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17章睡着了!

第317章睡着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周围漂亮侍女们小肚兜下,诱人的肌肤若隐若现,简直是勾人犯罪,尤其是在不远处两个佳人,含羞带怯的望着自己此情此景,赵朴只觉得〖体〗内燥热,欲火大炽,把下身衣物顶起了个十分突兀的帐篷。

  而四周的侍女们服侍着赵朴脱去衣服,在期间免不了〖肢〗体摩擦,隐约间赵朴感觉到,侍女们呼吸也急促起来。

  只是此刻,舒文绣看到赵朴皱眉,问道:‘陛下,怎么了?”

  “没有什么!”赵朴道“只是有点累而已!”

  舒文绣道:“陛下,躺下,多多休息一会!”

  躺在温水中,靠着绵软的垫子,赵朴感觉舒畅极了。

  而一旁则是一些舞女在跳着舞,如雪玉般晶莹的肌肤,滑腻细致,冰肌玉肤,浑然天成,藕臂玉足,雪峰翘臀,在在勾动他的欲火,令人难以自持。

  玉臂舒展,娇躯轻拂,和着节律翩翩起舞,仿佛兮如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满溢美感。

  只可惜的是,皇帝陛下早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再加上白天微服私访,靠着两条腿,走遍了半个扬州城,早已经是疲劳至极,歌舞虽美,但是吸引力不大。

  远远不如睡上一觉舒服!

  只是这一场场节目,都是舒文绣精心准备的,就这样看也不看,似乎有些过了。于是只能是强制撑着,满脸笑容的看着。只是温水中,太舒服了,喝下去的酒精又缓缓的挥发而出。

  渐渐的精神迷醉了起来,不知不觉间,最后赵朴竟然睡着了。

  许久之后,舒文绣才发觉!

  “陛下睡着了!”舒文绣皱着眉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你们还不退下!”王舞月低声喝道,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四周的侍女,还有舞女纷纷退去。

  说着。抱起赵朴,扶到床上。细心的擦干身上的水迹,然后盖上薄被,守候在一旁。

  “陛下,累了!”王舞月依旧惜字如金,只说了四个字。

  “舞儿妹妹,陛下这些年过的可好?”舒文绣问道。

  “凑合而已!”王舞月道“这四年来。陛下不是忙于行军赶路,便是修固城池,或是整顿军队,一天忙的不可开交。就如同今天。陛下微服私访,走遍了半个扬州城,只为了查看一下扬州的物价,看一看百姓过得好不好!”

  舒文绣道:“辛苦妹妹了!”

  “辛苦,倒是说不上。只是你莫要辜负来陛下!”王舞月的话锋忽然变得尖锐了起来。好似一把刀子“陛下,是当今皇上,早已经不是汴梁的那个仪王了。如今陛下,崇尚节俭。忌奢华,妹妹可要记得!”

  舒文绣的脸色立时潮红,反驳道:“舞儿妹妹,这些我自然晓得!只是陛下,乃是一国之君,适当享乐一下,也无不可!”

  “妹妹!”王舞月冷笑道“似乎我年岁,比你大两岁。我应该是姐姐,你才是妹妹!我应该称呼你,绣儿妹妹!”

  舒文绣心中闪过一丝冷色,果然竞争对手来了,不甘道:“我进门,似乎比妹妹早些!”

  “进门早又如何?”王舞月道”还不是无法成为正室!”

  舒文绣立刻被踩到了痛脚,道:“似乎舞儿妹妹也不行!”

  “我身份不够,自然也不行了!”王舞月道“不要总是以姐姐自居!”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男人在战场上,在官场上,在商场上拼杀不断;而女人则是在后院,争斗不休。

  刚刚见面没有多久,王舞月就与舒文绣擦出了火huā,拼斗了起来。

  这一切,赵朴都不知道,此时他正在呼呼大睡。

  战争暂时结束了,舒文绣也从泉州,回到了扬州,本来相逢的时刻,应该好好庆祝一番。说不定这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可以拉着两个佳人,在床上交流一番。只可惜,白天走了半个扬州城,早已经疲惫不堪,喝了点酒,泡了一下澡,更是疲劳至极,干脆睡着了。

  只感觉到迷迷糊糊中,被抱到了床上,然后接着昏昏睡觉。

  太累了,根本没有兴致去玩三p,没有兴致水鱼之欢。

  当赵朴再次睡醒了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至于具体的时辰,看着天色似乎不早了,太阳正升得老高。

  “陛下,醒了!”这时,听到了佳人的声音,正是舒文绣。

  “小秀秀,昨夜太累了!”赵朴说着。睡了一觉后,觉得精神好了很多。皇上,本质上是宅男,宅在皇宫中,被佳丽们围着,被文武的奏章围着,很少到了外面行走。走都得少了,让身体有些退化了。

  “陛下,臣妾,服侍你穿衣!”舒文绣柔声道。

  “不用了,我没有那样娇气!”听着臣妾二字,赵朴的眉头微微一皱,闪过一丝不悦“在军中,时间要紧。可没有时间婆婆妈妈,能有多快,有多快,怎么穿衣方便,怎么穿。那时可没有侍女帮助我穿衣!”

  “陛下,你应该自称朕,而不是我!”苏文秀再度劝说道。

  声音尽管柔美,酥麻的好似骨头都碎了,可是赵朴却感觉到一丝隔膜,这是皇权与臣民之间的差距。他是皇上,是九五之尊,而苏文秀仅仅是皇上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

  “今天不上朝,没有太多的装饰,我自己就能收拾了!”说着,赵朴很快的穿起了衣裳。

  活动了活动筋骨,赵朴就开始锻炼身体。

  身体是抗金的本钱,活得岁数长,才能更好的抗金。若是早天而亡,那一切都化为了虚影。

  不会打太极拳,只是做着广播体操。

  做完两套广播体操,活动了一下筋骨后,赵朴又开始绕着大院跑路,当汗水出来时,觉得有些疲倦时,立刻停止,休息。

  锻炼只是为了多活几年,而不是为了成为〖运〗动冠军,没有必要那样折磨自己。

  休息了片刻之后,赵朴开始吃饭,饭食以清淡为主。

  “陛下,今天饭食是臣妾做得,陛下觉得可口吗?”舒文绣小心翼翼的问道。为了准备早餐,舒文绣早早起床,颇为辛苦,为的便是讨得皇上欣喜。

  赵朴点点头,随意道:“还不错!”

  他是一个马大哈,在他眼中,一级厨师与五级厨师没有太大区别,对于食物也不是太挑剔,只要是太难入口,一般都觉得差不多。

  “原以为,你是十指不沾春水的大小姐,没有想到竟然会厨艺!”赵朴一边吃着,一边惊讶问道。

  “难道,舞儿妹妹,没有为陛下备过膳食吗?”舒文绣问道。

  赵朴摇摇头道:“这丫头,精于武艺,是古之妇好,北魏之huā木兰,唐之平阳公主,可是做饭真的不行!”

  舒文绣道:“那臣妾,愿意天天为陛下准备膳食!”

  “那多谢了!”赵朴随意到。

  舒文绣却是心中欣喜,陛下还是记得我的好的!

  “对了,小秀秀,泉州的情况如何?”赵朴问道,开始向苏文秀打听着泉州的情况,还有海军的一些重要问题。

  泉州,是宋朝的上海,是大宋最大的对外贸易港口,也是宋朝的海军基地。

  李纲被贬到福州路,在泉州戴罪立功,建设海军,然后率军出击辽东,幽云等地。战绩真的不怎样,有余骑兵缺乏,根本无法直捣金军要害,无法与金军进行战略决战,只能是扫荡性质,袭扰为主,论歼敌数量远远不如其他战场。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宋朝第一次跨海出击,直接打倒了金军心腹位置。

  军事上的成绩,倒是其次,主要是在政治上取得了震慑性效果。

  此战,李纲功劳极大,这样大的功劳,足以让他回到中枢。

  而在未来,海军建设,也是摆在战略性位置上,是北伐灭金的重要布局之一。

  只是让李纲操作海军,建设海军,赵朴还真的不放心。只是不放心,也得硬着头皮去放权,让他去做。而海军建设成果,泉州情况等,各个渠道,传来了不同的消息,真假不一。

  而此刻,赵朴试图旁敲侧击,从一些琐碎的细节,查看出泉州的真面目,海军建设的〖真〗实情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