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03章鸡肋

第303章鸡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捷!大捷!水师大捷!”

  “大捷!大捷,一万金军尽数覆没!”

  “金军三百多艘船,十几艘楼船,尽数覆灭!金军水师尽数化为灰烬!”

  “此战金军元气大伤,再也无力进攻襄阳!”

  “水道畅通,此战必胜!”

  当水师大捷的消息传来时,整个襄阳立时轰动了,好似过年一般。这可是真正的大捷,那一面面旗帜,还有残破的铠甲,都是大捷的最好证明,这可做不得假!

  原本,黑云压城城欲摧,惶恐不安的襄阳立时安定了下来。

  整儿襄阳的士气,顿时提了起来,似乎坚守下去,再也无一丝难度。

  而同时,各种小道的消息也是传播开来,多数夸张,不真实,却极好的鼓动了人心。而一些大臣似乎也被水师大捷,所感染,提出了反攻计划,一举击退金军,并不断的引用典故,言辞昭昭,可见明月。

  只是说得再好,也被赵朴糊弄过去了,坚决不打。

  开什么玩笑!

  大胜了,是好事!

  可是眼睛,长到脑门上,就悲剧了!

  舆论是糊弄人的,是用来引导百姓思潮的,而不是被百姓思潮所影响,迷失了判断。

  此时反攻,时机还不到。

  至少要等到东线传来,胜利的消息;而辽东也是传来,李纲扰乱金军后方的消息;而陕西一带,也是传来胜利消息。各路大军飘红,打退了金军的进攻,那时才可能反攻,才能取得襄阳保卫战的最后胜利。

  至于此刻,开展反攻时机太早。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忙工作细活,还是静静等待为上!

  短期看来,宋军处在不利的局面,老是打败仗,被动挨打,憋屈至极;可是长期看来,宋军不论是财力上、兵力上,都是占据着优势。只要是不冒进,不打大败仗,长久拖下去,绝对是会把金军拖垮。

  此时,优势渐渐向着大宋便宜,此刻傻了才冒进,傻了才主动出击!

  总之,战略上无非是三个字:等、熬、拖!

  ………………

  “什么败了!”

  “什么全死光了!”

  金兀术也是傻眼了。

  战局的发展,再一次超脱了他的预料,金军水师尽数覆没,近一万多金军士兵阵亡。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这些阵亡的金军士卒中,有七层以上,是来自幽云或是山东等地,多是以契丹人、汉人为主,女真兵只是少数。

  即便是此次大败而归,也没有死了太多的女真兵。

  女真人的命,可精贵着,若是真的死上一万,他非要心疼死不可。

  随着水师的全军覆没,宋军是欢欣鼓舞,好似过年;而金军上下,却是哀鸿一片,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说,此战为何大败?”金兀术喝道。

  “这是郭药师,那个混蛋的错…………”逃回来的金军将领,啼哭抹泪,好似死了爹妈一般,一边哭着,一边骂着郭药师,将所有的罪名,都是推在了郭药师的身上。

  只是金兀术是何等聪明之人,这点小把戏,这点小算计,又如何能够瞒得过他,听着这些歪曲的事实,很快的推演出了真相。

  “混账!”金兀术气得有些肺都快炸了,伸手就是几个耳光,抬脚就是乱踢,嘴中骂道,“混蛋,王八蛋!你们还是女真勇士们,勇气都让狗吃了吗?没有学的你们祖辈的勇气,都是尽数学了汉人的偷奸耍滑;那么多将士都死了,你们为什么不死在那里!”

  棍棒之下,出人才。

  当年,完颜阿骨打就是遮掩教训儿子们的,而到了金兀术,也是用棍棒教育,丝毫不留情,不管你是哪个王爷的儿子,还是哪个贵戚的关系,照打不误,只要不打死一切好说。

  而跪在地上的几个“三代们”挨着打,心中抱怨不已,又怨又恨,又是敬畏,暗自咒骂着这位四皇子,太狠了、下手太毒了。可是身体却一点反抗也不敢,甚至表情也一副恭顺的样子。

  乖乖挨打,才是上策;让这位爷消消气,才是上策。

  惹恼了这位爷,说不定就将他们打废了。虽然说他们有背景,可是这点背景,在这位四皇子面前,一点优势也没有;虽然说他们老爹的心肝宝贝,可是也为非不可代替,老爹有好几个儿子,没有了他们,照样有人顶替。

  这些三代们,一个个遭受了金兀术的挨打。

  大骂了一顿之后,金兀术心情好了和你多。

  “滚!滚出老子的视线!”金兀术大骂道。在场的将领们,纷纷退回,而这些三代们,也是灰溜溜的滚蛋。

  坐在帅椅上,金兀术有些后悔,此战不应该派郭药师去,他也低估了这些混球的混账,他走了一招错棋,不然也不会白白损失一万多人,“可惜呀,郭药师乃是大才。我军中,对汉人了解最深的,莫过于郭药师,可是此次,他回不来了!都是我的错误!”

  在一阵自责之后,金兀术心中生出阵阵疲惫之感,打仗打了许久,也没有如今天,这般的疲惫。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鸡肋,鸡肋!难道真的要舍去襄阳而去吗?”

  金兀术再度纠结了。

  “看来只能是采取中策了!”

  ………………

  在襄阳水师与金军水师大战的时刻,大约有两万的金军,也发动了攻打襄阳水寨之战。

  水寨,是襄阳水师的立身根本,那里是襄阳水师的老巢,大量的粮食,器械存储在那里,不容丢失。

  为了保卫水寨,守卫水寨的士兵拼死抵抗,仅仅是战斗了一个半时辰,就连续破了九道寨门,似乎有些撑不住了,只要在攻破三道寨门,水寨就彻底完了。这一刻李若虚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随时准备自杀殉国,而粮草库也是点着火油,随时准备烧了,不给金军流一粒粮食。

  这时转机来了,远方的襄阳水师回援了,死不了!

  看到取胜已经不可能了,金军只能是退去。

  这两万的金军,没有返回襄阳城下的大营,而是向南方直接扑杀而来,直接指向了江陵。

  上策,很快的转变为了中策。

  速战速决难以实现,只能是南下江陵,而四周金兀术的大队人马,则是四处扫荡,让北方的襄阳成为一座孤城,然后南北合计,共同攻破江陵。这个计划,花去的时间较长,快需要三四个月,慢可能需要半年,甚至是更长。

  可是到了如今,只能是采取中策了!

  不论是西去,还是东去,都是去捧别人的臭脚,都是吃别人的残羹冷炙,那里有这里吃独食欢快。

  在襄阳久攻不克,士气疲惫的情况下,金军太需要胜利了,太需要洗劫一番了,需要用胜利,用洗劫,恢复军队士气。一边不断的恢复着士气,一边不断的打掉襄阳附近的城池,让襄阳变为一座孤城,然后趁机攻取,就好似攻破汴梁一般。

  到了最后可能,可能也难以攻克襄阳。

  那时诸多大军,三路大军,再汇聚在一起,一起攻破襄阳也不迟!

  只是三路大军,能够合力围攻襄阳吗?

  金兀术摇了摇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自从太祖死后,金国上下就分裂为几个派系,这些派系相互争斗,又相互合作,拆台不断,内斗不休。第一次围攻汴梁时,二哥已经打到了汴梁,那时只要宗翰南下,汇合在汴梁,可能汴梁就城破了。

  可是宗翰偏偏与二哥不对头,宁肯打太原,死伤无数,也不愿意南下汇合在汴梁。结果,二哥孤军深入,局势不利,只能是退去。

  而第二次,在皇帝的协调之下,宗翰总算是与二哥合兵打汴梁。汴梁总算是城破了,只是城破之后,又因为废立宋朝宗室的问题,宗翰与二哥又吵起了架,争吵不休,专门拆台。

  而第三次,攻打宋朝,更是各自为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走各的路;

  而这次,是第四次打宋朝,依旧是各自为战。

  况且即便是合力攻打襄阳,那由谁担任总指挥,谁负责一切。各个之间,你不服气我,我也不服气你,在加上皇帝陛下玩平衡之术,注定了一切是不可能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