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41章花魁

第341章花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的确该出去转一转了!

  当皇帝久了,渐渐患下职业病。

  在过去,赵朴是仪王时,好蹴鞠,好斗鸡,好青۰楼风月,好琴棋书画,兴趣广泛,爱好颇多;而此时当了皇帝之后,几乎是没有了爱好,不爱蹴鞠,不爱斗鸡,不爱琴棋书画,甚至连美女也是兴趣缺乏。

  唯一的爱好,就是批阅奏章,训练军队,与朝廷大臣钩心斗角。即便是闲暇下来,无事可干,也多是睡觉假寐,或是练剑,或是发呆。

  整个人简单而单调,毫无乐趣可言,比木头强不了多少。

  活生生一个机器人。

  而令人奇怪的是,赵朴对这种生活不感到厌倦、疲劳,反而是有种兴奋之感。

  在前世,赵朴读到一些人玩网游,乐此不疲,不断打怪升级,升级,升级,再升级,没有一丝疲劳,没有一丝厌倦。

  那时,赵朴不理解,可是现在是理解了。

  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得病了,得了心理疾病,需要好好医治,再继续下去,可能真的会变成木头,变成机器人…………

  该出去散散心了!

  尽管对参加花魁大会,兴趣乏乏,可赵朴还是强制着自己前去。

  ………………

  天香楼位于城南,朱雀街烟花巷中,每日夜幕一降,便急遽热闹起来。

  气派的大门前灯火辉煌,车如流水马如龙,人声隆隆鼎沸。大门下人流进出不绝,大红灯笼分作两排高高悬挂,里面阁亭连绵,庭深院广。彩灯眩目,莺歌燕舞……其富丽繁华,堪称京城一时无两。

  隐约间,赵朴想到了“大红灯笼高高挂”!

  赵朴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天香楼,皱了皱眉。有着格格不入之感。

  天香楼虽然是青۰楼,但却以清官人为主,只卖艺,不卖身,里面的女子都是琴棋书画精通,诗词歌赋惊才绝艳的尤物,杭州的王公贵族,文武大臣,士大夫们汇聚在一起,或是饮酒作乐。或是畅谈诗文,或是鉴赏书画,等等,往往不惜一掷千金,邀请这些清官人到场。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因为求不得。天香楼生意要比皮肉生意的青۰楼赚钱得多。

  赵朴曾经想要过取缔青۰楼,因为绵绵青۰楼最磨损士大夫心志,一个个成为了软脚蟹。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些青۰楼每年给朝廷带来太多的赋税,各种关系更是盘根错节,处理起来麻烦极多。

  此外取缔了青۰楼,士大夫们无事可干,精神沙漠化,那又是麻烦无比了。

  “公子在想什么?”扮成俊俏郎君的瑞雪问道。

  “我在想,是不是该增加消费税了!”赵朴思考道。

  在后世。有一个税种叫消费税,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包括了五种类型的产品:第一类:一些过度消费会对人类健康、社会秩序、生态环境等方面造成危害的特殊消费品,如烟、酒、鞭炮、焰火等;第二类:奢侈品、非生活必需品,如贵重首饰、化妆品等;第三类:高能耗及高档消费品,如小轿车、摩托车等;第四类:不可再生和替代的石油类消费品。如汽油、柴油等;第五类:具有一定财政意义的产品,如汽车轮胎、护肤护发品等。

  消费税税率,最低3%,最高56%。

  取缔青۰楼,那不可能,只能是采取宏观调控,压缩青۰楼发展了。

  只是这会不会造成青۰楼女子生活更加困苦,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

  赵朴心神有些恍惚,又在思考青۰楼改革方案。

  门前红灯笼底下散立着一众青۰楼女子,两人刚一走近,就有一大群女子就袅袅婷婷迎上来,亲热的往他们身上靠,嗲声嗲气说道:“哟——这不是公子您么!这么久不来看望奴家,是不是一早把奴家忘了?”

  赵朴心神一愣,不由问道:“你是谁?”

  语气中,带着无上的威严。

  居其身,养其气,当皇帝久了,赵朴不在不觉中带着至高无上,俯视众生的神采。

  “别嘛,一回生两回熟,来的次数多了,就熟了吗?”

  “小哥哥,好似英俊,奴家会让郎君满意的!”

  “郎君,又是来看香香妹子!”

  顿时间,好似一百只鸭子呱呱乱叫。

  赵朴的脸色立时阴沉了起来,好似要发怒。

  “滚一边去!”这时,舒文绣脸色一冷,挡在了赵朴面前。

  顿时间,声音停止了很多,再也无喧闹之声。一个个青۰楼女子,神色有些慌张,不由的向后退去,下意识的让开一条道路。

  身为青۰楼女子,最重要的是识人之明,不招惹强大之人,拉客可以,但是要适可而止。若是惹毛来一些强大的公子,顷刻间就是灭顶之灾,她们只是一群青۰楼女子,在一些大人物眼中,蝼蚁不如。

  “公子,莫要生气!”

  这时,一个女子走上前,一袭青衫,脸色娇美,带着端庄从容,神色中圣洁,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徐娘半老,一颦一笑之间,透着成熟的魅惑。

  赵朴神情一动,果然是一个尤物。

  “妾身苏梅,不知公子驾临天香楼,所为何事?”苏梅笑盈盈道,观察着来客。

  眼前的公子,打扮很是奇葩,没有带着折扇,而是腰间挂着宝剑,心神恍惚,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即便是看到她,也只是微微惊讶,就一闪而过,没有其他男子眼中的贪污、欲望、占有等情愫。

  而这个公子的的书童,虽着男装,却未进一步的掩饰打扮,娇俏柔美的。加之美目流盼,杏眼桃腮,一般有见识的也能看出她是个易钗而弁的大姑娘。

  而护在身前的侍卫,身着男装。装扮更为高明,看不出一丝女子的味道,可苏梅眼神一扫而过,还是发觉那是女子。只是这个女护卫,身上没有女子的柔美,有的只是藏而不露的杀气。好似一把隐藏在剑鞘的宝剑,不动则已,一动必见血光。

  而在四周,明处暗处护卫,封死了一起可能出现的杀机。

  一旦,有人对这位公子动了杀意,那雷霆般的打击,顷刻间就会席卷而下。

  “我家公子,前来散散心!“回答的是瑞雪。

  “散心!”苏梅道,“今天正好是我家姑娘香香的诗词小会。公子可有兴趣参加!”

  “诗词小会?”赵朴已经明了一切。

  好马配好鞍,花魁配名词。

  其实,论及样貌,论及歌喉,论及才艺,争夺花魁的前几名。差距不太大。真正拉开差距的是,所唱的词曲!

  因而,获得一首好词,对于争夺花魁的青۰楼女子而言,极为重要,甚至可以共度春۰宵。

  花魁大会,争夺极为激烈,天香楼的香香也只是五位候选人之一,还有四位与他不相上下。为了争夺花魁,香香对那好词。可谓是求贤若渴;而为了争取欢心,士子们也是争着送上好词。于是便有了诗词小会。

  点点头,赵朴迈步进入。

  进得天香楼大堂,但见里面女女纵酒笑谑,耳鬓厮摩。一派靡乐景象,楼上楼下一片欢歌笑语,娇呼此起彼伏,处处流香,笙箫交鸣,人流穿梭,热闹的气氛中,弥漫着纸醉金迷的气息,端的是人间极乐。

  赵朴微微皱皱眉,继续向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场景算是好了些。

  到了三楼,属于贵宾间,专门招待贵客。

  在白色轻纱的帘子后面,一个若隐若现的娇美身影,隐藏其中,带给人无限的神秘,好似井中月,水中花一般,美好而不可触摸。

  坐在一个精致的桌子旁,赵朴大致的扫了一下四周,此时三楼有还空缺着几个位置,似乎还未来。

  这时,赵朴倒下一杯茶,正要喝下。一旁的王舞月一抬手,按住了茶杯,阻止了喝下。

  “茶水,有毒吗?”赵朴问道。

  “不知道,只是不安全而已!”王舞月道。

  不安全,的确不安全。谁知道青۰楼中茶水中,是否有毒。有些毒药,银针是检验不出的。为了防止意外,最好是不饮不吃外面东西,一律吃喝宫中携带而来的食物。

  这时一旁的侍卫上前,端出一个精致的茶盒,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个个精美的茶具,然后将沏好的茶水,双手奉上。

  赵朴无奈,只能是接过茶杯,喝下。

  天地自有法,万物不自由!

  相对于过去的生涩,王舞月的安保工作,越来越到位了,根本找不到一丝破绽,只是也多了几丝不自在。

  这时,陆续有人达到,此时才子已经全到了,赵朴的茶水也喝得差不多了,茶具也收拾起来。

  “前些日子,有奸臣上书,要取缔青۰楼,称青۰楼败坏士子,污秽国之栋梁。如今各位才子,莫要提犯忌讳的话?”这时,天香楼老板苏梅提醒道。

  前段日子,为了取缔青۰楼问题,争吵不休,最后取缔青۰楼的意见不了了之,可是也吓坏了许多人。许多人的饭碗差些被砸了,一些犯忌讳的言论也少了很多。只是读书人说话没有把门的,苏梅不得不再度提醒。

  “苏大娘,我等晓得!”

  “关闭了青۰楼,我等又有何处可去?”

  “似乎要对青۰楼加税!”

  “似乎,很快官妓就会取消!”

  “抗金要继续,哪能不加税。此时处处都在加税,青۰楼自然要加税了!”

  才子们议论着,语气中流露着对时局的不满。

  赵朴心中叹着气,保持着沉默。

  这是任何变法,任何改革,都要付出的代价。改革必然加税,加税必然加重人民负担,就连这些不识柴米油盐酱的清贵之人,尚且如此,更逞论普通百姓!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