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73章殿试

第373章殿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个国家的衰亡,首先起源于教育的衰败,接着是吏治的衰败,终于国防的衰败。教育是最为廉价的国防,一国强盛唯有教育,一国衰亡唯有教育。教育得当与否,关系国家百年兴败!”

  在大殿上,今天正是殿试的日子。

  只是没有率先开场考试,而是赵朴激情的演讲了起来。

  殿试,在众多大臣眼中,似乎极为重要,可是在赵朴眼中,极为不重要。

  这年头考进士,可比后世高考难度更大。

  能从千军万马中,杀入殿试的,没有一个废物,废物也进不了大殿。进行考试,选出状元、榜样、探花,除了获得虚名之外,其他意义不大。

  此刻,赵朴对殿试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洗脑。

  比起考试来说,洗脑更为重要。

  马克思说过,劳动人民创造历史,却是忘了说知识精英们引导劳动人民创造历史。决定一个社会发展趋势的,绝对一国强盛的,不是所谓的劳动人民,而是知识精英。

  在历史的一次次变革中,劳动人民更多是扮演着炮灰、替罪羊、被剥削者的角色。

  而知识精英们,则是引领着时代发展,国家强盛,也可能剥削着劳动人民,更在某种情况下,出卖着国家利益。

  对知识精英的洗脑,很是重要。

  洗脑,要从早到晚,在一些关键场合更是如此。

  历史一次次证明,明君的口才、演讲,超过才略、决断。

  一位伟大的明君,不在于文韬武略,而在于用强大的口才,形成强烈的人格魅力,将一大批知识精英汇聚在身边,抛头颅洒热血,九死而心未悔。

  沉默是金。大错特错。

  “我朝为何败于金国,差些灭国,源于教育的失败。我朝文风鼎盛,文人辈出。奈何武将凋零,堂堂一个汴梁保卫战,连一个合适的武将都找不到,只能文臣能上阵,丢不丢人!”赵朴看向了李纲,脸上有些悲哀。

  李纲神情激动,皇上还是记得他的。

  “科举为国取士,自然要取于国有用之才了。何为有用之才,国家需要什么人才,士子们就学什么!”

  在场的大臣。考生们点点头,表示赞同。

  “圣人之学乃是为了出仕,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很重要,但是仅仅是都圣人之学是不够的。孔圣人威名远播万载,圣学远扬于万古。奈何还是救不了自己的祖国鲁国,只能是坐视鲁国被灭!”

  “而我朝文风鼎盛,却差些亡国于女真,究其根源,乃是天下士子所学无用于国,其败就源于教育!我朝士子何止百万,女真全族之数不过如此。若士大夫人人苦练武艺,熟读兵法,岂能容契丹、女真等胡虏猖獗?”

  “陛下,我等是读书人,岂能从事这等粗鄙之事。这些事情,自然有武将!”这时。一个文臣似乎有些不服气,上前说道。

  赵朴摇了摇头:“天下之利,我皇室占据其三,士大夫占据其五,农人商人占据其二。天下之利。大头在于我皇室与士大夫。故而,太祖才说,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不仅是共治,更是共享天下之利!”

  “如今乱世,士大夫不保卫,谁来保卫?难道指望农夫吗?谁当皇帝,农夫都是种田纳粮。说一句不中听的话,那一天,我大宋亡了,被女真攻破了。那时农夫还是种地,还是食不果腹,难道能指望他们保卫江山吗?”

  那个文臣立时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保江山,靠的的是武将拼命,文臣保证粮草,根农夫一毛钱不沾。

  “若士大夫为天下兴而学,则天下兴;士大夫所学无益于天下,则天下亡!教育成败关系国家兴旺。我朝差些亡国,就是士大夫所学无用!”说着,赵朴感叹道,“当年王安石变法,或是青苗法,或是募役法,或是保马法,一连串,变得太多了,贪多嚼不烂,事情干多了,什么事情也干不好。若是王安石等静下心来,只是改革教育,改革太学,让百万士子多学一点耍大刀、射箭、砍人的本事,不做文士改当武士,科举也考射箭、考兵法、考砍人的本事,契丹人、西夏人、女真人早杀光光了!”

  在场的大臣、考生,面面相觑,皇上的话已经很明确了。大宋实行的是,皇上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最后大宋差些亡了,归根结底,就是百万士子无用!

  一时间,气氛尴尬了起来。

  满朝大臣都沉默不语,说都不说话,事实胜于雄辩,宋朝实行皇上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此时差些把天下治亡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总比不能说皇上无用吧!

  这时,赵鼎开口道:“陛下,大宋差些亡国,与我等士大夫无关,是六贼贪婪,武将无能。”

  赵朴冷冷道:“武将无能,为何士大夫不去打呢?士大夫,包括两种,一种是文士,一种是武士。与其在青楼泡妞把妹的时间,不如多练练射箭,砍人的功夫,只要百万士大夫齐心血武艺,努力学砍人的技术,契丹、西夏、女真早灭了!”

  “朕,为何要多次想要关闭青楼,就是觉得士大夫与其在青楼泡妞把妹,不如节省下时间学射箭,学砍人。若是真那样,金国何愁不灭!”

  “不要指责武将无能,与其指责他人,不如自己多学习。就好似朕,本身也是一个读书人,连刀都没有摸过,可是自从女真南侵以来,朕开始学习射箭,开始学习砍人的技巧,就这样在河东大败金军,在扬州击溃了金军一部,更是取得襄阳保卫战胜利!学习没有迟到,什么时候学习都不迟,就怕为人懒惰,懒得学习!”

  说着说着,就有些跑题了。

  不过跑题了,也不要紧;他是皇上,更重要是他是今天殿试的考官。而身为考生们,最为重要的不是写好文章,而是揣摩皇上的心意。

  似乎觉说得差不多了,似乎嘴巴有些发干,赵朴停下了话头,说道:“今天的殿试题目为‘君子不器’!”

  君子不器!

  君子不器!

  君子不器!

  殿试的考生仔细回想着这四个字,久久难以下笔。

  在场的考生,都是精英,对于论云更是倒背如流,对于其中的解释,透彻三分。只是倒背如流也罢,透彻三分也罢,得不到皇上的认可,都是白搭,又联想着皇上刚才说得话,思维不断扩散延展开来。

  许久之后,才有一人动手写了起来!

  接着,又有人开始写。

  渐渐的大殿内,只剩下刷刷刷的写字声。

  而此刻,赵朴却开始走神,开始神飘万里之外。

  …………

  殿试结束了。

  而一张张卷子,也是落在了赵朴的案头上。

  而此时赵朴则是兴致勃勃的翻看着,心情愉悦到了极点,这些考生中,可能诞生苏东坡之流的文人,可能诞生辛弃疾这样的国士,可能诞生王安石、张居正这样的时代伟人。

  只是在伟大又如何才,此刻摆在案头上,尽情的由他蹂躏,一言决生死,一言决成败。

  这就是皇上的待遇吧!

  这些试卷不过七十份,打开试卷,赵朴仔细的检查着,觉得内容差不多,这些殿试的考生挺上道的。

  试卷的内容,多是迎合他的心意,或是贬低青楼,或是提倡士子学武,或是积极抗金等。

  当翻阅完毕后,赵朴从中挑出六份最合心意的试卷,算是前六名吧!

  只是,第一名该如何确定!

  这可是一个极为重视名利的时代!

  第一名,不叫第一名,而叫状元;第二名,不叫第二名,叫榜样;第三名不叫第三名,叫探花。

  赵朴眼中,第一名与第六名差不多,可是在读书人眼中,第一名与第六名差距好似天地。

  “该如何确定!”

  一时间,赵朴有些难以取舍。

  “内卫何在?”

  “去,调查一下,这些人的资料!”

  “是!”

  随着赵朴的命令,内卫快速出动,去调查六个人的人生经历。

  既然水平差不多,那就家境贫寒者居先;既然水平差不多,那就北方人居先;既然水平差不多,那年纪中等的居先…………一个个标准已经在赵朴心中设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