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19章清洗的五月

第419章清洗的五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事件,叫做流血的五月。

  这一事件,又称为清洗的五月。

  公元1133年,宋朝兴武八年,在奸相秦桧的蛊惑下,皇上发动了命令,清洗大量的臣子,逮捕了大量的读书人,牢狱为之满,不得已,军营中设置牢狱,号为集中营。

  集中营,集中处理者也!

  后世的史料,如此记载道。

  历史,是相对真实的小说;小说,是相对真实的历史。

  真实的历史,早已被隐藏,只留下不真实的历史,只露出真实的一鳞半爪。

  自从宋朝建国以来,对文人极为宽容,很少出现针对文人的事件。所谓的民主,所谓的宽容,更多是没有触犯底线而已。一旦触犯了底线,镇压起文人,一丝客气也不留。

  此时,杭州城,一片人心惶惶,无声的恐惧在扩大,好似金军进城一般!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整个杭州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近卫军开始接管城防,全城开始戒严,然后开始在一些闹市,一些舆论密集处,大肆的抓捕文人,或是官员。而进城的近卫军,很是文明,没有带着刀剑,只是带着木棒绳索,不服气的,打上一顿捆人;服气的,直接捆上就走,免得打上一顿。

  整个杭州城,顿时间,鸡飞狗跳,好似十万只鸭子在乱飞。

  整个杭州,没有发生流血事件。

  事实上,进城前,发布的命令中,就规定文明执法。

  所谓的文明执法,就是不流血。为了避免流血,一些锋利的武器,杀伤性大的武器,都被禁止使用;只是使用棍棒作为威慑武器。把绳索作为捆人武器。

  逮捕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棍棒就足够了。

  说是,流血周!

  其实,只是碰破头皮。身上有血印,只是受了一些小伤而已,没有死人事件。

  但是,对于书生,却是巨大的侮辱。

  书生,都是老爷,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正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士农工商。士人第一。过去,读书人都是高高在上,藐视一切,藐视兵痞,藐视丘八。

  此刻。这些丘八,这些兵痞,却是用暴力反击,管你书读得再好,照样是棒子打,照样是捆上,只要是不死人。一切都好说。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顿时间,被抓的读书人有五千多人,被抓的官员有数百,而被牵连的人更是多达上万。当然了,其中也不乏一些想要二世祖、官二代。一些地痞流氓,一些黑暗势力。

  由于抓捕的人数太多了,牢狱变得满了,不得不在军营内,另外设置集中营。关押这些读书人。

  似乎担心篡供,似乎对衙役们不放心,干脆架空了衙役,近卫军士兵们,直接接管监狱,禁止一切外人查看,禁止一切活动。

  好似陈桥驿兵变,宋太祖篡位当皇帝!

  好似金匮之盟,宋太宗当皇帝!

  一些读书人刚刚想要汇聚在宫门前请愿,就被近卫军将士以冲击宫禁为名,进行逮捕。

  虽然抓捕的狠辣,风声很紧,可多是在街道上,多是在一些闹市区抓捕,从没有闯到民居中抓捕。一些读书人,躲到民居中,才躲过一劫。

  不然,牢狱的人数会更多。

  第二天,敲着锣声,一些军管开始走在大街,开始喊话,开始说着安民告示。

  而安定人心的军官,主要是杭州本地人,主要是一些曾经声望比较好的读书人。

  大体的内容是,一些宋朝官员认贼作父,甘当金军走狗;一些读书人礼义廉耻丧失,助纣为虐,充当汉奸走狗的帮凶。因而受到了逮捕,要严格审查,知道查清事情真相为止,无辜之人,会陆续放回去,而有罪之人,将受到严惩。

  这样,才渐渐的安定了一丝人心。

  这一次,杭州的百姓也又一次直观的认识到了近卫军的强大。

  近卫军,是皇上最为亲信的部队,对皇上最为忠心,多有两万多人,多是武备学堂出身,都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其中不乏饱学之士。

  北伐前,那场大阅兵,展现了近卫军强大的战斗力,各个兵种密切的配合;那这次这是展现出了近卫军的冷酷,无情,执法严密。从入城戒严,到开始逮捕,整个过程有条不紊,好似一个个机器人,没有一丝感情。

  很多人,想要贿赂拉拢,结果失败了;想要徇私拉人情,也失败了;也不趁机携油,捞取好处。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好似流水化作业。

  近卫军,展现出了强悍的魅力,不觉让人胆寒、畏惧!

  八年练兵,此刻始成!

  …………

  而此刻,随着逮捕的进行,一些官员开始说情,纷纷向赵朴请求宽恕士人无状。

  “读书人无知,妄自议论朝政,请求陛下宽恕!”

  “杭州乱糟糟一片,此刻需要止息,请安民以定天下!”

  “我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读书人为我朝根基,陛下岂能自损根基,乱我朝纲,使金军乘虚而入。那时我朝必然危矣!”

  “官家一定是受了小人蒙蔽,一定是受了奸臣蛊惑,不然岂会这样妄为。请陛下,速速醒来,严明朝政,还天地一片清明,还大宋朗朗乾坤!”

  “如今金军在外,破金朝夕可待,陛下莫要行错事!”

  “官家,怎么可以行桀纣之事,镇压读书人!”

  在宫外跪着的官员们,一片接着一片,纷纷要求赵朴停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清洗,释放读书人,释放被捕的官员,让天下再度太平。

  在阁楼上,赵朴居高临下,那些声音清晰入耳,冷眼旁观着,不予理会。

  不是想要跪着吗,那就跪着,权当是锻炼身体。

  吃错饭不要紧,不过是拉几天肚子而已;可若是说错了话,那不仅是自身人头落地,更是无数人受到牵连。

  伴君如伴虎,君王乃是老虎,喜怒无常,吃人不吃人,全靠心情,全靠感觉。想要掌控老虎,想要把老虎当猫咪养,这不是找死吗?

  “老虎不发威,还当朕是病猫!”赵朴淡淡道,“各位卿家,不是想要跪着吗?那就跪着,没有了君臣情义,也有一丝君臣道义。在外面放下遮阳伞,送点绿豆汤,送点点心。别饿着,别晒着,别中了暑。重点是那些年老体弱的大臣,那些年力壮的臣子,多晒一下,算是磨练一丝苦难吧!‘

  一个个遮阳伞送下,自然不可能一人一把,多是几个人共用一把,而年老的在伞底下,遮阳效果好;而一些年轻的,则是在边缘,遮阳效果差。而这时一个个内侍,送上了绿豆汤,算是解暑吧!

  有着遮阳伞,有着绿豆汤,一些官员总算是好了一些,不仅是身体,更多是心情——官家还是体恤朝臣的。

  但是,这些官员们依旧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的等待着。

  许久之后,走出一个太监。

  太监开口道:“官家说了,世上有两大罪,罪不容恕,一是造反作乱,乱我大宋;二是投降异族,毁我华夏根基。这些读书人,妄读圣贤书十哉,可惜依旧不明事理,不明乾坤。不为北方沦陷,受苦的百姓说话;不为受辱金国,屈辱的二帝说话;不为颠沛流离,受辱的帝姬亲王说话;不为华夏列祖列宗说话。偏偏为蛮夷,偏偏为女真蛮夷说话,其心可诛!”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北方沦陷,入仕金国为官,当贰臣者,多之又多。这些读书人,莫非想要认贼作父,想要去当金国的官吗?”

  ps:

  晚上还有一更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