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70章东线对峙

第370章东线对峙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尔等退下!”岳飞道。

  在场的将领有些不满,可也只能是退走,毕竟是皇上亲封的元帅,而就连副元帅王守义也是极为尊敬。

  顿时间,营帐内,只剩下元帅岳飞和副元帅王守义。

  “元帅,请出兵一战?”王守义继续道。

  人为一口气,佛位一炷香!

  曾经,李破军与王守义都是一个级别的,只是如今李破军大败金军,取得了洛水大捷,可是他却在这里继续对峙,继续吃闲饭,就觉得有些难受。

  “这一战,有几层胜算?”岳飞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胜算?”王守义思考了许久之后道,“只有五层胜算,若是加上火药武器,勉强六成胜算!”

  “六层胜算?”岳飞点点头,这与他估算的差不多,“只是仅有六层胜算还不够。六层胜算,等于赌博。而我们输不起,一旦输了,将二十万大军葬送在这里,那时我朝将元气大伤,至少五年之内不能轻易北伐。而这一战大败,更是挫伤我朝士气,会造成毁灭性打击,我们输不起。”

  “这一战若是败了,即便是砍了你我一百次,也难以抵消罪过!”

  “我们不能赌,也赌不起!”

  王守义点点头,深表赞同。别看临别前,皇上一副豁达的样子,一副不在乎失败的样子;可谁也知道,输不起,一旦二十万大军尽数覆没,那时只能是划江而治,所谓的收复旧土,北伐中原等,不过是说说而已,再也没有一丝机会!

  王守义道:“可是难道就这样耗着,二十万大军一天消耗多少粮食,再继续僵持下去,国库将会耗尽。那时所不准将会临阵换将,那时你我都是廉颇第二了!”

  廉颇被撤换,后人总是归结于秦国的反间计,归结于赵王的不信任。其实根本原因是僵持来两年,将赵国的家底耗尽,已经支持不下去了。

  最后,可能不会被秦军打死,也会因粮草缺乏而饿死。

  “再继续僵持下去,朝中那些士大夫必然会风言风语,即便是皇上不在乎,我等又岂能不在乎。二十万大军,从训练,给养等。耗费了多少钱粮,难道就是为了这样无所作为吗?”

  王守义道,“六层的胜算有些低了,可是已经足够了。我等必须一战。若是继续对峙下去,士气一散。那时全军不败而败。我等没有选择!”

  “我也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只是即便无法决战,也要出兵杀一番。元帅,我愿意请命率领三万大军,出击金军!”王守义请命道。

  岳飞有些无奈。

  王守义只是副元帅,可是论及威望,论及用兵。丝毫不下于他,若是想要架空他,轻而易举。可是自从两人合伙统帅东路军以来,王守义可谓是恪尽职守,找不到一丝缺点,经常弥补他的一些疏漏。此刻提出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只是打仗是一个整体。三万大军出动,牵连盛大,若是胜利了,是继续前进,还是退守;若是败了。是救援,还是旁观,一旦救援中了埋伏如何……

  只是有些话,王守义说得很对,必须一战了,再对峙下去,对全军士气影响极大,不得不战。

  “此时决战,仅仅是六层胜算,不够,还不够!必须要等到七层胜算,甚至是八层胜算时,才能出城一战。”

  “这一战,我们输不起。若是你我仅仅是一方将领,统帅一两万人,六层胜算,已经够了;可是如今你我皆是二十多万兵马的元帅,必须要七层、八层,甚至是九层才能一战!”岳飞道。“只因为我们输不起!”

  输不起!

  若只是一个将领,统帅数千,上万的大军,可以冒险一战,失败了也不过是一死而已,世人对于战死沙场的武将总是宽容的,哪怕是兵败阵亡,也多是言功不言过;

  可是身为元帅,统帅几十万兵马,却必须要慎之又慎,不管有多么冒险的想法,都必须要压制住,只能是采取稳健作战之法,不容一丝失败。

  一旦失败,几十万大军湮灭,国运为之逆转。

  这就是将军与元帅之别。

  隐约间,岳飞有些羡慕李破军,因为本钱少,可以拼上一把;而他本钱太厚,根本不敢拼!

  “元帅决定何时一战,等到金军向后退去,诱敌深入的那一刻?”岳飞笑了,眼神中闪现出智慧之色。

  “金军诱敌深入的那一刻?”王守义眼睛一亮,隐约间明白了。

  若是继续对峙下去,必然是不胜不败。只是这种对峙不会持久太久,很快会打破,一旦打破对峙,双方军队运动时,战机就来了。

  那时金军就会露出破绽,战机也来了!!

  “还需要多久,给一个准确时间?”王守义道。

  “最长不超过两个月!”

  “两个月,好!我忍了!”王守义深吸了一口气,退出了大帐。

  而岳飞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逼宫”。

  …………

  北伐开始已经三个月了。

  中路军取得了洛水大捷,大快人心;西路军也是一路收复失地,似乎片刻间,就要将金军赶出陕西。

  相比之下,一直给予厚望的东路军,则是战绩惨淡了很多,战线一直维持在淮安已经有三个月之久了,可还未打破僵局。

  这时,一个个谣言也随之传播开来。

  没办法,江南百姓太闲了,闲的蛋疼,于是说三道四不断,用来打发寂寞。

  有的说,岳飞是赵括第二,只会纸上谈兵,具体的指挥打仗根本不行;

  有的说,岳飞胆小怯懦,不敢与金军一战,好似缩头乌龟一般,龟缩在大寨之中;

  有的说,岳飞此战必败,官家必须要换将,才能一举破敌。

  各种各样的谣言,在有心人的运作之下,开始四处传播,传播的越来越广,这些都是岳飞的负面消息。

  一些谣言甚至是传入宫中,被皇上赵朴知道了。

  而此时,一些言官也是纷纷上书,要求督促岳飞快速出兵;而户部的官员也是上书,说着国库没钱了。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打仗,是最花钱的。在北伐开启前,赵朴还觉得国库钱挺多的,正在为如何花钱,保持财政收支平衡,而想着法子;可是在北伐后,处处都是花钱,处处都是哭穷。

  国库的钱,好似流水一般,哗啦啦流走了。

  而这时,主要是运河运送粮草,省下了劳力,方便了许多,不然花钱更多。

  看着一箩筐的奏章,都是骂岳飞,都是驳斥岳飞,赵朴不得不感叹,历史的惯性真是伟大,岳飞的人缘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头疼呀!”

  赵朴的确头疼,在北伐前小日子过得挺好;可在北伐后,奏章多了很多,工作量加大了很多。

  “小月月,给我揉揉脑袋,脑袋变成浆糊了!”

  躺在椅子上,赵朴有种虚脱的感觉。

  而这时一双灵巧的手,按住他的肩膀,开始按摩了起来。

  “陛下,好些了吗?”

  “好些了!”

  “北伐真不是人干得事情,将士们在前线拼命;而我在这里,累个半死,有些人骂个半死!”赵朴唏嘘道。

  “陛下,若是累了,可去看看选秀,那个女子适合,可用来侍寝?”王舞月说道。

  “算了吧!如今就是貂蝉西施,摆到眼前,也没有心情!”赵朴只感觉到心很累。

  “江南很少战争,百姓承受力较差,此时前线刚刚是僵局,就有些人说三道四,若是大败一场,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篓子。”

  “北伐是什么?北伐是割掉金国的命,女真人不拼命才怪!短暂的对峙算什么,我就连东路军大败,全军覆没的心理准备都有了!”

  “真以为,北伐是下棋,真以为北伐是玩乐!江南人,太不把北伐当一回事了!”

  “陛下……”一时间,王舞月不知该如何是好。

  “打仗是什么,打仗本身就是一场赌博。没有谁敢说有必胜的把握,便是绝世名将,用有十倍优势,也不敢如此狂妄。”

  “这次,我方有底牌,主要是强大的火药武器;金军也有底牌,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有到了战斗打响后,才可能知道,谁都不知道金军会出动什么杀手锏?”

  “这次北伐,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已经做好了几万,甚至是十几万大军被金军歼灭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打长江防御战的准备。我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可是那些人却妄想着一战而灭了金国,真以为金军是纸糊的!”

  “运气好,打了一场洛水大捷,说不定西线,或是东线,又是一场大败仗!”

  “为将者,尽量做足准备,尽量不要让运气左右成败罢了,就可以了。胜算太大,或是胜算太小,往往都打不开,感觉差不多可以一战了。而这次岳飞、王守义率军,与宗翰大军对峙,显然是觉得胜算不大,胜利有些渺茫,才坚守营寨不出。而这些人,不懂军事却瞎参合,混账不混账!真以为打仗是小孩子过家家。”

  ps:感谢一代刁哥投了1张月票,光耀晨曦投了1张更新票,光耀晨曦投了1张评价票r74打赏588起点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