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45章西辽

第345章西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大辽皇帝耶律大石,英明无比,好似太祖转世。”

  说着,苏梅开始讲述西辽的发展史。

  乱世总有英雄崛起!

  若是没有乱世,赵朴只是一个皇子,平平淡渡过一生,哪里有资格征战沙场,哪里有资格当皇帝,乱世造就了他。而同样,乱世也造就了耶律大石,一代辽国雄主。

  幼年时代,耶律大石取得殿试第一名,授翰林院编修一职。不久,他又迁升翰林承旨。契丹语把翰林称为林牙,所以人们称他为大石林牙,或林牙大石。

  耶律大石踏上仕途之时,正是辽国开始覆没的时候,统治集团内部因皇位继承问题,党争不已;而那时金国崛起,摧枯拉朽一般,毁灭辽国。1122年金军大举进攻,攻下中京、泽州。辽天祚帝从南京撤退,途中受到金军的偷袭,仓皇逃奔“乘轻骑入夹山”与外界消息隔绝。

  当天祚帝出走南京时,诏留宰相张琳、李处温与秦晋国王耶律淳守南京。至是,数日命令不至,李处温便与南京都统萧干、辽兴军节度使耶律大石等立耶律淳为帝,据有燕、云、平及上京、中京、辽西六路,史称这一短命政权为“北辽”。

  耶律大石军事才能出众,曾经打败了南线北宋军队的两次进攻,取得了局部的军事胜利,但是难以改变整体战局。

  正所谓,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随着北线的金军又逼近长城。辽国局势再度恶化。

  1123年耶律大石率军袭击金朝军队,战败被俘。次年耶律大石逃归,并带回一支军队。

  后来,天祚帝收敛辽国残部。又得到阴山室韦谟葛失的支持,自谓天助,再谋出兵,收复燕云。大石认为不可,但是天祚帝不能采纳,坚持出兵。耶律大石知其不可能成就恢复大业。便杀掉悻臣萧乙薛和坡里括,率铁骑二百,夜间离开天祚帝大营,投奔中亚的喀喇汗王朝。他走后,天祚帝出兵,先取得了一些小胜利,但很快被金军打败,1125年春,天祚帝在逃亡西夏的途中被金军俘虏,辽亡。此时距耶律大石出走只有半年。

  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跑路不可耻,跑路恰当,才能称雄!

  耶律大石出走时,自立为王,穿越沙漠,到达辽朝北疆重镇——西北路招讨司驻地可敦城。他立即召开七州、十八部的长官、首领和部众开会。号召重建辽朝,受到各部的支持。于是耶律大石从这些首领的手中得到了一万余精兵,在这里创立了简单的政府。

  耶律大石在可敦城掌握实权后,并未像他所说的那样,去“救君父、济生民”而是贯彻他的既定方针——“养兵待时而动”。这块根据地有水草丰茂的牧场,广有牛羊,给人们提供了主要食品,同时又有一定的粮食作物,补给人们一些淀粉食品。这为耶律大石政权提供了经济基础。其南部有宽阔的沙漠地带。成为自然防线,便于耶律大石政权休养生息。等待时机。

  听着这些讲述,王舞月心中暗自佩服,耶律大石不愧是雄主之称。

  在比较当今皇上赵朴,发觉二人有些相似之处。

  赵朴当过人质。差些被下了油锅,成了桌子上一盘菜;而耶律大石被金军俘虏,差些千刀万剐,差些被点了天灯。只是他们都没有死,反而是借此发迹。

  赵朴离开金营后,去了河东,掌控了一部分兵权,从而掌控了襄樊、江南等地区;而耶律大石逃走之时,拉走了一只军队,也成为日后崛起的本钱。

  赵朴认为汴梁守不住,离开了汴梁,干脆跑到了河东,结果存活了下来,还成为了皇帝;而耶律大石认为天祚帝靠不住,也果断跑路,结果在在西域建立了政权,先后合并高昌回鹘王国、东西两部喀喇汗王朝、huā剌子模,建立起强大的帝国。

  金军曾经想要过彻底消灭这只辽国余孽,只可惜劳师远征,后勤漫长,被耶律大石击败。击败金军后,耶律大石,声望大涨,巩固了后辽;而赵朴在击退了金军的三路进攻后,也巩固了后方,形成对峙之势。

  最后,苏梅说道:“只要时局变化,就会发起东征,覆灭金军,中兴大辽!”

  “定都西域!”王舞月冷笑道“远离中原,等于失去正统,失去逐鹿天下的资本。所谓的中兴大辽,不过是骗骗人而已。中兴大辽,与其说是中兴,不如说是苟延残喘。大辽,有资格称大吗?顶多是一个西辽而已!”

  “难道宋朝不是吗?丢失了半壁江山,有资格称呼大宋吗?一点也不大,反而是变小了,只是一个南宋而已!”

  此时苏梅不由的反驳道。

  王舞月点点头,认同道:“你说的对。如今大辽已经灭亡,只剩下一个西辽;大宋叶已经灭亡了,只剩下一个南宋。西辽也罢,南宋也罢,都是一群丧家之犬,苟延残喘而已。中兴说说而已,混弄混弄愚昧百姓还可以。自己人欺骗自己人,就有些过了!”

  “当今宋朝皇帝,一口一个北伐,四处鼓动百姓,难道也只是混弄百姓?”苏梅道。

  王舞月道:“这是自然了,北伐从来没有胜利过。比当今皇上,惊才艳艳之辈,不可胜数,都失败了,再失败上一次,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有时候,明知失败,也要去尝试。当今皇上是倔强之人,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便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只会继续撞,直到把南墙撞倒下为止!”

  “不要说那些空淡无味,还是说一些正经的事情吧!”

  王舞月说着,脸上的神情似乎在嘲笑,似乎在不屑“那个公子是何人?”苏梅话题一转,忽然问道。

  “他是我的男人!”王舞月道。

  “那个公子,可是那个人”苏梅笑道。

  深吸了一口气,王舞月没有回答,神情冷漠,似乎不屑于回答。

  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可是苏梅心中已经有了谱。世界上,嚣张之辈很多,可是真正能做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之辈,似乎只有一人。

  “你是契丹公主,他是大宋皇帝,若是我将你的信息,告诉那人?会如何”苏梅依旧微笑,可是神情中却有威胁之意。

  “你想要我做什么?”王舞月笑了,第一次笑了。

  “辽金之战,本身不相上下,结果宋人半路上插了一刀子,我辽国才彻底崩溃,宋国有罪,赵氏皇族有罪,不得不杀,不能不杀!”苏梅的语气中,杀意浓浓。

  辽国灭亡于金国,而在亡辽的过程中,宋军只是打酱油的。

  只是在辽人眼中,对宋人的仇恨,远远超过金人。

  “真的吗?”王舞月道。

  “难道,不是吗?宋军背弃盟约,出击我辽国!”苏梅笑盈盈道。

  “那又如何?”王舞月道“一纸协约,约束力本身就不大,盟约本身就是用来撕毁的!宋辽协约,本身就是脆弱的,辽军时刻想要南侵,宋军时刻想要收复幽云。想要妄想一张盟约,就阻止战争发生,太天真了!”

  “况且,辽国是何等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争夺皇位,兄弟相残,大量精力用在内耗上。都说女真不满万,满王不可敌。可在金国初期,兵少将寡,太弱了。那时皇上派兵围剿,金军虽然精悍,奈何人少,寡不敌众,久战之下必败。只是在金军快要覆灭的时刻,后方有人造反了,皇上不得不退兵。这时好了,一退兵,金军大举掩杀而来,大败特败。辽国之灭,不在于金国强盛,而在辽国内耗太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