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11章金国的争论

第411章金国的争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死去的人,是幸福的,没有尔虞我诈;可是活着的,却是悲剧的,继续在相互残杀。

  此刻在会宁城,金国首都,正在狩猎。

  纵马飞奔,弓马骑射,射杀着远方的一个个猎物。兔子、麋鹿、野山羊、野狼等,疯狂的逃窜着,只可惜围猎的女真骑士太多了,从四面合围而来,根本没有一丝缝隙可言。

  在挣扎中,被射杀,成了围猎的战利品。

  在夜幕下,篝火燃烧,吃着美食,加着佐料,一道道香气扑鼻而来,而此时喝着美酒,又有美酒相伴,真是美好的生活。

  而在一个大帐内,在尽情的狂欢之后,各个金国重臣汇聚在一起,讨论着国家大事。

  而大帐内,文臣武将鲜明的化为两个派别,一个是宗磐为首的议和派,一个是以宗翰为首的主战派。

  而端坐在中央,高高在上的则是大金皇帝吴乞买。

  “父皇,如今小儿赵朴兵势越发强盛,早已不是几年前,,如今的宋军,战力虽然远远不如我朝,奈何宋军人数太多了,创敌一千自伤八百,我女真军,越大越少,这样的仗不能再打了。”

  “先是丢失了山东,又是河南岌岌可危。富平之战,我军重创了宋军,奈何那只是西北军,只是宋朝的二流部队,远远不是赵朴的嫡系亲军八字军。富平之战,我朝胜了,可也是惨胜。西北保持均势尚可,若是进取则不足!”

  “而我朝这些年,连续征战,缴获的战利品越来越少,辽东的牧场,田地多数荒芜,只能是由妇人照料。前些年,河北大旱,粮食减产。一些汉人趁机作乱…………”

  宗磐说着,如今的金国局势,脸上带着浓重的担忧。

  “汉人说过,打江山容易。守江山更难。我朝靠着铁骑强横,已经打下了万万里江山,足够女真儿郎繁衍生息;如今不应该对宋朝妄动刀兵,此举取胜极难,只会耗尽我朝粮草、人丁。为今之计,唯有修生养息,积蓄民力,然后徐图灭宋!”

  吴乞买点点头,深表赞同。

  如今的大金,可不是十几年前的情形了!

  十几年前。人口二十多万,骑兵三五万,那时兵精将勇,不需要筹备太多粮草,也不需要处理太多政务。只要是挥动着马儿,南下攻击辽军就可以。那时没有粮食,抢劫敌人的;没有兵器,抢劫敌人的;没有兵源,从敌人中补给。

  总之,只要是打胜了,一切都会有的。

  如今可不同了。兵马多了,粮食准备也要多;地盘大了,需要仔细管理,不然会出乱子;打仗,也不能脑子一热,就冲杀向前。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吴乞买深有体会,此刻止住兵戈,休养生息,积蓄民力,恢复女真的人口数量。尤其是男丁数很重要。他也倾向于议和,只可惜议和可不容易!

  “陛下,万万不可!”宗翰反对道,“议和,我大金有资格吗?当年攻克汴梁,我朝将宋朝宗室掳走,皇室子女或是沦为娼妓,或是发配给军中将士;而一些皇子亲王,多是饿死困死;宋徽宗、宋钦宗更是受到千般侮辱。我女真与宋朝有血海深仇,如何议和,是将宋朝两位皇帝送回去,将被掳走的宗室送回去,还是将我等的脑袋送给赵朴小儿赔礼?”

  完颜希尹也开口道:“宋徽宗、宋钦宗被我朝俘虏,看似低眉顺眼,顺从至极,好似哈巴狗一般乖巧。见着我金人,好似儿子见到爹一般亲。可是一旦脱落牢笼,一旦脱困,回到宋朝,必然血腥报复。陛下,难道忘了吗?当初勾践被吴国打败,甘愿为马夫,甘愿吃粪便,甘愿让老婆为吴王侍寝,可是在脱困之后,十年生聚,十年练兵,一朝灭了吴国,杀得吴国鸡犬不留。陛下要当吴王吗?”

  吴乞买点点头,血海深仇,想要议和还真难!

  攻破汴梁,对宋朝的侮辱太重了。

  这种仇恨,只有血债血偿。可能一时能力不足,会隐忍下去;可是一旦能力足够,铁定会血腥报复。

  “不议和,我女真可有出路?”

  宗磐嘲笑道,“宋军占据了山东,又是与高丽结盟,威胁着我朝的幽云,辽东等腹心地带。我金国精兵,是困守在家中,防御宋朝进攻,还是率兵出击,打破宋人的包围圈?我们能攻破西北要塞,入侵四川吗?能攻破固如金汤的襄阳吗?能打破山东坚固的堡垒吗?还是能打破宋军海军封锁?既然打不胜,为何要打!只会白白牺牲我女真儿郎!”

  “宋朝赵朴小儿最为狡诈,他时常对将领们说,与我女真对决,不追求收复了多少土地,不追求大捷,只追求集小胜为大胜,不断消耗我女真男丁。他时常说,得一地不如灭一师,只要将我女真男丁尽数消耗在战场上,那时我朝即便是有万里江山,也是朝夕灭亡!积蓄民力,提高我女真男丁数量,这才是安国之本!”

  一时之间,宗翰与宗磐剧烈的争吵起来,分歧在于议和,还是继续作战!

  议和派与抗战派,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随着前线失利,议和派不可避免的诞生了,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势力庞大,囊括了诸多的实权派人物。

  议和派议和的理由是,金国多年征战,百姓疲惫,国力虚弱,需要修生养息,再向宋朝进攻;而主战派的理由,则是宋金之间,血海深仇,根本不可能议和,议和只会动摇军心,只会死得更快。

  两派之间,互相唇枪舌战!

  而吴乞买听着,只觉得双方都有道理,一时间有些拿不定注意。

  这是,一旁站立的金兀术道:“正所谓站得越高,摔得越狠,就象一个人登山,没有登上顶峰时,从半山腰滚下去,还有机会重新来过;一旦登上了顶峰,或是站稳了,举头红日白云低,五湖四海皆一望。或是没有站稳,从顶峰摔下去,坠入万丈深渊。”

  “我女真灭亡辽国时,等于站在了半山腰,那时即便是失败了,也无关紧要,有再次拼杀之力;可如今攻击宋朝,占据了大宋半壁江山,等于是站在山峰,只能是一览众山小,或是落入悬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所谓的议和,看似换取修生养息时间,其实一步步让我女真陷入绝境。就好似当初的宋徽宗、宋钦宗,也是想着议和换取修生养息时间,然后一雪前耻,只可惜一步退,步步退,直到无路可退,直到万劫不复!”

  “在绝境的时刻,哪怕是前方刀山火海,哪怕是前方必死无疑,也必须硬着头皮前进。向后退一步,十死无生,必死无疑;向前一步,九死一生,有一线生机。”

  金兀术高声道,声音在大帐内分外响亮。

  他军事才能一般般,却是有着坚定的意志,不达目的,不罢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见黄河不死心,见了黄河也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击了南墙也不回头。

  有些走极端,不是疯子,就是天才。

  可正是走极端,能做到他人做不到的事情。

  听着金兀术的讲述,吴乞买那一丝丝动摇,变得坚定了起来,不在犹豫不决,而是一心主战。

  当面临盛极必衰的危机时,躲过危机最好的办法,不是及时后退,而是大步向前,给世人造成一种假象,靠着这种假象给敌人以错觉,给内部有疑心错觉,从而化险为夷。

  ps:今天两更,第二更在晚上。感谢贰零肆柒打赏300起点币;感谢凤长弓投了1张月票。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