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98章汉贼不两立,王室不偏安!

第298章汉贼不两立,王室不偏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为了节省时间,为了速战速决,金军只能是去啃硬骨头,只能是去进攻坚固城池。

  明知道,不好打,也得打!

  此刻,若是南下进攻江陵,进攻湖北的其他重镇,可能会轻易胜利,一个个城池被攻破,只是也会陷入战争泥潭中。正如赵朴说得那样,攻破一个城池死上一百人,攻破一万座就是一万人,打来打去,可能金军死光光了,大宋的城池还有一些没有攻克。

  创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甚至是两千,宋军也玩得起,因为大宋最不缺人,最不缺钱;可是创敌一千,自伤八百,甚至是自损二百,金军也玩起,因为大金缺少人,缺少钱,什么都缺少。

  这也是,金兀术一直下难以决断,是否要攻取江陵的缘故。

  只是输人不输气,金军使者还是傲气十足的道:“陛下,就等着我军铁骑南下吧!”

  赵朴点点头道:“我等着!”

  “陛下,不畏惧我金军攻击,难道也不顾忌一丝孝道吗?陛下的兄长、父亲,弟弟妹妹等,尽数落在我女真手中,只要陛下答应议和。我家元帅,都可以尽数送回!”金军使者脸上带着笑意,眼神中闪现出了一丝阴冷“还是陛下,担心父亲与兄长回来之后,失去皇位吗?”

  一句话,直接指出了赵朴来位不正。

  皇上被擒走,不思考救驾,而是趁机当上了皇帝。不管是有千般理由,万般说法。都是抹不掉不臣之心。而此时有机会,能救回兄长、父亲,却是不救,这是不孝;而皇上被擒住,不愿意议和,救回皇帝,这是不忠。

  不孝,不忠的名声。按在一个人身上,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赵朴听着,瞬间知道了金军使者的意图,这是要给他盖黑帽子,不过他也不在乎。人生在世,总是要戴各种黑帽子,戴了就戴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要救会父亲,还有兄弟姐妹,但是不会用屈膝求和的方式。汉贼不两立,王室不偏安,刘备会向曹操求和吗?刘秀会叫王莽爹吗?”赵朴冷笑道“等着我。现在我大宋实力不如人,好似老鼠一般,被你们金军打着。但是不久之后,朕要整顿百万大军北伐,北伐的目标不是收复汴梁。不是收复河东,河北。而是直接打到北海库页岛那一带。恢复汉唐盛世,尔等蛮夷,就等着洗干净脖子,挨刀吧!”

  “至于我的父亲,我会用百万大军,救回他们!”

  “不知所谓,大宋的百万大军,早已经被我朝犁庭扫穴,摧枯拉朽一般摧毁。如今我朝三路大军南下,一路指向西北,要攻破关中,攻占汉中四川;一路指向中部,直捣两湖一带;一路直捣江南。不久之后,天下尽数为大金所有。大宋能不能撑过今年,还是两说,竟然要北伐,真是无知!三国时,诸葛亮六出祁山,无功而返;姜维北伐,劳民伤财;南北朝时,祖逖北伐,褚裒北伐,殷浩北伐,桓温北伐,谢安北伐,刘裕北伐,王玄谟北伐,南梁北伐,太建北伐。一次次北伐,一次次失败。又有那一次成功过?”

  金军使者不屑道“北伐除了劳民伤财,除了死伤无数之外,再无一丝用处!”

  在金军使者不懈的进行外交活动时,郭药师也开始了奇袭战。

  此次奇袭战,目标在于捣毁宋军水师。

  守襄阳,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守住城墙,一个是守住水道。而不论是樊城,还是襄阳,都是地势险要至极,除非是突袭,打一个出其不意,或是城内守将献城,或是城内有奸细开城门,或是守军太废物,不然攻克襄阳,几乎没有一丝可能。

  在上次时,金兀术曾经轻易的攻克了襄阳。

  那时,金军打了一个突袭,骑兵杀到了城下,城门还没有关闭,城内没有一丝防备。只是一个突袭,金军骑兵就杀进了襄阳,轻而易举的占据了这座大城。只是可惜不久之后,一场大雪降临,劫掠了一番之后,就退兵了。

  只是再次兵临襄阳时,襄阳分外的牢固,好似铁打的一般,久攻不克,迟迟难以破城。

  而更为忧虑的是,襄阳水师不断的〖运〗动着,运输着粮草,也不断的在汉水河道频频运转,防备金军渡江。一旦金军渡过了汉水,就会遭到宋军的袭击,很难快速挺进。而沿路若是坚壁清野,足以让南下的金军陷入困境。

  因而,不论是为了攻克襄阳,还是南下袭击江陵,必然要毁灭襄阳水师。只要襄阳水师一灭,南下之路,再也无一丝阻碍,可以横行整个湖北湖南。

  一个个船只出动了,好似一个个狰狞的海兽;而金军的骑兵也快速的〖运〗动着,水陆并进,向着宋军水师水寨袭击而去。

  站在一艘巨大的楼船上,看着外面的风光,郭药师有些迷醉。

  “此战若是功成,殿下必然重视于我,谁敢轻视于我!三万金军,水陆并重,襄阳水师必灭!”

  “将军百战死,战士十年归。我竟然分配到了水师!”

  此时,虞允文正在巡视着水寨,并查看着船只,纵然是有万般的不甘,也只能是忍耐着。

  原本参军,是为了杀敌报国,如今也是军伍当中。只是很悲剧的,成为了水师一员,成为了正六品水师都统。

  他如今才刚刚十八岁,当了正六品的官,其实职位已经不低了。至少此刻一些同龄的学友,不是在青楼醉生梦死,昏昏度日,不知所云;就是靠着祖辈,混上一个八品,或是九品的小官;或是继续科考,求得一官半职。

  而实际上,他这个七品官的权力,比四品官的权力还大。

  八字军废除了,宋朝旧有的军制,而是实行新的军制。伍长、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团指挥使、师指挥使,军指挥使等,一切依照周礼设置。伍长,没有品级;小队长是正九品,副职是从九品;中队长是正八品,副职是从八品;大队长是正七品,副职是从七品;团指挥使是正六品,副职是从六品;师指挥使是正五品,副职是从五品;军指挥使是正四品,副职是从四品。

  实际上,镇守西北的张浚,也不过是四品而已;而镇守扬州的赵鼎、岳飞,也不过是四品。可他们都是一方的封疆大吏,权力之大,堪比卫青、霍去病。

  大宋的官职就是如此,品级高,权力则小;品级低,权力反而很大。

  此时他仅仅是正六品,在大宋,似乎多如牛毛,可实际上,相当于水军都督之职,襄阳水师尽数归他指挥。

  “襄阳水师,关系着汉水水道是否畅通,关系着能否将金军封锁在汉水以北,关系着湖北腹地的安危,权力之大,责任之大,就连我也感到惴惴不安。皇上对我信任至极,提拔之快,不下于汉之霍去病!只是襄阳激战许久,打了两个月,军民伤亡不下两万多人。可是我水师却是平静如昔,一点战斗也没有开打,真是可惜!”

  虞允文暗道可惜。

  虽然在朝堂中,皇上没有过重的打击老臣,但是提拔新人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岳飞一年前,不过一个八品武官,可是随着屡立战功,随着各个考核都是名利前茅,连升三品,此刻独当一面,负责扬州的守卫。

  而张俊不过是六品小官,也是过渡提拔,成为了西北的一方军政大臣。

  皇上不断的给新人提供着舞台,但是他们也要争气,不然迟早会被再度打下来!而证明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战功。只可惜金军骑兵作战勇猛,水师却很弱,根本无力水战,即便是想要建立战功,也不可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