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90章富平之战 二 ——骂阵

第390章富平之战 二 ——骂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张浚下了战书,可是宗弼没有回信,就这样石沉大海了。

  张俊又是连续下了战书,战书中语气多有侮辱之处,话语极为难听,试图用激将法,激怒宗弼,使宗弼愤然出动大军,决一死战。

  只可惜,他小瞧了宗弼。

  宗弼,乃是金兀术,是金国年青一代的顶尖人才。

  可能军事不及二哥宗望,也不及宗翰,可是论及心性却是远远超过了这两位。哪里会被战书中的语言挑动,仓惶出战。

  宗弼只是随意一笑,又将战书丢在火盆中烧掉了。

  打仗,不求意气之争,只求胜利。

  “可恶,宗弼太不要脸了,堂堂元帅,竟然不接招!”张浚很是愤怒,连连写了十几分信,可是金兀术一封信也没有回,似乎有些不屑。这让张浚怒气冲天

  “想要拒战,你能忍住,不知手下众将能不能忍住?”

  次日,在金军大营面前,几十个宋军战士开始骂阵。

  “金兀术小儿,胆小如鼠!”

  “金兀术小儿,你的爹妈是乌龟吗?缩在龟壳内,为何动也不动一下!”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当年你爹,你二哥,何等英雄了得,为何生下了你这个脓包废物!”

  “金兀术,想当年你二哥宗望是何等英雄了得,三千铁骑纵横天下,为何有你这个脓包弟弟。三万兵马,为何动弹一下也不敢。我家元帅说了,你若是胆小,可以拒绝会战,小玩一下,五千大军对决如何?”

  “金兀术小儿,男人要有骨气,不要学小娘们,磨磨蹭蹭!”

  “金兀术小儿。你老爹被害死了,你也忍受了;你二哥被人活活害死了,你也忍受了;皇帝位置被人夺走了,也是忍了。真是缩头乌龟一个!”

  “可怜呀。金兀术小儿,用兵太烂,三万金军就要死在了西北!”

  “可惜呀,完颜娄室何等英雄来哦的,只可惜被宗弼小儿忌惮,免去了兵权,金军战斗力越来越差了!”

  叫骂的士兵骂得越来越难听,其中不乏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将子虚乌有事情扩大化。

  宗翰一开始比较淡定。可是渐渐的忍受不住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舅舅不可忍!

  宗翰听的发怒,有种冲出去拼命的*,使劲的拍着桌子,最后还是忍受了下来。

  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温而致战。

  不要为愤怒左右情绪,不要因为愤怒而仓惶出兵,这是取败之道。

  胜利之师,先具备必胜的条件,然后再交战;失败之军,总是先同敌人交战,然后期求从苦战中侥幸取胜。

  至少现在。金军不具备胜利的可能。

  二十万宋军,可不是土鸡瓦狗,战力极为强大,仓惶出兵,除了战败,除了自取其辱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想骂就骂吧,你骂得痛快,我就杀得痛快!”

  宗弼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在愤怒,心静如水。冷漠中杀意在不断的酝酿、积累,直到最后毁灭一切。

  连续骂了三天,金军大营还是毫无动静,此时的宗翰好似死人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张浚也是暗暗惊奇,原本还对宗弼有些看不起,可是渐渐生出敬佩之心。这个金兀术,倒是沉得住气,骂了三天,难听话说了很多,换做一般将领早就出来冲杀了,可这位倒是好,还是安稳坐在哪里,把凭别的,就凭这一条也值得敬佩。

  只是金兀术沉得住气,并不代表诸多将领也沉得住气。

  打仗就是如此,将领要听从元帅的命令,可很多时将领们的意见也左右着元帅的决定。

  此刻金军大营已经躁动了起来,将领们愤怒连连,一个个要出营一战,渐渐的连金兀术也有些压制不住了。

  只要再加上一把火候,整个金军的怒火就会再度燃烧起来。

  “来人,拿礼物送给宗弼!”

  张浚神色中有一丝嘲讽。

  …………

  此时,金军差些炸开窝,所幸的是宗翰威望高,又劝说看一番,终于将众将的情绪安抚了下来。

  但是,宗翰也知道,众将愤怒已经达到了极致,稍微一点火苗,就会爆炸。

  战争要求理智,可是很多时刻却难以理智。

  战争很多时刻,不是在理智的情形下发动的,更多是一时热血,一时冲动,于是大战爆发了。

  一战如此,二战如此,此刻的宋金之战也是如此。

  金军将领多数是大老粗,上战场拼杀可以,可是理智思考,控制愤怒,就差了很多。他们可不管双方的实力对比,不管胜算有多大,只求出去厮杀一场,很多的将领早已尽被富贵掏空了身子,战力下滑的厉害,可是依旧沉浸在“女真不满万,忙万不可敌”的神话中,对于宋军心存蔑视,觉得元帅太保守了。

  “元帅,宋军元帅张浚送来了一件礼物!”这时,一个宋军亲兵禀报道。

  “礼物,拿进来!”

  礼物是一个方方的盒子,包扎得很是整齐,只是不知什么礼物!

  宗弼道:“打开盒子!”

  “不可,小心有诈!”一个侍从提醒道。

  宗弼点点头。

  侍从在几米之外,打开了盒子。

  “吱吱!”

  一声清脆响声中,一个毛茸茸,黑乎乎的动物钻了出来,惊恐的看着四周,然后快速的逃窜而去。只可惜被笼子限制,想要逃走也是逃不掉,反而是撞击在笼子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动声。

  “老鼠!竟然送本帅老鼠!”

  宗弼怒道。

  张浚送的礼物,竟然是老鼠!

  意思是讽刺,宗弼胆小如鼠,躲在笼子里不敢出战。

  宗弼愤怒了,拔出宝剑,奋力一劈,立时间一道寒光闪过,笼子被切位两半,老鼠也被切为两半。

  “元帅出战吧,末将忍受不住了!”

  “元帅出战吧,即便是砍了末将,末将也要血战一番!”

  “张浚欺人太甚,不杀他难以平我心中怒火!”

  “杀杀杀,杀光宋军!”

  立时间,众将再也忍受不住了,纷纷请战,杀意奔腾。

  “哼!”宗弼骂道,“打仗一定是要打的,但不是现在。至少要等娄室将军到了,那时再打。此时出战,若是输了,砍了你们脑壳,也难以弥补罪过!洛水大败,辽东大败,不久前,徐州也丢了。此刻,宋军正在挺进山东,我们输不起。这一战若是输了,陕西之地,尽数丢失,河东也危险了。”

  “现在需要等,需要忍受,不求义气之争,只求最后胜利。张浚不过是一个书生,书生百无一用,就会骂人,骂人能骂死我金军吗!骂又不疼,烂了喉咙,金军想要骂,那就让他们骂吧!宋人现在骂人,我们未来就砍人!”

  连番的劝说之下,总算是安抚下金军将领了,可是躁动依旧存在,而且不断在积蓄,好似沉默的火山一般,默默的等待着最后爆发,毁天灭地的一幕。

  “又忍受住了!”张浚冷笑着,“那我就再送你一个礼物!”

  不久之后,金军大营再度受到了礼物。

  打开礼盒之后,只见是一套女人衣服。这是一件素白色的女式长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清雅不失华贵。

  只是这一回,宗弼没有愤怒,冷笑道:“张浚,你骂我连女人都不如;那我便骂你,连畜生都不如,你会骂人,我又岂不会骂人!”

  宗弼开始反击,反击手段有些狠辣。

  ps:猜一猜,金兀术会如何反击!

  ps:

  最近更新慢,主要是构思情节,有趣些,免去脑残片段。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