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00章你可知罪

第400章你可知罪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人才难得,用好人才,更是难得。

  由于赵朴用人不当,变法中、北伐中,出现了很多问题,而张浚就是不幸之一。

  张浚若是为地方官,绝对是一方优秀官吏,只可惜被他送到了西北,当了西北军元帅,结果出现了问题。张浚犯下错误,他难辞其咎。

  “下旨,明日召见张浚!”

  赵朴轻轻虚了一口气,说道。

  张浚回到杭州,已经一个月之久了,也该召见了。

  …………

  回到杭州,已经一月之久了。

  在忐忑不安中,张浚静静的等待,心中惶恐不安,不知未来的命运是什么,不过丞相的位置是要离开了,要过贬官的生活了!

  富平之战败北,不管是千般理由,万般原因,他难辞其咎。

  此刻,张浚只能是四处找关系,四处寻找人求情。可是寻找了一番之后,却发觉没有一人愿意帮助他。

  官场如战场,甚至是比战场还残酷。

  落井下石者,多之又多;雪中送炭者,少之又少。

  所谓的人情,在一些大事情面前,脆弱不堪。

  张浚茫然了,失落了,有些不知所以然,静静等待皇上的裁决。终于宫中传来了消息,皇上要召见他,在讲武殿内。

  “宣张浚上殿!”一个小太监道。

  “微臣领旨!”

  在战战兢兢中,张浚走入了大殿内。

  讲武殿,没有奢华的摆设,有的只是粗矿,豪放。而在上方,正坐着年青的皇帝陛下赵朴,两年不见了,这位皇帝陛下开始蓄起了胡须。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蓄胡子。能带给人威严,减少年纪太轻,带来的轻视之感。

  赵朴最大的资本,就是年纪小。有足够的时间修生养息,积蓄国力,熬死一个个敌人,取得最后胜利;可是年纪太轻,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年纪小,给大臣们轻视之感,觉得这位皇帝好欺负。

  在赵朴刚刚登基的那些岁月中,一些臣子专门与赵朴打擂台,专门与赵朴作对。就是心存轻视,想要借此架空皇帝。

  毕竟权力是有限的,皇上的权力太大,臣子的权力就会相对减少。

  为了夺权,最好压制皇上。

  只可惜。赵朴可不甘心当崇祯,岂能将一系权力交出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交锋。最后在一系列拼杀之后,君臣权力之间,总算是达到了相对的平衡。

  而那以后,赵朴开始蓄胡子,装深沉!

  眼角余光扫过。张浚觉得这位皇上更加深不可测。

  若说两年前,这位皇上是一把宝剑,锋芒毕露,给人凌厉难以匹敌之感;而此刻皇上,好似高山,好似大海。给人高深莫测之感。

  皇上成熟了很多,张浚心中默默道。

  “赐坐!”皇上开口了,只有冷冰冰的两个字。

  “微臣谢恩!”

  张浚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微微端坐在那里。

  赵朴仔细观察着张浚。

  面相。是一个人的年轮,观察面相,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本质。

  此刻的张浚,眼神有些憔悴,显然被战败折磨得不轻;而身上还更是带有风尘仆仆的气息,好似疲劳至极;而张俊身上,有种文人气质外还多了一丝丝武将的英气。

  在未见张浚时,赵朴对张浚心怀怨念,恨死了他,有种砍人的冲动;只是见到张浚后,心中砍人的冲动,消失了。脑海中,只是闪现出八个字,“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一丝同情之感,在赵朴心中升起。

  他与张俊本身都是同一类人。

  张俊善于纸上谈兵,在大名府登基时,就跟随在身边,谈论兵法,谈论军政,多有独到之处,这也是赵朴将张俊放到西北的原因,试看满朝文武,舍他取谁?

  善于战略,善于谋划,却是短于实战,对于战术。

  在大的整体上,能够较好的把握,可是在细节操作上,却有太多的不足。

  这与他很相似,赵朴本质上也是纸上谈兵,大的战略把握上还可以,可是实际操作上,却是弊端不断。就好似这次四路北伐,计划一次次与实际脱钩。

  赵朴计划中,中路军出击汴梁,主要是牵制为主;东路军兵马最多,主要是夺取徐州,青州等地,消灭金军一部分主力;而西路军主要是固守为主,牵制一部分金军;而海路上,则是有些围魏救赵的色彩。

  这可惜,到了实战中,本来是偏师的中路军,打的最为出彩,盖过了其他军队;而寄予厚望的东路军,除了赶路,就是对峙,磨磨蹭蹭了一年多,最后追击,也是战果惨淡;而西路军原本防守为主,结果却变成了主动进攻,损失惨重。

  而海路,主要是围魏救赵,骚扰打击为主,结果却变成了大会战。

  总之,实际作战与计划大大脱钩,所幸的是脱钩厉害,可目标实行了。

  “张浚,你可知罪!”

  突然,赵朴喝道,神情有些狰狞,表情很是愤怒,可心中却是平静至极。

  这就是皇帝的表演艺术,在很愤怒时,心情却很平静;在很平静时,却心中很是愤怒。皇帝讲究息怒不形于色,实质上就是喜怒无常,使世人把握不住节奏。

  “微臣,知罪!”

  张浚起身跪倒在地,忐忑不安的心情,总算是放了下来。

  皇上嘴上骂人,总胜过嘴上不骂,记在心中。

  “可写了请罪折子?”

  “微臣已经写了,已经上交了三分!”

  “嗯!”赵朴点了点头,对一旁的太监道:“给朕找出来!”

  太监连忙下去,在箩筐中,开始寻找。

  折子太多了,数量多的,根本批阅不过来。尽管有内阁负责处理一大部分,可数量依旧不少。有些不重要的,赵朴根本没有翻看。而张俊三份请罪折子,赵朴也没有看。

  不久之后,太监寻来了三份折子,正是张俊请罪的折子。

  张俊依旧跪着,而赵朴开始翻看起了请罪折子。

  请罪折子,写的很有文采,可是废话也很多。

  很有文采,因为这是风采出众的散文;可是废话也很多,主要是赵朴是皇帝,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阅读散文。有限的时间,必须做出最大的工作量。

  因而朝中大臣,多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力求简洁明了。

  可是,张浚显然在地方当元帅时间长了,还没有习惯京城官员的节奏,请罪折子,写成了华美散文,好看倒是好看,可是废话也不少。

  第一份请罪折子,主要是详细讲述作战过程,讲述兵败缘由,还有西北军各个派系之间复杂的关系。文中没有一个请罪的字眼,也没有点出罪在西北派系众多,难以合作,导致兵败,却给人以清晰的视角,还原出了战场一丝面貌。

  第二份请罪折子,主要是讲述自身缺点,多是指责自身不足,如志大才疏,轻敌冒进等等。因为自我指责太多了,反倒是给人诚恳之感,赵朴不好意思再指责了。

  第三份请罪折子,主要是以退为进,请求陛下严惩,以振军纪。

  三份折子,将赵朴想要说得话,都已经说了出来,再说也没有意义了。

  赵朴心情复杂,心中闪出一丝狰狞,果然混官场的,没有一个简单的角色,都说古人纯朴。纯朴个屁,至少张浚就一点也不淳朴。

  可想想也对,混官场的,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省油的灯,也混不了官场!

  张浚比不是知罪吗?那就继续跪着吧!

  一个将无能,累死三军。一个将军,可以为错误找出无数理由,但是再多的理由,也回避不了错误。

  多跪一会,算是为死难的将士恕罪吧!

  ps:

  晚上还有一更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