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64章奇袭洛阳

第364章奇袭洛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ps:第三章到了,稍后第四章此时,在汴梁城,伪齐皇帝刘豫坐立不安,神情有些惶恐。

  宋军北伐了,号称百万大军,席卷北方,目的是灭了伪齐这个金国的傀儡政权,就是为了灭杀他这只汉奸狗。

  三路北伐,各路之间势如破竹,激战了了一个月以来,伪齐已经损失了十几万大军,又有无数军队倒戈,还有无数城池不战而降,中路军更是气势凶猛,有直捣汴梁,擒拿他的气势。

  此时伪齐只能是将大部分兵力龟缩起来,坚守一些要害,等待金军援军。

  “陛下,这是中路军元帅李破军送来的书信!”这时,一个臣子上前,递交上一份国书。

  坐在龙椅上,刘豫接过书信,上面没有劝降的内容,也没有华美的语句,只有狠辣的话语,大致内容是,刘豫小儿,竟然敢当皇帝,这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此时天上地下没有人救得了你,就连你的主人来了,也挽救不了你必死的命运。如今,最好出城主动投降,只是砍了你一个人的脑袋;若是顽抗到底,灭你九族。

  看着国书,刘豫大骂道:“李破军小儿,真是可恶!真是欺人太甚!”

  说着,愤怒的撕掉了书信,暴跳如雷。

  从书信上,就可以看到那个李破军,嚣张跋扈,目无一切的样子。

  “陛下,金国元帅完颜昌到了!”这时一个臣子小心翼翼的说着。

  “原来是完颜昌到了!”刘豫立时露出欣喜之色,总算是安全有了保障“快快,迎接元帅!”

  此时的汴梁有些破败。再也不复北宋时代的繁华,只是汴梁的位置太重要了,处在中原核心位置,是南下进攻宋朝的最佳枢纽。

  此刻,汴梁城门打开,张灯结彩,清水洒路。好似过年一般。

  而皇帝刘豫已经率领着众多臣子,在十里之外,迎接完颜昌。

  太阳已经到了当空,天气变得燥热了起来,只是完颜昌还没有出现,刘豫只感到身上燥热,脸颊上留下了汗水,擦了擦继续等待着。

  直到日昳时,完颜昌才驾到。

  先是在上百杆旗帜。上千亲兵的开路引领之下,负责开道。后面一顶十六匹骏马拉的秀黄车舆,缓缓驶来。在秀龙黄舆后面,则是128名侍卫胯着骏马,腰悬宝剑,护佑两旁。队伍蜿蜒有两万之多。

  “拜见元帅!”立时间。刘豫的率领下,众多的文臣武将,齐刷刷跪倒在地。

  虽然刘豫是皇帝。可是他有自知之明,他只是儿皇帝,能当了皇帝多是靠着完颜昌说话,此时不敢有一丝怠慢,深恐这位金军元帅,生出一丝不悦。

  “起身吧!”马车中传来完颜昌淡淡的声音。

  刘豫轻轻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接到了这位爷。

  回到了汴梁,又是接风洗尘,大摆筵席,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当一切差不多时。刘豫终于问道:“元帅,不知有多少金军,救援我大齐?”

  “这次宋朝是死定了!”完颜昌傲然道。“这次我朝动用了五十万兵马,从中东西三路出击,我负责坐镇汴梁,宗翰负责坐镇济南,而宗辅坐镇京兆府,此次三路出击,意图将金军主力,尽数的歼灭在北方。只要宋军精锐灭亡,那时我军就会趁机南下,渡过长江,直捣杭州,擒拿赵朴,灭掉赵氏最后一条根,那时南北一统,整个天下都是我大金的了,也是你的!”

  “而那时我大金在北方,而大齐在南方,只要大齐赠送足够的银两,我大金可保大齐国国柞永存!”

  完颜昌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而伪齐的臣子们仔细听着,只觉信心百倍,只有一些武将露出了疑惑,似乎有些不信。

  “金国天兵举世无敌,小小的赵朴岂是对手,这次北伐必败无疑,一旦宋军败北,那时趁势出击,可以席卷江南,一统天下!”

  “金军必胜,宋朝打仗那一次胜利过!”

  “可惜,赵朴小儿,不识时务!”

  “宋朝国柞已耗尽,正是我大齐崛起的时刻!”

  在场的文武立时拍起了马屁。

  而完颜昌则是得意洋洋!

  “不好了将军,洛阳附近出现宋军!”这时一个传令兵快速进入,这是八百里加急,只有在危险的情况下,才会出动。而每次出动,都是代表着十万火急,刻不容缓。

  “砰!”完颜昌顿时间,又是愤怒,又是恐惧,挥手将酒杯摔在了桌子上立时间发出清脆的响动。

  而在场的文武立时吓的一个哆嗦,鸦雀无声。

  而此时刘豫却是一缩脖子,心中惶恐不已。

  “奇袭洛阳,这不是找死吗?”完颜昌不屑道“洛阳有我金军三万兵马驻扎,城池险要,防守严密,固如金汤,宋军即便是动用十万兵马,也未必能攻破!”

  “一旦金军屯兵于洛阳,久攻不克,那时我出兵断掉宋军后路,宋军必死无疑!”

  嘴上这样说着,可是完颜昌心中却是恐慌到了极点,脸上的镇定更多是伪装出来的,翻看着军情,惶恐更是无以复加。

  所谓的三万兵马防守,倒是真的,只是战力不怎么样,只能是二流,有防备的情况下,可能守住洛阳,可是出其不意的袭击,则极有可能失守。

  洛阳山河险要,四周险隘众多,洛阳东面是虎牢关,位于荥阳汜水西南十里,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北面是孟津关,孟津关北濒黄河,南依邙岭,有山河作托,关隘便于坚守。形成了以关制河、以河卫关的局势;

  西面是函谷关,函谷关西据三秦,南接秦岭,北塞黄河,是洛阳与西安之间的咽喉;

  伊阙关是荆襄北上洛阳的必经之道,是阻拦荆襄军北进的重要关口;

  东南面的广成关,此关两山夹一川。其东北有长虫山,西南有大马山,自古是通往汝颖的要塞,以防颖州之敌进犯洛阳。再有就是轘辕关,此关为洛阳通往许、陈的捷径要冲,地处鄂岭坂,在太室山和少室山之间,道路险隘,回环盘旋。守往此关,则许、陈方向之敌可难犯洛阳。

  四周山河险要,又处在中原〖中〗央地带,地位重要仅次于汴梁。

  一旦洛阳失守,并控制洛阳附近的城池,将会对金军将是致命的打击。

  那时中路军可与陕西军联合。收复关中;也可北去与王彦的河东义军联合;还可以与东路军联合,进攻汴梁。不论是走哪一步,都是占据了主动权。

  而最为重要的是。在洛阳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军马,是用来西攻陕、汉中,席卷四川的军资。一旦这些军资有损,必然是妨碍金军进一步攻略,这才是最可怕。

  一瞬间,完颜昌身上冒出了冷汗,心中前所未有的恐惧。

  只是脸上依旧带着傲然的笑容,淡淡道:“本帅要出击了,将宋军歼灭在洛阳城下!”

  没有多余的话。完颜昌就离开了宴会,整顿军马,要出击洛阳。

  在完颜昌整顿兵马。打算出击洛阳,将宋军歼灭在洛阳城下时,李破军正站在洛阳城墙上,意气飞扬,兴致勃勃。

  此时,洛阳已经被宋军攻破了。

  人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父母是奴仆出身,而他是奴生子,若是没有意外,一辈子也是当奴仆的料,日后娶上婆娘,过完一辈子,至于建功立业,扬名于万里之外,这距离他太遥远了。

  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他杀人了,被流放到西北,在脸上刺下字,算是刺面军的一员。

  一直在西北厮杀,可能今天喝酒,明天就死了,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直到河东之战开始,他开始追随仪王,成为八字军重要将领之一,他的命运才开始改观。

  当他成为营指挥使时,有些惊讶,没有想到竟然会升官。

  在西北,想要成为营指挥使,多数都得送钱,或是拉关系,或是走后门。而他只是大老粗一个,不会拍马屁,也没有积蓄,脾气也臭,于是一直在底层混着。

  而那次,他没有送钱,没有拉关系,就升任为营指挥使,实际统领的兵力也是远远的超过了营的级别。

  他升官,只因为才能出众!

  在被任命的那一刻,他心中生出阵阵感动,有士为知己而死之感。

  这是他生命真正开始的一刻,之前的岁月都是白活了。

  那一年,他二十三岁!

  之后,他跟随皇上征战,屡立战功,后来更是参加武备学堂学习兵法,眼光、见识等大为提升。

  而这次他更是成为中路军元帅,出襄阳,攻击伪齐中部。

  襄阳极为重要,不容有失,因而主力多是防守,出动攻击的兵马总共才三万多点,相比起东路军,数量太少了。而出击之前,中路军也是以策应东路军为主,扮演着辅兵虚兵的角色。

  只是李破军又岂容自己扮演配角?

  “主军、偏军,这不是以兵马多少来定论,而是以战功而评论,只要我获得泼天大功,我就是这次北伐的主角。岳飞,你很强大,但我也不输于你!”

  “攻陷洛阳,只是开始;接着要歼灭金军主力,那才是大餐!”

  李破军心中说着,又在计划另一个伏击计划。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