死;但是站错了队,必死无疑。

  在大宋,皇上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哄一哄那些小白还可以,可在场的大臣却一个都不相信。在大宋,皇上是老大,没有做曹操的本事,没有藩镇割据的决心,最好不要站错队,走错路。

  “不答应,你们也得答应!”金军使者傲然道“我家殿下,已经分兵前去袭击江陵,此刻可能已经兵临随州。若是陛下答应了,那一切都好说;若是不答应,我家元帅一路杀过去,鸡犬不留!”

  赵朴脸上愤怒,拍着桌子厉声喝道:“想打就打,谁怕谁!”

  “陛下,襄阳守护得严密结实,我军啃不下;只是不知湖北其他等地,是否能如襄阳一般结实。我家元帅不需要多派兵,只需要派出三千铁骑,就可以横扫整个湖北,让湖北瞬间变为一片废土。不知陛下,可能防住我军三千铁骑?”

  哪里能防得住?!

  赵朴心中暗自嘀咕着,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的确,若是一味防御,还真的防不住。三千骑兵,若是挺进整个湖北,实行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疯狂扫荡整个湖北,真的奈何不了这股骑兵。最后只能是退守在城内,当缩头乌龟,城外任由金军骑兵清洗。

  一些小的村庄、城镇,将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此时,已经是四月份了,一些田地里已经种上了庄稼。若是任由金军损害,烧毁庄稼,弄不好就是一个灾年,又是饿殍遍野,死人无数。饥民大量出现,弄不好就是揭竿而起,一个个李自成,一个个张献忠出现。

  这一招,真是打倒了宋军的软肋。

  只是赵朴知道,有时候不能在乎这些坛坛罐罐,哪怕是家中被打了一个稀巴烂,也要拼上一场。打仗不做走生意,做生意可以认输,可是打仗输了,可就是国灭君亡,万劫不复!

  “哈哈!”赵朴大笑了起来,谈判就是比心理素质,撑不住的时刻,就哈哈大笑,给人以胜券在握的感觉“原来是要南下,打烂一些坛坛罐罐,若是想要绕过襄阳南下,也无一丝不可。只是你们会吧!”

  说道这里,赵朴的脸色森然“你们会吗?”

  “湖北其他城镇,防御不及襄阳,只要派遣一万大军南下,就可攻城破寨,只是你们会吗?攻破一个城镇,死上一百人;攻破一百个城镇,就是死上一万人;而像江陵那样的大城,想要攻克,至少有死五千。数一数,你们敢打吗?你们死的起吗?”

  金军使者脸色不变,眼睛中却闪过一丝畏惧,输不起,打不起!

  襄阳难以攻克,为何金军还死死的进攻,死亡无数,依旧要攻克。便是因为,攻克了襄阳,打通了汉水通道,可以借助水路运输,使大军可以从容挺进湖北,更是可以震慑整个湖北,轻易攻取湖北其他地区。

  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破国先破帝都。

  射马、擒王、破帝都,难度都很大,可是收获也是巨大的。擒王之后,一个国家,一个军队,会不战而溃,轻易攻取;破灭一个国家帝都之后,整个国家士气会衰落,军队分崩离析,灭国也更为容易。

  可若是放弃进攻帝都,而进攻其他地区,可能会取得一场场胜利,但是也会陷入了战争的泥潭中,久战不下,不败而败。

  先难后易,步步坦途;先易后难,步步坎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