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96章富平之战 七 ——骑兵对决

第396章富平之战 七 ——骑兵对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雨在下,决战在继续。

  到了这一刻,不会因为下雨而停歇,也不会因为死亡而停歇,只会继续激战,直到拼杀出胜负的那一刻。

  铁骑洪流正在聚集,在风雨中杀声震天,惨烈的拼杀着。

  刘琦穿着金甲,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在侍卫拥蔟下冲锋着,眼神中正闪着兴奋。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在西北军更是如此,往往是一路军,多是相邻亲党。

  在富平会战中,共聚集了五路宋军,而兄长刘锡率领着泾原路宋军,主要迎击金军左路军。而此时兄长刘锡正在后方指挥全军,而冲阵的任务也是由他这弟弟负责。

  此刻,在战场上厮杀,刘琦没有恐惧,只有浓郁的兴奋。

  刘琦提着长刀,策马缓缓向前,战马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慢走数百丈之后,战马开始徐徐加速起来,马蹄轰隆隆的敲击着地面,天际之间,响起了隆隆轰鸣。

  地面开始颤动起来,庞大的骑阵仿佛来自地狱的幽涛,挟裹着踏碎一切的威势,如天崩地裂,如惊涛拍岸,向着飞速而来的女真铁骑迎面而去。无人退缩、无人畏惧,有的只是坚韧无比的狂热和那种视死如归的杀意。

  近了,越来越近了!

  对面的宗弼,瞧见了宋军骑军的气势,整个人露出一股豪气,豪情在熊熊燃烧,灼热了他的灵魂,血在燃烧。

  杀过去,冲垮他们,建立不世功业,让我的族人好好看看,长刀在手,天下我有!

  最前面的一排骑兵将直指虚空的长矛压了下来,几百支锋利的长矛刺碎了冷冽的朔风。形成一片,刺杀先了敌人。

  后几排骑兵将手中的斩马刀高举过顶,锋利的冷辉令,闪烁着凄冷的光芒。

  一瞬之间。双方的骑兵交锋在了一起。

  宗弼的眼眸中,闪现着杀意,锁定了刘琦,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将是兵的胆,一支强军,往往是骑将身先士卒,将军到了哪里,铁骑就紧紧跟随,犹如剑锋。只有斩杀了这个宋将,才能获胜。

  而此时。刘琦也锁定了宗弼,要杀死这个金军将领,只有杀了他,才能显示出赫赫战功。

  杀死他……

  刘琦在毫不犹豫的放缓了马速,让身后的铁骑越过去向前冲杀。他的眼睛,仍然一动不动的盯住宗弼;

  而宗弼也是放缓了战马速度,虽然战马仍然快速奔跑,可是身后的骑卫已如流星一般飞出,挡在了他的身前,狠狠的撞击向了宋军骑军。

  刘琦的眼眸仍然死死盯着了宗弼,突然大喝一声。勒马扬鞭,长刀狠狠一扬,如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速旋斩过去。

  宗弼置身这万千人之中,眼中猩红,眼见刘琦杀来,发出一声冷笑。长刀迎面上去。

  “杀!”

  宗弼大吼一声,手中手中长刀狠狠斩落。

  “杀!”

  刘琦也挥刀砍杀着。

  “当啷!”

  兵器发出剧烈的轰鸣声,俩人初次交锋。

  而身后的骑兵也是碰撞在了一起。

  锵……两马相交,二人各自前奔,战刀发出巨大的声音。随即,二人又迅速的分开,各自如猛虎一般冲入地方的骑阵。

  “可惜……”

  刘琦再回头要去寻宗弼的踪迹时,发现对方已经带着一支骑军如饿虎扑羊一般扎入自己的后队,刘琦咬咬牙,满是遗憾的提刀继续放马冲刺,身为骑军,从来是有进无退。

  刘琦心中在咆哮,在呐喊。

  两支飞快移动的骑兵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不管是宋军铁骑,还是女真骑兵,前排的骑士都如断线风筝一般被撞飞,纷纷落马在地,发出凄厉的大吼,可是迅速被更热血的喊杀压下去,长刀和长矛劈砍、前刺,血气迅速蔓延开来。

  两股黑影狠狠的粘在了一起,战马在咆哮,战士在怒吼,有人被毫不犹豫的斩落下马,更多人拿着武器,疯狂的砍杀,谁也不肯后退,那巨大的铁流,犹如两股巨大的骇浪,在甫一接触之后,再也找不出任何缝隙。

  无数人在雨水中拼杀,两股骑军陷入胶着的状态,谁也不能撕开一条口子,而在马力用尽之后,双方更是陷入了僵局,七八万人在这方圆数里的相互厮杀,无数人倒下,更多人刀枪相向,阴霾的天空之下,血光浮现。

  宋军军阵之中,刘锡的全力关注着战局。

  身后的将领道:“,将军,是不是出动步兵上前增援?”

  刘锡沉吟了一下:“再等等,不急。”

  战局足足胶着了半个时辰,厮杀声仍然没有停顿,谁也不肯相让一步,这些筋疲力尽的骑军,都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耐性。

  而这时候,在后压阵的金军将领韩常终于忍耐不住了,他按住了刀,大吼一声:“杀!”

  韩常率领着剩余的金军铁骑冲击而去。

  刘锡的眼眸通红,看着金军一有动静,立即扶住了马鬓,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长刀,高呼一声:“杀!”

  “杀!”

  剩余的宋军步兵也是冲击而去,以弧形的方向朝女真援军奔杀而去。

  刘锡、刘琦率领的左路军泾原路四万宋军,与宗弼,韩常率领的三万金军又一次搅在了一起。

  宗弼没有预料到,这股宋军竟如此顽强,这一会踢到了铁板一样,居然是相持不下。

  雨水这股,已经不知倒下了多少尸首,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发出悲鸣,战斗仍在继续,刘琦带着一队亲卫,全身已被染红,左肩上也已经血流如注,可是置身于此,只有疯狂砍杀,再无其他,每一下砍杀,都带来一道血雨。

  “小心!”

  刘琦斩杀一个女真人,身后爆发出一身大喝,已看到一名用身子挡住了刺杀而下的长矛。这一矛,本该扎入刘琦的腹背,正是那侍卫舍身忘死的用血肉之躯去抵挡,才得以幸免。

  也不知是悲痛还是憎恨,更或是两者都有,刘琦勒着马,继续疯狂的冲杀着。

  长时间的冲杀,刀刃已经卷了,动作也不在干净利落,可是杀伐依旧。

  杀戮,才刚刚开始!

  一些失去战马的骑兵,开始当作步兵一般作战,悲壮而惨烈。

  一旦战损到一定程度,必然会有一方溃退,可是这两支军马都在坚持着,比拼着耐力与勇气,坚信敌人最先坚持不住,坚信敌人最先溃败。

  没有一个人选择溃逃,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杀戮。

  杀死他们,才能活下去,杀死他们,才能建立勋。

  “杀!”

  双方都杀红了眼睛。

  “杀!”

  宗弼已经筋疲力竭,他的手上染满了鲜血,坐下的战马也已经替换,带着一队骑卫,他的脸上杀气腾腾,整个人宛如恶煞临世。

  宗弼心中不住惊讶,从前与敌人骑军交战,只要放马一冲,或许还可以抵挡一阵,可是一旦伤亡到了一定程度,便如鸟兽一般开始溃散,女真人所向披靡,往往都是用瞬间的爆发力将对方冲垮,可是现在面前这些宋军骑军,这种战明显失去了效用,而骑军一旦陷入了僵局,女真铁骑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宋军,再也不是过去那样虚弱,只要几百金军骑兵,就可击败上万宋军!

  这么打下去,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女真人和宋军都是损失惨重,那地上的横尸已经无数。

  这个时候,甚至连队形都顾及不上了,到处都是混战的人群,厮杀低吼。

  只是此刻,即便是两败俱伤,也要继续拼杀下。

  正如两头猛虎相争,任何一头猛虎若是胆怯,想要脱身离开,只会得无比凄惨。

  正在鏖战火热之时,后面的宋军增援而来。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