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49章艰难的第三问

第349章艰难的第三问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ps:这一章写的有些艰难,涉及了古代一些知识。

  一输一赢,总算弄成了平局。

  在场的大臣们脸面上,好看了一些。

  只是多数人还是愁眉苦脸,心情郁闷,好似死了爹妈一般。

  身为士大夫,有着士大夫的骄傲,虽说辽军使者提出的这两个问题有些坑人,有些出乎意料。但是这些都不是理由,回答不出来就是回答不出来,丢人就是丢人,不会为无知而掩饰,也不会为无知而找理由。

  这个时代的士大夫,还比较纯洁,没有如明清时那样无耻。

  “那第三个问题,是什么?”赵朴问道。

  “一艘大船从海上行使而来,从岸边远远望去,最先看到的是船帆,而不是船舷,这是为何?”辽国使者问道。

  赵朴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理由是地球是圆的,海平面不是平行的,而是呈现弧线,从海上行驶而来,最先看到的是船帆,接着才是船舷。只是这个理由,他不能说,有些时候,有些问题,说不清。

  在座的大臣们立时再度议论来起来,第一个问题是数学问题,难度极大;第二个是物理问题,看似简单,但是不仔细思考,还真的想不出;第三个问题,则是生活常识,只要到了海边一望,就知真假。

  赵朴故意问道:“右相,你曾经在泉州督造过战船,辽国使者说得可是真的吗?”

  “正如辽使所言。在海边是想看到船帆,后看到船舷!”李纲肯定道。

  在场的大臣又陷入了沉思,思考着这个问题。

  整个朝堂陷入了宁静之中,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大宋的精英们,在场的大臣再度被难住了。

  而此时,辽国使者笑盈盈的等待着,也不催。也不讽刺,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似乎极有耐心。

  只是看着辽国使者,那张笑盈盈欠揍的脸,赵朴就想要冲上去,送上几拳,将他变成熊猫眼,只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他是皇帝。要讲风度。打人是不文明的。即便是要打人,也是小弟们、马仔们上前打人,而不是他亲自动手。

  这就是大佬和流氓的区别。

  而在场的大宋精英们。越想越冒汗,越想越迷糊。只觉得脑袋里好似混沌一片,什么也不知道了。

  时间在流逝,下朝的时间到了,可大宋的精英们还在思考着。

  不得不思考,这可是关系到天朝上国的威严。

  一代天朝上国,岂能被一个小小的蛮夷为难住,丢不起这个人。为了天朝的荣誉,不得不想出办法,不然丢人丢大发了。

  当了皇帝以后,赵朴一向自诩屁股坐得住,只是此刻屁股有些坐不住了,肚子更是叽里咕噜的响动了起来,有些饿了。只是可惜,问题没有回答出来,想要吃饭是不可能的!

  一想想,赵朴觉得还是忍着吧!

  在场的大臣们,哪一个都比他大,有的更是白发苍苍,垂垂老矣,又是站着,尚且能坚持住,他又专门能服输呢!

  赵朴只好默默的胡思乱想着,分散着注意力。

  “微臣想到了!”

  这时,秦桧突然开口道。

  赵朴心神一动,脱口而出道:“〖答〗案是什么?”

  “快说!”

  “一个小小的问题,岂能难住我泱泱大国!”

  “左相果真是智慧之人!”

  秦桧道:“书中已经有了〖答〗案!”

  “〖答〗案是什么?”一些大臣有些着急。

  秦桧道:“《淮南子?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后女娲补天,斩玄龟四足为柱。然而天地残缺,致使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众多臣子,点点头,有些明白。

  从前,共工与颛顼争夺部落天帝之位,(共工在大战中惨败)(共工)愤怒地用头撞击不周山,支撑着天的柱子折断了,拴系着大地的绳索也断了。(所以)天向西北方向倾斜,所以日月、星辰都向西北方向移动了;大地的东南塌陷了,所以江河积水泥沙都朝东南角流去了。

  秦桧继续道:“大地的东南角塌陷,不仅是江河之水流入东南,更加使大海变得不平!”

  “大海变得不平!”赵朴听到这句话,眼神中闪现出赞赏之色。

  秦桧不愧是大奸臣,智商高的很,若是不当官,一心从事科学事业,说不定又是〖中〗国版的牛顿,只是可惜了

  “大海变得不平?”顿时间,众多大臣思索了起来。

  秦桧继续道:“浑天说有言,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孤居于天内,天大而地小。我等生活的大地,海洋,好似鸡蛋黄。而鸡蛋黄本身就是圆形的,或者是椭圆型的,这样一切都可以理解了。站在海边遥望,自然是先看到船帆,再看到船舷。”

  “我们生活的大地是圆的!”

  在场的大臣们,都被秦桧犀利的观点惊呆了。

  只是细细回想,按照浑天说推理,大地还真的圆形的。

  浑天说,本身就是地圆学说。

  “不可能,若是大地是圆的,那必然有些人头上下,那些人为何没有落下?”李纲问道。

  秦桧解释道:“道理很简单,磁铁可以吸住铁屑,而大地也是一个巨大的磁铁,而我等都是铁屑!”

  “不可能,道理上说不通?”李纲还是难以置信。

  朝中其他大臣也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大地若是圆的,那有些人必然是头朝下,或者是斜站着,可为何没有落下,为何没有头朝下之感,众人都是不理解。

  “有些东西,不理解,也解释不了,可是却实实在在存在。比如磁铁为何吸铁,而不吸铜,没有人能解释原因,可就是存在;还有火药为何会爆炸,无法解释理由,可实际也存在!”秦桧道“大地是蛋黄,天就是蛋清,彼此相互依托,大概就掉不下来了吧!”

  赵朴心中暗自赞叹,秦桧了不起呀!

  秦桧不是科学工作者,没有经过严密的研究,只是在书本上,随意的翻看来几下,然后推理,就得出这个结论。不简单呀!

  不过,这也是他最大的缺点,不求甚解。

  即便是能从浑天说中,推演出地圆说,也只是一扫而过,没有想着建立大舰队,进行航海试验。

  辽军使者也道:“右相,果然是天纵之才,我等佩服!”

  秦桧心中也微微得意,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只是很多大臣高兴不起来,似乎在为秦桧大出风头而不满,也似乎在为这个问题艰难而愁苦!

  这时,赵朴站起身来,道:“知识如圆,懂得知识好似圆内,而不懂的知识则是圆外。知识越多,圆就划得越大,圆外的面积也是越大。浅薄者知识有限,眼界也有限,自以为无所不能,其实不过井底之蛙;而真正博学者,知道的知识越多,越是感到无知。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古人云,超问道,夕死足矣。”

  “今日使者三问,我才知大宋格物之道欠缺,知识无高低之别,有的只是术业之别。世界上也没有奇技淫巧,有的只是有用无用之别。朕欲要建立物理学院,左相可愿意当任!”

  秦桧心中立时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好。

  他在银监司干得好好得,督查银行运作,此时银行果然如皇上说得那样,成为了巨大的敛财之地,每天都是大量金钱进出,日子过得正好。可如今却是要将他调入不知所谓的“物理学院”难道是要明升暗降,调离开来。

  也不知那个奸臣,向皇上进了谗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