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63章火器终结了骑兵

第363章火器终结了骑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历史上,强国总是喜欢对弱国进行技术封锁,自以为高明,可以独占好处,其实却是最臭最烂的棋。

  美国独立战争后,英国出于敌意,对美国进行了禁运等技术封锁,那时美国困难至极,只能是自力更生,发展民族工业,结果逐步的摆脱了经济上对英国的依赖,走向了独立。

  而新中国成立时,西方也是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结果无路可走,只能是自力更生,也是发展出了自己的民族工业。

  相反,那些没有进行封锁,没有进行打压的,至始至终还是欧美的附庸,注定是吃着残羹剩饭。

  此时,为了防止先进火器外泄,赵朴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是只要用在战场上,只要是打上几次仗,金军吃上机会亏,就会醒悟过来,然后窃取、仿造、超越。

  而这些火药武器,技术门槛很是低劣,只要获得一件实物,就可以仿造,甚至造的更好。

  唯有在一些核心技术上进行突破,才能更好的进行技术封锁,只可惜核心技术尚未突破。

  “其实,即便是火药武器泄露了也不怕,有些东西注定是只能模仿,但是无法超越!”赵朴笑了,“就好似骑兵一般,中原王朝训练骑兵,草原民族也是训练骑兵,只是草原骑兵,不论是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是远远超过中原骑兵。中原骑兵不论是如何模仿,如何仿造,始终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注定是徒弟打不过师傅!”

  “而火器也是如此。火器落在我们中原人手中,才是火器。落在草原民族手中,只是烧火棍。中原人可以投入大量金钱,物力财力,组建火器大军,淹没铁骑;可是草原民族却不能舍弃弓箭,组建火器军,因为人才不足。资源不足!”

  王舞月点点头,有些明白了。

  中原王朝也是组建骑兵,对抗草原骑兵,只是除了极少数时间外,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草原骑兵完爆中原骑兵。这是因为草原民族天天骑马,生活在马背上的时间,超过了双腿走路的时间,骑马射箭几乎是本能。只要是简单训练,就可以变为强悍骑兵;而中原王朝,则是农耕为主,缺少战马。即便是组建骑兵,也多是应付战争,应付边疆危局。一旦危机解除,骑兵也会荒废!

  这注定了中原骑兵不如草原骑兵,妄想着训练骑兵对抗骑兵。只会是一彼之短对敌之长,输多赢少!

  赵朴接着道:“火器的研发、组建、装备、后勤等,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几乎是烧钱,没钱根本玩不起。而草原民族贫瘠,几乎玩不起!”

  “况且在他们看来,火器威力大之外,在射击速度,射程上,与弓箭也差不多。玩火器。不如玩弓箭,更加方便。而我朝则不同,我朝最不缺的就是人。人人学射箭,人人学骑马,那不可能;可是却可以人人学火器。训练一个合格的弓箭手,艰难至极,可能一场战争就消耗了一大半;可是火器则不同,只要是简单训练一月左右,就可以成为优秀火枪手!”

  “可在战场上,可能一个训练一月的火枪手,就可以秒杀一个苦学骑射三载的骑兵。试想一下战场上,一万火枪手,对决一万骑兵,可以想象一下结局!”

  王舞月心中一寒,已经想到了结局,不由道:“我明白了,草原民族有骑兵,中原王朝唯有发展火器,才能彻底辗压草原民族!”

  赵朴点点头,这也是历史发展的趋势。

  火器终结了骑兵!

  ………………

  此时淮安之战,已经打响了,战斗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宋军可谓是连战连捷,伪齐大军屡战屡败,一路败退,最后退到了淮安城。

  宋军与伪齐军,本质上是一母同胎,可能今天是伪齐军,明天就是宋军;今天就是宋军,明天就是伪齐军。从某种程度上,大宋也好,伪齐也好,当兵的都没有节操的,谁给饭吃,给谁当兵。

  从本质上,宋军、伪齐军都是烂的掉渣,都是一群流氓,一群土匪,一群人渣,一群乌合之众组成,打起顺风战还可以,可是一遇到小挫折,就是一溃千里,放羊的料。

  只是随着赵朴的洗脑教育、复仇思想灌输、军户制度、武备学堂、军队瘦身等,几个重磅政策,致使宋军发生了巨大改观。洗脑教育让宋军知道,为何而战;复仇思想灌输,让宋军知道仇恨,激发战斗源泉;军户制度,让宋军凝为一个整体;武备学堂,让宋军有了大量的中低级将领;而军队瘦身,则是去粗存精,战斗力提升。

  而作为中央军的八字军,更是战斗力彪悍。

  这让一开始的战斗,变得没有一丝悬念,只是此时岳飞却无一丝乐观。

  “淮安不好打呀!”看着地图,岳飞有些发愁,“至少有三万大军驻守淮安府城,另外在涟水县、洪泽县、盱眙县、金湖县等要地都有伪齐军驻兵,将一个无险可守的淮安打造成了好似铁铜一般。”

  “在淮安附近又有五千金军骑兵策应,袭扰我军,阻止我军围城!”副元帅王守义道。

  “皇上说过,此战破敌为主,破城为辅;练兵为主,决战次之。我军与金军主力还是有较大差距的,一旦金军主力南下,那时激战之下,我等未必能占据便宜!”岳飞道。

  他激战过金军,见识过金军的强悍,至少同等数量的宋军对抗同等数量的金军,胜算不大,况且金军骑兵居多,一旦大肆袭扰,攻取后方,或是围困,那转瞬之间,胜败逆转。

  岳飞胆大,可是更为谨慎。

  “那我等该如何?”王守义问道。

  成为副帅,没有成为正帅,王守义有些怨气朝天。毕竟,他是最早跟谁陛下的亲信之一,有参加过扬州激战,襄阳保卫战,战功赫赫,丝毫不下于岳飞。

  本来,他是最有可能成为东路军元帅,只是被岳飞抢了去。

  有些不甘,有些怨恨,但是也只能是埋在心里,不能从中使绊子,也不能抵制岳飞命令,更不能消极怠工,有时岳飞出现了一些漏洞,他还要从中弥补。

  因为皇上临别前叮嘱过,要相互协作,共同北伐。

  作为最早追随皇帝的将领,王守义深知皇上性子温和,最好说话,但是最好不要触怒逆鳞,一旦触怒了逆鳞,那时天上地下,没有人救得了你。

  在军队中,皇上喜欢株连。

  所谓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在军营中,从来没有这个规矩,有的只是“一人做事众人当”。

  因为皇上说过,战场上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三军将士因为一将败亡,这个将军能担当得起吗?不能!合格的将领,做事之前,总是想到三军利益,然后再行事一个人犯错误了,可能一群人受罚。

  一旦这次北伐失败,可能他与岳飞都会受罚。

  “此战,唯有击破金军主力,然后才能趁机收复淮北,进取徐州;而先是攻占淮安,进取徐州,即便是吃下去,也会噎着!”岳飞思考到,“攻占淮安城事小,将金军引诱到城下,聚而歼之,才是上策!”

  “只是一旦金军主力,尽数汇聚在城下,内外合计,我等能咽下这块肥肉吗?”王守义却是没有一丝乐观,“一旦屯兵于坚城之下,久攻不克,粮草不足,那时局势将会崩盘!”

  “一旦金军主力汇聚在城下,那时我等机会就来了。淮安城下,我等陷入危局,可是其他几路却更好出击。这一战,我等仅仅是东路军,中路军、西路军、北陆军岂能无所作为!”岳飞道。

  虽说其他三路是辅兵,是虚兵,真是真虚之间,主辅之间,那里有分得那样清晰。

  一旦局势变化,辅兵会变为主力,虚兵也会化为实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