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08章迁都杭州

第308章迁都杭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迁都杭州!

  汪伯彦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意见。

  “迁都杭州!”赵朴脸上闪过惊讶、茫然、不知所措等,心中却是明亮道理极点。

  这是文官集团们,提出了迁都主张!

  汪伯彦,是文官之首。他提出的意见,不仅仅代表了他一个人主张,更多是代表了朝堂中多数文人的主张。

  汪伯彦道:“陛下,此战金军败退而回,江南遭受了大劫,唯有迁都,才能安定人心,这是其一;其二,江南是我大宋赋税根本,北伐之根本,不容有一丝疏忽,迁都可利用财税;其三,建康距离长江太近,一旦金军渡江,危在旦夕,此战建康失守,便说明建康不可为都城;其四,唯有杭州处在江南〖中〗央,可以从容掌控江南”

  汪伯彦说了一大堆的理由,有些牵强,可赵朴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听着。

  君王需要太多的倾听,而不是太多的争吵与辩驳!

  最后,赵朴道:“迁都之事,明日再议!”

  “迁都,杭州!”回到了寝宫中,赵朴还在为思考刚才的事情。

  都城,在何方?

  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一个国家的国策。

  定都长安,有利于掌控西域,掌控丝绸之路,同时对中原、河北等地形成强烈威慑,随时出兵平叛。历代,定都长安,很多程度是是为了对东部的世家豪强形成战略威慑,对西部、北部的草原民族形成军事威慑;

  定都洛阳、汴梁,居〖中〗央,有利于统御中原,也可以在中原王朝势力衰弱时,避开北方少数民族锋芒;

  而定都建康、杭州,有利于掌控财税,保证〖中〗央财政富足;

  而定都北京,则是有利于掌控东北。压制北方少数民族;缺点是不利于掌控南方,会使南方形成藩镇割据。

  而不论是定都在哪里,都没有人定都在襄阳。

  正所谓,不东不西,不是东西!

  历朝历代,都是看到了襄阳的重要性,可是却从来没有人迁都到襄阳,因为襄阳只适合藩镇割据,但是不适合掌控天下。

  赵朴问道:“舞儿,你说。定都在襄阳合适吗?”

  “不好!”一旁的王武月道。“历代。从未有定都襄阳,定都襄阳的,多是割据政权,寿命不长!”

  “只是。襄阳不行,又有那个地方行!”赵朴摇摇头道“建康,风水不好,定都建康的王朝,向来短命;而定都杭州,也不行,似乎只有吴越,定都在杭州。只是空有强大财力,却是不战而降。总之建康、杭州,我都不看好,都是短命王朝;唯有襄阳最为合适,只是襄阳距离前线太近了。只要金军一个奇袭,几天的奔袭,就可杀到襄阳城下,朝不保夕!”

  最为中意襄阳,只是襄阳距离前线太近了,安全无保障。

  就像上次,根本没有一丝征兆,金军就杀到了襄阳,就开始围攻武备学堂。若不是他准备妥当,早已经命丧当场了。

  都城,第一要素,是安稳!

  有可靠的屏障,可以阻拦敌军。不然只有在都城附近,囤积大量兵力,就好像汴梁一般。

  而襄阳,处在中部地带,是好的中转站,战略要塞,但不是好的都城。

  “陛下,谋事在人,定都在何方并不重要,重要在于人!”王舞月劝说道。

  赵朴却是道:“世人皆是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其实差了,民心可以收买,人和可以争取,然而地利上的劣势,却是极难弥补,若是强行要弥补,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要挽回天时,挽回天下大势,无异于逆天而行。逆天而先,十个能有一个成功就不错了。世人重视人和,轻视地利、天时,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没有天时,没有地利,人和也是无本之木,无根之水!”

  此时,赵朴有些彷徨,有些迷茫,这一切都是落在王舞月眼中,心中不由生出了心疼之感,开口道:“不如向内阁询问?”

  “内阁不行!”赵朴一口否决了“内阁,处理一些政务还可以,可若是讨论迁都,争吵十几天,也未必能吵出一个结果!”

  “陛下,不如向礼部尚书秦桧问询?”王舞月又道。

  赵朴神情不变,心中却是惊骇,不动声色问道:“秦桧?你觉得他怎么样?”

  王舞月道:“国之大才!秦大人,才略不输于王荆公,司马光!”

  赵朴点了点头,秦桧的才能的确是不输于王安石,司马光,是最为顶尖的人才,只是可惜此人缺乏原则。没有原则,优秀的才能,不仅无利,甚至是有害的!

  “罢了,此刻只有秦桧能解决了!”

  尽管不喜欢秦桧,尽管对秦桧忌惮不已,赵朴也不得不承认,秦桧很有本事,不论是揣测人心,国家大政等,都是惊世之才。细细数数宋朝的人才,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真没有几个。只可惜秦桧一直缺乏原则,无原则意味着难以掌控。

  “迁都杭州,你觉得如何?”没有多余的话,赵朴开门见山,问道。

  “陛下”秦桧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因为这位皇帝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一般的皇帝,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的高深莫测,喜欢伪装自己,显得自己无算不能,稍微有些成绩,就似乎是明君,似乎是千古一帝;

  可是这位皇上不一样,性格冷静到了极致,金军攻打襄阳时,一点惊慌也没有;在金军退去,到处是歌功颂德时,也冷静如昔;为人简单、直接,指向事务的本质,根本不跟臣子们斗心机,耍阴谋,一切都直来直去,看似鲁莽,但是最为可怕。

  这样的皇帝,只能是坦白交心,有什么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可若是耍心机,不断的糊弄,那就倒霉了。

  也不要有虚名威胁,这个皇帝重视实际利益,根本不在乎所谓的名声。

  若是能取得天大的好处,这位皇帝甘愿遗臭万年!

  “秦桧,有什么说什么?”赵朴道:“迁都杭州,你觉得如何?”

  “陛下在,只能是迁都杭州!”秦桧咬着牙道。

  赵朴道:“为什么?”

  秦桧道:“这是唯一选择!”

  “唯一选择!?”赵朴道“为什么?”

  “历朝历代,但凡是定都建康,都是有着淮河屏障,北方混战不休,可以趁机窥视中原。而此刻,宋军失去了淮河防线,只要金军出兵,随时可以打到建康城下,不必攻城,只是在城下绕上几圈,就足以让百姓惶惶不安。而襄阳也不可以,孤悬于长江以北,一旦金军重兵围攻,切断四处联系,足以让全军覆没!“秦桧道:“襄阳,距离金军太近,朝夕可至,不利于防守;正所谓守江必守淮,如今淮河丢失,建康已在金军兵锋之下,不可守;唯有杭州适合,没有第二个选择!”

  赵朴点点头,有些失落。

  这不是多选题,而是必选题,除了选择杭州之外,找不到第二个适合的地方。

  看着皇上失落的样子,秦桧不觉道:“陛下,以杭州为都城,进可以窥视淮河,夺取中原;退也可以划江而治,休养生息!“休养生息!“赵朴冷笑道“不怕慢,就怕站,站下去,泄了气,一切都完了。修生养息,等于是躺下,固然有利于恢复大宋元气,只是修养时间长了,百姓忘记了仇恨,军队忘记了征战,君王忘记了耻辱,士大夫沉迷于酒色,过着好日子,谁还会北伐。不定都杭州则罢,一旦定都杭州,修生养息十载,血气弥消,再无一丝北伐胜利的可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