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28章培养保皇派很重要

第328章培养保皇派很重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杭州,还是叫杭州,没有改成临安。

  此时的临安,只是兴建了一期工程,二期,三期,还要继续,这又要大兴土木,又要老财伤民。当然了,这也算是另一种扩大内需,满足就业!

  此时在沙盘上,赵朴可以仔细的观摩杭州了,越是观摩,越是觉得杭州地理位置很好。

  杭州,处在钱塘江的出海口位置,面前是一个喇叭形的出海口,向东南是舟山群岛,那里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向着西北是上海,太湖等地。当然此时的上海还没有成型,一些区域还是漫漫大海。

  从经济上,杭州处在江南的中心位置,可以对江南实行有效控制,靠着密集的河网,可以快速调兵平叛;而北方是太湖,以太湖为中心的密集河网,可谓是天然的屏障,极大的阻碍了金军骑兵南下。

  而最让赵朴欣赏的是,杭州是一个外向型城市,海运发达,可以筹备庞大的舰队,营造强大的海军。

  当然了,不利之处就是杭州太繁华,太安逸了,容易抹去人心中的斗志,变得消沉,偏安一方。

  扩大海军,扩办武备学堂,开办银行等,一个个具体的计划,从赵朴脑海中闪动而出,化为一个个周密的计划。然后就是将这些计划,渐渐的细密化,有实践的可能性。

  写完了之后,赵朴又燃起火焰,一把火把计划书烧掉了。

  宋神宗时代,神宗变法时,富弼昔年曾告诫过,身为君王,一定不要让臣下知道自己的喜恶,否则容易有人投其所好。甚至加以利用。赵顼也曾誓言,不想再被人利用。

  而古人也常说,君王要垂拱而治。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没有人可以窥探你的喜好,窥探不到你的喜好,就无法知道你的弱点,你就立于了不败之地。道家所谓的无为、儒家所说的垂拱而治,就是这个道理。反之如果你一动,就会被人发现弱点。对你不利。

  君王动作太多,会被臣子探查出底细,然后趁机钻空子。

  在这一点上,赵朴做得很不好。

  当了皇帝后,经常赤膊上阵。经常**裸与臣子们对着干,看似爽利。其实露出了太多的破绽。被一些臣子针对了。初期还看不出什么,可是时间长了,就会发觉渐渐陷入了臣子编制而成的蜘蛛网中,好似被黏住的苍蝇一般,想要挣开蜘蛛网而不可得。

  君王,是至高无上的。高高在上,可又是最为孤独的,一旦臣子们硬顶,或是拆台。那时就悲剧无比了。

  这是乱世,在乱世君臣思想不统一,步调不一致,会让整个集团分崩离析,彻底毁灭。

  此时的赵朴,看似至高无上,荣耀不断,可实际上却也危机不断。

  就好似这次迁都,主战派主张迁都建康,可以更好的抗金;而议和派主张迁都杭州,更为稳妥安全。两个派系为了定都何方,争吵的不亦乐乎,在最后赵朴选择了杭州。

  于是在文臣们眼中,这是议和派的胜利,议和派压倒了主战派,皇上开始趋向于保守。

  其实错了,赵朴迁都杭州,只是因为杭州安全,可以避开金军锋芒,有利于建设海军。当然还有一个重要想法,赵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那就是压制主战派。

  主战派,太激进了,总是认为王师一出,金军摧枯拉朽败北。总是幻想着,金军如土鸡瓦狗,顷刻间灰飞烟灭。这次抗击金军胜利,更是将这种风潮推上了极点。主战派中,有很多人是狂躁派,是冒进派。

  而历史证明,狂躁派,冒进派,不是坚定的抗金派。稍遇挫折,就会由主战派,转化为议和派,甚至是投降派。

  这个派系,是赵朴严厉打击的对象。

  他可不想被这些疯子,政治绑架,然后仓惶北伐,仓惶败退,最后无奈议和。

  还有,这次将李纲召回来,在外人看来,是皇上提拔主战派,压制议和派,搞政治平衡。实际上,却是因为李纲人格魅力所致。

  李纲不是一个好的宰相,宰执天下的伙计,他干不了;至于行军打仗,运筹帷幄,他也是烂大街。但是他的人品很是坚挺,值得信赖。

  而在过去的岁月中,李纲也是一个冒进派,只是经过了屡次大败,渐渐走向了成熟,少去了那份焦躁,多了几分沉稳。只要是不把李纲排到前线打仗,不掌管一些要害部门,应该不会出现太大漏洞吧!

  而先贬后升,也是为了把李纲变为铁杆的保皇派。

  说来很是可惜,甚至是可悲!

  赵朴是皇帝,但是这个皇位有些来位不正,是父亲、兄长被擒拿之后,趁机当上的。当上皇帝的一段时间内,赵朴皇位极不稳定,而经过连番动作,尤其是击退金军后,皇位算是暂时稳固了。

  只是悲哀的发现,在军队中,赵朴还有影响力。毕竟,八字军是他的亲卫,是他的嫡系部队,足以信赖。

  可是,在朝堂上的众臣中,却是力量薄弱。朝廷内,有抗金派,有议和派,但是唯独没有保皇派,一些铁杆的保皇派更是无一人。

  未来阶段,培养保皇派很重要。

  ………………

  随着定都杭州,杭州在原来的城市规模上,开始大肆扩建。

  一些平民的房屋被推到,或是被侵占,沦为了官府的产物。

  很是可悲,在这个没有物权法的时代,小民的利益总是容易受损。虽然,朝廷多方的补助,但是损失与收益相比较,还是差了很多。

  当然了,小民利益受损,只能是忍着了,谁让他们是小民,身为小民,就要有被欺压的觉悟。

  实际上,太多的小民,选择了忍让。当然有些人不服,一个七品小官开始上奏,写道:“为君王者,当以百姓为先,以社稷为先。如今山河破碎,半壁江山不保,苟且于江南。让朝内奸臣作祟,奸相汪伯彦,勾结奸商以害民……“……上书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当今丞相汪伯彦。

  杭州的建设工程,是赵朴定下了大调,汪波彦具体执行的。

  在执行中,有些行为太过暴躁,手段太过激烈,尤其是在房屋拆迁上,问题很多。而在具体的事务上,官商勾结,龌龊行为不断。

  这些本来是宋朝官场上的常例,不算是什么新鲜事情。

  大宋不杀士大夫,对于官员很是厚待,又没有反贪局治理贪污,贪污问题很是严重。在一些大型的工程建设中,官商勾结问题很严重,只要是质量上没有太大问题,在吃回扣、送礼、赚取差价等问题上,都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权当没有看见。

  而汪伯彦主持,扩建杭州,从中收取一些好处,也是正常至极。

  很快,这份上书,送到了内阁。

  在座的内阁成员,只是轻微的扫了一眼,就丢弃在一边了。

  毕竟,这样的状告,每天都有几十份,没有谁会有太多的闲心,理会这些小事情。况且,在座的各位,都是从中收取了好处,也不好意动手。于是“暂缓上交“。

  只是这一下子,惹出了风暴!

  …………

  “秦大人,汪伯彦中计了!“汪伯彦也该走了!“秦桧幽幽道”有他拦着路,我等想要再进升一步,也不可能。我是左相,赵鼎是右相,看似地位尊贵,但还是远远不如汪伯彦。唯有他离开,我等才有用武之地!”

  “只是,仅仅一个上书,能让汪伯彦罢相而去吗?”一旁的亲信问道。

  “一切皆在圣意!汪伯彦之才,不足为相!皇上已经有了罢免他的心思,只是没有好的理由而已,我等不过是顺从皇上心意而已!“秦桧道。(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