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60章娄室论战

第360章娄室论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阅兵就这样结束了。

  可是阅兵后的风波还在继续!

  阅兵是宋军在露肌肉,只是露出一丝,但是也足够惊骇人心。此时阅兵的,主要是八字军,主要是赵朴嫡系的中央军,对地方的各个派系形成了很好的威慑,那些不听王命,阴奉阳违的将领,只觉得心中打了寒战,恐惧不已;

  而刘豫听到之后,则是惊骇,心中惶恐,不由的向主子求救。

  而金军上下,也掀起了巨大浪花。

  尤其是,素衣亲自上书,更是具有说服力。

  此时,在燕京城,以宗翰为主的金军将领,正在想着应对北伐之策。

  “宋军分四路北伐,这不是找死吗?”宗翰看着地图,不屑的嘲笑道,“在平原与我女真铁骑交锋,宋军必败!”

  “宋军分四路而来,气势汹汹,我军多次在这位宋朝皇帝手中,吃了大亏,不容小视!”金兀术慢悠悠道,心中却有些沉重。他是亲自打过襄阳,见识过这位宋朝皇帝的厉害,依他的聪明,岂能看不出宋军弱点,此时北伐时机不当。

  这里面,似乎有阴谋!

  “那你觉得该如何?”宗翰问道。

  此时金国皇帝吴乞买,已经垂垂老矣,此时主要是宗翰与金兀术二人合力掌控兵权。

  “计划依旧不变,我率领大军,袭击西北;而将军则是策应齐国,一旦齐国气力不支,我等再出兵不迟!”金兀术道,“我军可以一步步后退,不断引诱宋军深入。一旦宋军深入北方,腹心之地,千里转运粮草,必然粮道紧张,那时再出兵切断粮道,然后合围宋军力…………”

  说着,金兀术将整体的作战计划。讲述了出来。

  作战计划,无非是诱敌深入,拉长战线,将宋军困在坚固城池之下,使宋军疲惫;然后骑兵突袭,袭击粮道,然后断掉后路,大军合围,将宋军主力尽数围歼在城下。

  当然。前期不需要金军出手,毕竟连年的征战,女真人口锐减,应当是让汉人冲杀在前面,汉人之间互相残杀。

  “西北,为我金军破局根本。只有攻陷陕西、四川,才能直接席卷南宋,一统天下。不然又是一个南北朝!”金兀术道,“可惜了,之前几次南下,三路出击,战果辉煌,奈何分散了兵力,致使伤敌有余,而破敌不足,致使宋朝皇帝缓过了劲,实力越发强大!”

  此时。金兀术满是后悔,前几年,金军占据优势。奈何一次次战略失误,致使宋朝一步步变强,直到如今形成对峙之势,更是严重威胁金军,就连一向沉稳的素衣,也上万字的书信,详细描述。

  从书信中,可以看出素衣的忌惮之意。

  “也好,你住西北,我主东南,看谁先破敌!”宗翰点点头,没有拒绝。

  走出大殿,金兀术神情有些迷茫,觉得似乎疏漏了什么,可是又看不出什么。

  宋朝士大夫们的节气,真的不怎么样。只是一番威逼利诱之后,这些士大夫们,就屈从在他的膝下,好似哈巴狗一般,丑态毕露,无一丝风骨。虽然有些不屑,但是还用得着他们,于是金兀术将一些投降的臣子,放了回去。

  在这些臣子离去前,金兀术留下了他们的“悔过书”,算是要挟的把柄。

  只要这些把柄在手,这些宋朝臣子,就不得不听从他。而每隔一段时间后,金兀术就对这些臣子,进行一番敲打,从中获取宋朝的一些情报,宋朝的各种情形,好似透明一般,一丝不落。

  这些臣子,回到南宋之后,一些日趋没落,排挤出了核心层,沦为微不足道的小官;一些这是见风使舵,节节高升,成为宋朝的核心层。

  在宋朝四路北伐的消息传来,立刻安插在宋朝内部的高官,立时传来了各种情报,其中不乏详细的出兵计划。

  宋朝四路北伐大军,从哪里出发,攻击那里,军队数量多少,将领为谁,粮道运输,一些重要要塞的布置图纸等,好似明镜一般,尽数的落在了他的案头上。

  仔细比较十几份,详细甄别之后,金兀术终于确定了情报中,传来的消息,差不多准确,遗露不大。

  此次宋金交战,金兀术有七层机会,将宋军主力尽数歼灭在平原上,只是太容易成功了,隐约间有丝丝不安。

  ………………

  恍然间,金兀术来到了完颜娄室的府邸。

  完颜娄室病了!

  战争最为损耗人的寿命。多年的厮杀,身上会留下暗疾;连续的杀戮,会在心中留下阴影,最为伤神;而不断的劳心劳力,更是折寿。武将没有好下场,不仅是指战场阵亡,被君王忌讳杀死,还指隐隐间折寿,寿命不长。

  此时仅仅是五十多岁,完颜娄室就病怏怏的。

  从三年前,征战西北时,完颜娄室就得病了,只是病情一时好,一时差,从来没有好利索。

  尤其是在季节更替,寒暖不定的时期,病情更是恶化。

  此时完颜娄室更是病怏怏的呆在府邸中。

  “将军,病情可好了!”金兀术问道。

  “病情是好不了!我自己的底细,我最清楚!”此时的完颜娄室,再也不复一代名将的风采,只是一个垂垂老人。

  “老将军,我有一事暂且不确定!”金兀术道,说着将宋军四路北伐,阅兵等事情说了出来,没有一丝保留。

  “殿下,你觉得赵朴是什么样的人?”完颜娄室问道。

  金兀术沉思了许久之后,开口说道:“他是一个不守规矩之人!”

  “赵朴是一个不守规矩之人,行事往往出人意表。在汴梁时,世人都是畏惧我军,只有他傲然的说出六胜六败论;世人都是呆在汴梁,唯有他出征河东;在河东的宋军,都是想着解去太原之围;只有他想着袭击我军粮道,破袭我军后方;在称帝后,世人无非是再回汴梁,或是迁都,只有他迁都了,却又去黄河边犒赏三军,引来我军袭击,趁机歼灭我军一部;在扬州时,突然遭到袭击,一般宋人都是想着跑路,或是据称坚守,唯有他率然出击,大破我军;在襄阳时,明着与我军争锋,死守襄阳,暗地里却是派遣海军袭击辽东!”

  完颜娄室道,“这位宋朝皇帝,每一步都是出人意表,却是处处点在我军要害上。而每一次都在弄险,每次都是将自己置于险地;然而看似凶险,只要应对得当,及时处理,又能化险为夷!”

  “这样的敌人,根本不容一丝轻视,不容一丝疏忽,不然就是万劫不复!”

  金兀术点点头,宋金之战,一直是宋朝占据上风,但是自从赵朴当了皇帝之后,宋朝的劣势一步步被扳回,渐渐的形成了对峙之势,“那老将军,该如何破解!”

  “赵朴不屑于动用阴谋诡计,只是善于阳谋破敌,用强大的实力,辗压敌人对待这样的敌人,只有在他还未成了气候时扼杀,只是可惜如今他气候已成,想要灭杀已不容易!”

  完颜娄室叹息道。

  隐约间,想到了河东那次交锋,那一次交锋,宋军神出鬼没,好似土拔鼠一般,一会出现,一会消失,不断给予出击,每次只是稍纵即逝,看似不起眼的手笔,可是积累下来,却是形成剧烈辗压之势。

  “赵朴,此人性格上暂且不做评价。主要从用兵上作评价,此人极为重视军队,不似先辈那样轻视;此人用兵讲究出奇制胜,后发制人,不断骄敌,直到最后,发出致命一击!”

  “赵朴用兵,不讲究城池,不讲究名声,只讲究歼敌人兵力;若是能用杭州,换取我金军十万将士死亡,他愿意做这个买卖;若是能用宋朝百万百姓生死,换取我金军十万将士死亡,他也愿意做这个买卖;若是能用他的命,换取我十万将士死亡,他也愿意做这个买卖!”

  金兀术点点头,襄阳之战就是如此。

  那时,赵朴坐镇襄阳,不避生死,为的就是强制十万金军,给其他宋军歼灭金军机会,实际上他做到了。在襄阳城下,牵制来太多的金军,致使其他地方兵力不足,被宋军袭击,损失惨重。

  那时,襄阳屡攻不克,金兀术只能是移师进攻其他地区。

  在湖北的州县,遭到了金军洗劫,大量百姓被杀死,可是赵朴依旧无动于衷,似乎一点也没有看到。

  完颜娄室道:“这才是他可怕之处!他看到了我女真最大的缺点,就是人口稀少,一旦人口损失太多,我朝就难以镇压住境内的契丹、渤海人、汉人等,有覆灭之危。他不是第一个看到我女真缺点的,却是第一个敢于不计损失消耗我女真人口!”

  “此外,他善于集中兵力作战,一旦下定决心进攻,会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哪怕是其他几路大军,有覆灭危险,也一点不在乎!”

  “宋太宗三路伐辽,宋神宗五路伐西夏,都是多路出击,可是他不会走这样的路。此战,赵朴看似四路大军出击,北伐刘豫,其实三路为虚兵,为偏师,只有一路是实兵!”

  “宋太宗三路伐辽,只要是一路溃败,其他两路即便是取胜,也不得不退兵;宋神宗五路伐西夏,只要是有一路溃败,就是全军覆没。而他不会,哪怕是三路被我朝歼灭,他也不在乎,而是拼死一路,集中我军要害,与我金军玩两败俱伤!”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