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28章道君皇帝,梦想成真;一入门空门,皇位两断!

第428章道君皇帝,梦想成真;一入门空门,皇位两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场面有些虚伪!

  而赵朴也没有谦让,不跪就不跪吧,作秀糊弄一下人,面子上够了就行了,不必做得太过火。

  说实话,赵朴与这位父亲,还有这位兄长,交情很是浅薄。

  然而不管是交情如何浅薄,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没有亲情还有本分,该孝敬的还是孝敬。

  就这样,将宋徽宗宋钦宗位接回了城内,一路上,赵朴想着法子的找话题、套近乎,可是悲剧的发觉,话题太少了,无话可说。所幸的是,四周的臣子很是精明,不断的帮衬着,才没有让气氛变得太过尴尬。

  又是大摆筵席庆祝,好似过年一般。

  臣子们不断庆祝着,各种恭维纷纷出现,好似盛世来临。

  终于,宴会结束了,赵朴也结束了煎熬。

  在夜色中,吹着冷风,那一丝丝醉意也消失了。没有人敢于先皇帝灌酒,赵朴喝的酒度数很低,与啤酒差不多,此刻没有头晕,反而是越发的清醒。

  贤妃跟随左右,问道:“陛下,可是醉了?”

  “醉了倒是没有,只是觉得寂寞而已!”赵朴发着牢骚,“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

  “陛下可是有心事,不要憋在怀中,向臣妾说一说?”贤妃说道。

  “只是觉得闷得慌而已,好似做梦一般!”赵朴说着。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赵朴就有种格格不入之感,觉得这一切好似一场梦,可能随时会醒来,化作梦幻空花。

  只是不管,如何的格格不入,他还是活着这个世界上,尽管很多人看他不顺眼,但是也无法抹杀他的存在。反倒是要容忍他,容忍他的格格不入。

  “陛下,你醉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赵朴大笑着,急着大哭了起来。

  当皇帝越久,赵朴渐渐患了抑郁症。

  似乎,只能是不断的批阅奏章,不断的从事政务麻醉自己,忘却自我,忘却心中的抑郁。后宫佳丽无数,可是更多是心机算计。想着从他这里获取好处,知己没有一个。

  今夜,接回了父亲、兄长,以及一些兄弟姐妹,原本想着能够得到亲情。感受到一丝温暖,可是他还是错了。今天,见到这些亲人,没有感到亲情的温暖,只感到陌生、冷淡、诡异、算计。

  说着,赵朴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轻轻的给皇上盖上被子,贤妃觉得皇上过得很苦。

  皇上心中有太多的烦恼。只是这些烦恼都是隐藏起来,外人根本察觉不到,只感到他的英明,他的伟大,他的雄才大略。只有此刻,皇上才显示出脆弱。没有汉武帝的英明决断,没有唐太宗的文功武治,好似一个孩子。

  …………

  第二天,赵朴再度恢复了正常。

  先是起床锻炼了半个小时,又是简单的吃了早餐。然后是上朝,听着大臣们争斗。在十点多时,早朝结束,赵朴开始到城外巡视军营,视察一些部门,体察民情。在下午时,又开始批阅奏章,花了两个小时;接着开始分析军情司、内卫等,各处收集而来的情报,分析着数据,得出真实的结论。

  眼睛会欺骗人,耳朵也会欺骗人,大臣们会欺骗人,甚至是视为耳目的军情司、内卫,也会欺骗人,但是数据不会欺骗人。即便是有些数据造假,但是也不可能全部数据造假。

  通过对数据的分析、比对、总结,往往能得出真实的结论。

  总之,赵朴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陪着宋徽宗、宋钦宗,以及那些宗室子弟,暂时的将这些人晾在一边。

  没有囚禁,也没有指定住处,只是一切交给了李纲,让他陪着两位太上皇。

  “不知,朴儿要如何对待我等?”宋徽宗问道。

  李刚说道,“陛下忙于政务,无暇顾及太上皇,请太上皇莫要见怪。皇上说了,两位太上皇,一个是兄长,一个是父亲,都是至亲之辈。不会将二位囚禁,或是出城郊游,或是访友,或是作画,皆可。只是如今,宋金对峙,花钱较多,二位太上皇可能要拮据一下!”

  “宋金还要打仗吗?”宋徽宗惊讶道。

  “自然要打仗了,宋金难以两立,不是宋亡,就是金亡,不可能划江而治!”李纲说道。

  宋徽宗心情剧烈起伏,不由说道,“兵凶险危,金国可不好打!”

  李纲皱起了眉头,低声道:“太上皇,这样的话,莫要再说,莫要再说!”

  宋徽宗问道:“这是为何?”

  李纲道:“皇上最恨议和派,一些臣子议和,多是受到贬谪。皇上说过,妄自议和者,皆为国贼。太上皇身份敏感,若是有议和的言论传出,恐有不测之险……”

  李纲的话,已经很明确了,不能议和,谁议和,谁倒霉。而若是身为太上皇的宋徽宗,发表议和言论,绝对是死路一条。

  不必赵朴亲自动手,就有人提前出手。

  而且即便是出手了,下了黑手,最后也查不出所以然,只会得出“病故而亡”。

  世界上,有太多人“病故而亡”。

  宋徽宗心神一颤,只觉得毛孔发寒。

  李纲继续说道:“皇上最为仁孝。据说,议和前,有臣子说皇上来位不正,若是迎回二位太上皇,可能影响皇上皇位,可皇上却是一笑置之。”

  “八年前,两位太上皇用人不当,致使国事崩溃,大宋半壁江山为之沦陷,百姓流离失所。大宋江山,几欲灭亡,无数宗室落在金人手中,屈辱至极。幸得祖宗保佑,大宋中兴,北伐有望。望太上皇,莫要有非分之想!”

  话已经挑明了,想要再度当皇帝,难于登天。

  最好是一点念想也不要有!

  宋徽宗点点头,明白了。

  很快,宋徽宗找到了宋钦宗,又是一番密谈。

  不久之后,一个消息传来,宋徽宗当了道士,将自己彻底贡献给三清。似乎为了避嫌,宋徽宗没有铺张浪费,只是随意搭建了一个道观,然后住了进去。

  昔日,宋徽宗为道君皇帝,有些名不副实,毕竟没有舍弃繁华,舍弃皇位,此刻算是真正的归于道教,彻底履行诺言。

  而此时,宋钦宗也是出家当了和尚。

  寺庙,仿造汴梁的大相国寺建造,青灯、木鱼、蒲团、经书,繁华落尽,昔日的皇帝不在,只有一个小沙弥。

  而这时,一批侍卫也向后出家当和尚,或是当了道士,算是护卫两位太上皇。

  原本还有一丝浮动的人心,再度平静下来。

  覆水难收,订下的婚约,很难撕毁。当入了道观,当了道士;当入了寺庙,当了和尚。断掉了世俗,也断掉了皇位的念头。

  在秦府,秦桧愤怒的摔碎了精美的花瓶,愤怒之意好似火焰,要毁掉整个世界。

  “可恶,这两个废物,一个当了和尚,一个当了道士,胆子太小了,太小了!这下计划全泡汤了。可怜我,算计无双,偏偏是此刻出了篓子,一切都白费了!”

  “没有了这两个废物,谁能制得住当今皇上!”

  “皇上已经对我起了猜忌之心,将我从银监司,调到了内阁,这是要架空我!”

  “赵朴,你真是毒辣!”

  秦桧又恨又缘,咒骂连连,骂完之后,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似乎丢了魂一样。

  而此时,在一个民居中。

  金密探首领素衣也是吼叫连连,好似发疯的狮子一般:“没有想到,这两个货,还是这样脓包,这样饭桶,竟然就这样抽身离去了。这样即便是刺杀了赵朴,对我朝也利处不大!”

  “不管了,拼了!刺杀赵朴,开始吧!”

  ps:

  删了又删,终于写出来了。这些情节,有些难以描述,下笔时,才知难写。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