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16章再见舒文绣

第316章再见舒文绣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巡视完军营,回到宫中时,天色已经黑了。

  似乎有些疲劳,赵朴单独坐在书房中,肚子一人,发着呆,似乎在想着什么。

  “王爷,我来了!”这时,传来一个娇美的声音。

  赵朴神情一愣,抬起头来,只见到一个娇美的身影,

  只见她头上盘着飞仙髻,几朵零碎的金花别于发髻之上,自头上垂下的两条缎带,在微风吹拂之下轻轻飘扬,眉如弯月,眼若明星,顾盼之间端的是娇艳动人,勾人心魄。胸前是一抹红缎裹胸,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隐隐春光无限,外披红色纱衣。透过那半透明的红色的纱衣,隐约可见她如玉的肌肤和纤弱的双臂。

  站在那里,引发男人无限遐想,无限罪恶,在那娇好却略带哀怨地脸庞上,有浓郁的喜悦。

  “小秀秀,是你吗?”恍然间,赵朴呆立在那里,曾经的记忆缓缓的复苏。

  舒文绣,他来到这个世间第一个女人。

  靖康之变前夕,他将舒文绣送到了泉州,免去了灾难。可是从此之后,两人也是相隔一方,一个在前线拼命,与金军斗智斗勇;一个则是呆在大后方,静静等待着。

  直到此时,战局稍微安稳。

  一晃之间,四年已经过去了。

  昔日的纨绔王爷,也渐渐成长为大宋皇帝。

  一切都变了,但是不变的是记忆,不变的是那一种思念。

  “小秀秀,你也长大了!”看着眼前的美女,赵朴极力的回忆着,比对着,昔日青涩的少女渐渐的长大了,多了几丝风韵、成熟、柔美!

  赵朴心头一荡。快步迎上前,张开双臂,老实不客气一把将舒文绣搂进怀里。没有顾忌礼仪。也没有在乎周围人的眼光,感受着怀中佳人的体温。那一丝幽兰香气,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舒文绣“嘤咛”一声娇呼,满面红云,玉臂使劲推拒,嗔道:“皇上别这样,大家都看见!”

  赵朴道:“四年不见了。好几次面对金军强敌,差些以为挂了,最后还是没有死了!”

  抱着美的娇躯,赵朴上下揉捏着。只觉阵阵销魂,骨头好似酥了一般,只觉得人世间最快活的事莫过于此!只可很,四周人太大,不好意思。进一步动作。

  “嗯……爷,别……晚上再说!”舒文绣娇喘吁吁道,她被侵犯得芳心大乱,满面晕红如火,羞不可抑。娇躯都止不住的颤抖,垂着螓首,羞怯怯不敢看他。

  赵朴心头大乐,只是看着四周,觉得有些孟浪了。身为皇帝,处处要重视威严,这般行劲,有些被人小瞧了,不由恋恋不舍放开了怀中佳人,笑道:“我饿了,吃饭吧……”

  吃完饭后,是吃佳人,又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而一旁的王舞月看着,不由的心中苦涩,心中隐约生出一丝妒忌之心。看着这个男人,抱着别的女人,哪怕是再大度的女人,也会心中不舒服。只是她明白,这个男人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是皇帝,注定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注定要后妃佳丽无数。

  他是皇帝,在过去的四年中,这位皇帝陛下忙于征战,无暇美色,只有她一个人陪伴,她一直是独宠。只是随着战事的稳定,皇帝陛下必然广纳后宫,宁滥勿缺,数量会极多,而她只是其中之一。

  只是她无论,哪一方面,都不算是优秀,能竞争过哪些女子吗?

  王舞月忧心忡忡,在为未来的命运而担忧!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珍馐美肴端上桌,赵朴当仁不让坐了主位,王舞月、舒文绣两人在侧首相陪,亲自为他夹菜斟酒。

  红烛高烧,薰香袅袅,满室旖旎无限。

  赵朴几杯美酒下肚,血液渐渐沸腾起来,神经有些迷糊,看着眼前的两个佳人,觉得秀色可餐,禁不住欲火大动,伸手在桌底下拉着舒文绣纤纤柔美的玉手,细细摩挲,笑道:“小秀秀,你真的好美!”

  舒文绣桃腮飞起两朵红云,含羞带嗔道:“皇上,你尽会花言巧语哄臣妾,恐怕平日间也是这般对舞儿妹妹这样说的吧?”

  想抽回玉手,挣扎了下却挣扎不脱,也就由得他把玩了。

  而王舞月却唉声道:“这倒是冤枉夫君了。夫君最为守礼,从未对我说过!”

  赵朴一愣,酒精暂时醒了一些。

  这是宫斗呀!

  呜呼,刚刚上菜,就开始宫斗。

  赵朴不由道:“其实呢,小秀秀,你是我的初恋;而对舞儿,我更多是敬重!这四年来,到处是厮杀,到处是流血,而我只是一个纨绔王爷,一点经验也没有,也多亏了你舞儿姐姐,不离不弃,相守相待,我才能支撑下来!”

  这话半真半假,为的是平衡!

  王舞月听着耳中,心中暖和,陛下还是没有忘了我的好!

  只是,这时舒文绣的脸色又阴沉来起来。

  赵朴心中大叫,脚踏两只船,果然没有好下场,差些悲剧翻船,不由得开始开动脑细胞,说着一些甜言蜜语,尽力的哄着这两位佳人。

  哄着哄着,这两位佳人抵触情绪,总算是消减了几分。

  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谈着,似乎酒精有些上头,看着身边的两个佳人,心中欢喜,一左一右,抱在怀中,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一副荒唐昏君的样子。

  身边的两个佳人传来一声声娇呼,舒文绣有些羞不可抑,而王舞月则是心似鹿撞,吐气如兰,过去从未经历过,看来陛下喝高了。只是此时此刻,也不好打扰皇上的雅兴,只能是任由着他的性子。

  这时,周围侍女们缓缓退去,守候在外边。

  迷糊中,赵朴感受着身边佳人的味道,一个淡雅如兰花,一个清新如茉莉,让人迷醉,让人痴迷。

  而此时,一切不需要他动手,自然有佳人帮他送到嘴中。

  昏君呀!昏君!赵朴不断的自我谴责着,一边享受着极致诱惑。

  当有七分醉时,赵朴再也不喝了。再喝下去,大吐大泄,那就大煞风景了。

  吃饭只是前奏,只是开场白,怎么能没有主戏,就匆匆收场呢?

  赵朴一手伸将下去,以食指勾起舒文绣小巧的下巴,见她红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阖,一时间血脉贲张,情难自已,一低头吻住了她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

  舒文绣“嘤咛”一声娇躯剧颤,羞赧不堪,脸如火烧,娇躯彻底软在了他怀里,茫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抱着滚烫的娇躯,含着她柔嫩滑腻的两片樱唇,赵朴心头猛地一荡,如痴如醉,神魂飘荡,晃晃悠悠,一时心神俱醉,只觉无限满足。

  一室之间,气氛旖旎而微妙。

  良久之后,赵朴扭头又吻上了王舞月,感受着另一种滋味。

  “陛下,该洗澡了!”王舞月脸色潮红道。

  “对呀,是该洗洗鸳鸯浴了!”

  言罢,带着两位佳人,向后面的浴池走去。

  浴室内,雾气蒸腾氲氤,白玉池中花瓣随波荡漾,几个侍女跪在池边相迎,身上俱只着一袭大红小肚兜,洗浴各项物什放在脚边,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原来一切准备好了…………”

  赵朴笑道。

  舒文绣嗔道:“皇上真坏,四年不见,好想念啊!”

  这时,前殿侍女又进来几个,一进来便自动除下外衣中衣,室内侍浴的侍女有十来个之多,这些侍女都是美艳至极,只是此刻却是扮演着绿叶的角色。

  四个侍女上前,站在萧赵朴四周,八只小手小心翼翼为他宽衣解带。

  在过去,赵朴往往是几天时间不洗澡,没有办法,时间紧张,战局紧张,一切都紧张,没有时间享受。即便是洗澡,也是干净利落的搞定,几分钟解决,哪里会如今天这般享受,这般香艳。

  似乎有些奢靡,赵朴微微皱了皱眉头。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