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42章打人真爽

第342章打人真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说是不要谈论犯忌讳的事情,可是说着说着,犯忌讳的事情越说越多。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大宋,言论自由,不杀士大夫,致使言论极其自由,只要不涉及皇权,不涉及造反,几乎是畅所欲言。

  说着说着,在座的士子们就开始针贬时政,主要是说税赋加重了。

  自从靖康之耻,半壁山河沦陷之后,江南赋税就加重了。尤其是迁都杭州,位于江南的中央,朝廷对江南的控制,前所未有加强,致使江南税赋加重到了宋朝极致。此外,加上赵朴缓慢的推进变法,也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赋税。

  此时,江南赋税之重,虽说没有达到民不聊生,揭竿而起,可也让百姓水深火热之中。

  “我江南,本就是赋税重地,先是有花石纲之乱,又有方腊之变,如今官家又是穷兵黩武,扩军备战,不知何时是一个头?”一个读书人哀叹着。

  又一个读书人道:“大运河,一条运河沟通南北,也将我江南陷入了鱼肉之中,不论是何时,都是宰割对象!”

  听着听着,赵朴越发的冷笑:“荒唐,废物至极!”

  没有一丝掩饰,四个字洪亮的说出。

  顿时,间整个三楼的读书人齐刷刷看先了赵朴。

  一个读书人,面色阴沉道:“不知兄台贵姓?何处读书!”

  “我看不是读书人,是一个武夫而已,最近杭州城内多有四方汇聚而来的武夫!仗着打仗功劳。就变得无法无天了!”一个读书人摇着折扇讽刺道。

  又一个读书人摇头晃脑道:“我朝向来是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一个小小的武夫,哪里有立足之地!“

  “看看。打扮的不伦不类,像什么样样子!“

  “可悲呀!”

  一声声嘲讽声传来。

  而此时,身后的王舞月、瑞雪二人早已经气得肺炸了。堂堂皇上,九五之尊,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岂是这几个书生可以讽刺的。虽然说。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当也只是说说而已,千万不能当真。

  若是真的以为,士大夫与皇帝平起平坐,甚至可以架空皇帝,那就是找死!

  王舞月身子一动,就要上前动手,她是暴力分子,懒得跟书生斗嘴,只会动刀子出拳头。看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这时,赵朴伸出右手握住了她的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王舞月,才压制住心中怒火。

  而瑞雪也要开口反驳。可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这些自有皇帝处置,她不必动手。

  赵朴冷漠的听着,也不反驳,因为不屑。

  他是谁,他是至高无上的皇帝,除了老天爷之外,就数他最大。

  就像一个故事中说得那样,人不要跟畜生比较。人赢了畜生,说明人比畜生强些;输了,说明人不如畜生;平手了,说明人如畜生。

  这一切没有意义。

  辩论是没有意义的,除了口舌之争。除了浪费唾沫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这些读书人似乎说得有些累了,渐渐说的人少了。

  这时,赵朴才开口,冷笑道:“正所谓文人相轻,我若是文人,各位言语嘲讽我,也无不可。可是各位明知道我是武将,明知道我是武夫,还要挑衅我……真是不知死活!难道不知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吧!”

  “他,他,他,他,这四个家伙,嘴巴不积德的家伙,狠狠地打,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赵朴开口道,手指指向了四个人

  “是公子!”

  四个摩拳擦掌的侍卫们,立时上前,挥拳就打。

  “哎呦,你竟敢打我!”

  “混账呀,我朝厚待士大夫,朝廷不会放过你们的!”

  “真是武夫,就会动拳头!‘

  “哎哟,不要打了!”

  “可恶!”

  四个侍卫尽情的挥洒着,尽情的殴打着。四个侍卫很是聪明,殴打的位置也极为巧妙,不会出了人命,也不会留下明显的伤痕,却可以让痛不欲生。

  野蛮,野蛮!

  在座的读书人都惊呆了。

  他们想过无数结局,但是没有想到过这种结局。

  一言不合就动手,一言不合就打架,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顿乱打!

  一些读书人心神颤抖着,有些想要上前相助,可是被赵朴的凶残吓住了,不敢动弹一丝。

  而天香楼的老板苏梅也惊呆了,她想要上前劝阻一下,可是立刻看到到了赵朴扫过而来的眼神。那种眼神,无悲无喜,无恐无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有的只是冷漠,视众生为蝼蚁,万千众生在他眼中,只要一个指头,就可轻易破灭。

  一旦她上前阻止,也会对她出手,甚至拆掉天香楼。

  太可怕了,多年养下的直觉,让她察觉到一丝危险,止步不前,静静的观察着。

  顿时之间,殴打声不断,呼喊声不断,还有赵朴冷漠的眼神,众多读书人恐惧的眼神。

  而此时的侍女瑞雪,则是眼神中闪出明亮之光,这才是我的主人,仪王殿下!

  “你们说你们蠢不蠢,明知道我是武夫,明知道我是野蛮人,还要惹我,这不是找死吗!“

  “这就是大宋的读书人,若是此时各位能够挺身而出,见义勇为,我倒是佩服你们。只可惜,仅仅是一顿老拳,就吓住了!”赵朴自顾自的说着,“金军可比我凶残多了,他们不会打人,只会杀人、砍人、只会上前用刀划开你们孩子的肚皮,剥掉你们妻子的衣服,尽情的蹂躏,还有烧掉你们的房子,毁坏你们的家园,到了最后把你们变为奴隶,奴才,向他们效劳!“

  “比起凶残的金人,我可是仁慈了许多!”

  “连我这点小意思都受不了,更不用说金人了。金军能第一次打过长江,打倒江南,就有第二次。那时尔等为读书人会怎么样,是树上上吊,投井,杀身成仁,还是投降,当金军的二狗子。若是自杀,我倒是看得起你们,无能是无能,至少有一腔热血。可是你们有那个勇气吗?到时候,绝对是个个汉奸的料,杜允是我朝宰相,投了金军,这可是我朝降金的最高级别士大夫。杜允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无武必危,忘武必亡!你们个个报读诗书,个个才高八斗,又有何用,一张嘴巴能说退金军退兵吗?舌战金军,能救回二帝吗?”

  “不要小看武人,至少金军都是武人,一个读书人也没有,许多将领打字不是一个,可是照样打的我朝屁滚尿流。我朝可以重文轻武,可以压制我朝武人势力,但是压制不住金国的武人势力发展。身为读书人,读书读傻了,真的以为读书人高高在上,凌驾于武人,那就全是一群傻逼。秀才遇到兵,有理说清;秀才遇到兵,空有万策,无一施展!”

  “做人要谦逊,要看清自己位置,要不断的提升修养,而不是傻乎乎的斗嘴。你们斗嘴赢了我又如何,空谈无用,空谈误国。实际上,金军不会理会你们的嘴舌,只会动手,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然后做成一盘菜!”

  此时,殴打声已经停止了,只有在座读书人恐惧的眼神,还有赵朴喋喋不休的说教。

  打人果然是爽快!

  此时此刻,赵朴恍然间有种回到了少年时代,纨绔亲王的感觉。

  只是比起那时,更为嚣张。

  那时,身为亲王,至少还有些顾忌,顾忌士大夫言论;可是此时是皇帝,更是微服私访,没有人会这为这点小事得罪皇上。

  言官看似刚正,可更多是投机,更多是以直取名。一旦碰到皇帝的逆鳞,绝对是死翘翘。所谓的不杀士大夫,只是常规状态而已,一旦激怒了,进入非常规状态,天上地下,没有人救得来你!

  此时赵朴的心情很好,说话欲望很是强烈,不断的说着,语言凌乱,逻辑不足,话语中破绽也不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话语中激情世族,神彩飞扬。

  而此时,似乎被侍卫们那顿老拳威慑,似乎成被吓住的猴子,任由赵朴说着,没有人敢于反驳。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