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23章悔过书

第423章悔过书


  “这个是不是有些过了!”虞允文有些不忍。

  虞允文虽是武备学堂毕业,是大宋军人,可本质上还是书生。如今看着,皇上坑杀文人,杀一批,流放一批,放一批,敲打一批,就觉得于心不忍。

  “这次清洗,又不知道多少人被牵连,被冤枉!”

  李若水却道:“出现冤假错案,又如何?此时此刻,谁又在乎冤假错案,世界上每天被冤死的人太多了,更多是有冤无处说!”

  虞允文道:“又不知要流多少血……”

  “自古战争哪有不流血,不是流敌人的血,就是流自己的血,流敌人的血总胜过流自己的血!”李若水道:“自从我朝开国以来,就有南北之争,文武之争,这原本没有什么。可若是将彼此之争,置于国家生死之上,就是该死!”

  语气中带着杀意,对于文人,士大夫没有一丝好感。

  虞允文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也不在说话

  自作孽不可活!

  …………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

  三天时间,对于一般人而言,只是眨眼而过,可是对于那些被捕的读书人,煎熬至极,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这一刻,读书人再度见识到了这位皇帝的可怕。

  三天来,好似牛羊一般被圈禁着,然后是一些将军的责骂,主要是责骂读书人,忘恩负义,忘记了北方百姓,忘记了二帝,忘记了靖康之耻。

  这些将领中很多是熟人,是曾经的同窗好友,或是同科学子,或是亲戚关系,有些关系还很要好。可是这一刻。却是没有一丝情面可言。昔日的这些好友,如今穿着战甲,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再也不复昔日的亲密。

  武备学堂。好似一座风水岭,将昔日的读书人,昔日的好友,化为为了两个阶层。

  这些武备学堂的学员眼中,这些读书人是国贼,或是“预备国贼”。

  “我等将士辛辛苦苦拼杀,百战艰难,总数是有一丝收获,大业可期。可是尔等,却是被奸人蛊惑。处处想着议和,处处想着忘战必亡,处处说当今皇上好战,是何等居心?”

  “皇上说了,议和可以。退出幽云十六州,交还二帝,斩杀宗翰,只有答应了三条才能议和。胆敢忘记靖康之耻,忘记北方百姓,就与金军议和。”

  “读书人,可以读书差。但是不能屁股坐错位置!”

  “没有人可以救你们,唯有写下悔过书,才有一丝生机!”

  一张张纸,送到了被捕的读书人面前,要求写悔过书,检讨错误。写悔过书。还有一丝生机;若是冥顽不灵,死不悔改,不介意挥刀砍杀。

  在场的读书人,只觉得苦逼无比。

  曾经是天之骄子,是大宋的宠儿。此刻却憋屈到了极致。早知道如此,当初何必胡咧咧,何必胡说,如今惹下了祸端。

  在憋屈中,一些读书人开始写“悔过书”。

  当然,也有一些读书人誓死抗争,结果被扣上了通敌叛国的帽子;也有一些读书人不服气,自杀以全贞洁,结果被扣上了畏罪自杀的名号;还有一些读书人,想要靠关系,避开悔过书,结果罪加三等……

  残酷的事实,再次说明了,不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没有了你,太原照样转,地球照样转。

  在大宋,读书人很重要,可是没有了读书人,大宋也不会灭亡。况且,读书人数量庞大,人心发杂,想要千万人一条心,几乎是不可能,不需要彻底打倒,只需要分化分解,打一批,拉一批,杀一批,改造一批。

  看似团结的读书人,就会分崩离析,化为一片散沙,服服帖帖。

  很快,几箱子悔过书,送达了皇宫。

  打开书箱,赵朴看着悔过书,心中满意至极。

  十天后,整个声势浩大的清洗活动,暂时告一段落。

  在被捕的人群中,有大约五百人以勾结金军为名,被处死;有三千人以误入歧途,被金军奸细勾yǐn为名,遭到流放,流放到台湾岛;还有一千多人,无罪释放。

  那被斩杀的,或多或少的与金军勾结,或是出卖情报,或是向金军出卖一些物资,或是向金军投诚,都有着明确的证据,根本找不到一丝活路。必杀无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人心。

  而被流放的,主要是那些动摇派。在朝堂上,他们的老爹,或是叔叔一辈,都是提出过议和的意向。

  那被无罪释放的,更多是铁杆的抗金派。

  还有很多,被剥去了功名。

  而此次清洗,看似声势浩大,其实仅仅是局限于杭州一城,仅仅持续了十天。一些势力根本来不及组织力量反击,根本来不及思索对策,有些还在争吵的时刻,就得出了结论,尘埃落定!

  这一切暂时告一段落而已,没有彻底结束,后期的影响还在扩大着。

  接着,朝廷宣布成立宣传司,监控舆论,每年投入二百万贯,用于宣传抗金,打击投降议和;

  接着,江南地区青lóu开始整改,禁止演唱一些违禁曲目,只有规定曲目才可以演唱;

  接着,大宋第一次全国性的体育盛会召开,主要有万米长跑、跑标枪、橄榄球等;

  接着,大宋武备学堂改名为“大宋国防大学”,校园华丽,堪比皇宫,各州县优秀学子优先供应;

  各种声势浩大的活动开始,改造活着大宋,也改造着整个士大夫阶层。

  恍然间回顾,一些读书人惊讶的发现,大宋在剧烈的变迁着,速度之快,膛目结舌。在这一次次交锋中士绅们一次次失利,不管是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这些士绅们,也只能是任由这位皇上一次次吞噬着利益。

  读书人在试探,这位皇上的底线;而赵朴也在试探,读书人的底线。

  而对于权术的应用,赵朴也是越发的熟练;对于一些潜规则的利用,赵朴也越发的精明。

  这是皇权至上的时代,可没有民主之说。

  虽然宋朝皇上经常说,君王与士大夫共同治理天下,可也只是说说而已谁若是当真,谁就是傻子。本质上,是借助士大夫压制武人,从而实行皇权的平衡。

  而此刻,赵朴则是利用武人压制士大夫。

  面对赵朴的压制,士大夫们的反击很是无力。

  士大夫的力量很是强大,可是力量也很是分散,平时间谋取一些小利益还可以,可是一旦遇到大事,几乎瞬息之间分崩离析。

  这次清洗事件,本质上是对士大夫的打压。

  可是士大夫们的反击很是无力,除了抗议,就是抗议。可是没有大义支持,没有舆论支持,没有军队支持,没有百姓支持,没有财力支持,所谓的抗议,一点用处也没有。

  赵朴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君王只要掌控了军队,掌控财政,掌控舆论,只要不作天怒人怨的事情,只要不作众叛亲离的事情,几乎是无敌的。

  …………

  在杭州,进行声势浩大的清洗时,在青州城秦桧正在谈判。

  只是这一场谈判,对他来说是煎熬。

  而金军谈判的代表是完颜昌!

  曾经,完颜昌率兵攻占了山东,盛世强大,后来更是直到淮北,马踏江南。只是随之战事的逆转,战局发生了剧烈变化,在战场上金军处处势力,更是丢了山东一部分地区。

  昔日的青州城,再次落在了宋朝手中。

  而谈判地点也定在了山东青州。

  “秦桧,好久不见!”完颜昌笑着。

  “是呀,世事难料。原本南归,想着宋金之间和平,划江而治,好似南北朝;可是官家性格倔强,金国想要划江而治,似乎不可行!”秦桧神情有些淡定,心中却有些惶恐。

  毕竟,“悔过书”在金人手中,那是金人制约他的把柄,他不得不从。

  只是,如今看形势,宋金议和,似乎不可能。

  秦桧可不觉得能靠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得赵朴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