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50章兴武九年

第450章兴武九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兴武八年十月,第二次北伐开始;

  兴武八年十一月,东路军血战济宁,经历十天强攻,济宁攻克;

  兴武八年十二月,西路军血战长安,久攻不克,围城开始;同时中路军强攻汴梁,有内应相助,汴梁轻易攻破;河东义军,王彦部率军袭击沁阳,大胜,三千金军被歼灭;

  兴武九年一月,东路军进攻济南受挫,损兵一万;

  兴武九年三月,西路军攻克长安,不久破洛阳;

  兴武九年五月,金军掘黄河,水淹宋军,三万宋军,为之覆没;捅死,汴梁郊野,骑兵对决,宋军骑兵大败金军骑兵,五千金军骑兵尽数覆没;

  兴武九年七月,韩世忠率三万骑兵,出击辽东,破十八寨,兵临会宁城。血战之后,韩世忠率军遁去兴武九年九月,济南大战,围困济南,岳飞率军击溃金兀术援军。而此时,被金军骑兵断掉运河,三十万担粮食被烧掉;

  兴武九年十二月,西路军攻占关中全境,兵临河东;中路军抵达河东南部,与王彦义军汇合,兵临太原,血战未克;东路军轻敌冒进,被金军伏击,三万溃败。

  时间一晃之间,一年的时间渡过了。

  此时,已经是公元1235年。

  从当了皇帝,已经有八年了,赵朴也由昔日的huāhuā大少,变为了大叔。曾经好玩,年幼的性情,也渐渐变得苍老了起来。

  一切很是圆满!

  掌控无上权力,女人也睡了十几个,可谓是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

  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孩子。

  这个问题,操碎了心,太医检查过无数次。喝过无数药,吃了不少偏方,结果还是没有用。

  不少大臣,提出早立太子。都被赵朴拒绝了。

  北伐,进行了一年之久。

  东路、中路、西路、北路,四路大军,在战场上,都有不俗的表现。战线从淮河秦岭一线,推进到了黄河一线。在河东,河北等地,宋金在激烈的对峙着。

  这一年中,宋军也打了不少败仗。

  在进攻关中的战斗中,宋军连续战败了五次。损失了两万人;而中路军,中了金军水淹之计,死伤达三万之多;而东路军,有余孤军深入,被金军伏击。死伤三万之多,又是被金军袭击辎重,粮草烧掉不少。

  而在进攻,金军重兵守卫的一些城池时,更是死人无数。

  大致的统计了一下,北伐的这一年中,宋军损失了十五万军队。

  这一刻。赵朴〖真〗实的见识到了,一将功成万骨枯!

  无数的爹妈,失去了儿子;无数的儿子,失去了爸爸;无数的妇女,失去了丈夫;无数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

  总之。很多人在哭,很多人在悲伤。

  只是,赵朴却哭不出来,也没有一丝悲伤,更多是麻木。

  在上位者眼中。只是一个个数字而已。

  宋军损失惨重,金军也损失惨重。

  在济南的围点打援战斗中,有三万援军,被岳飞端掉;在中路,汴梁郊外大战中,有七千多金军骑兵,被干掉;在一次次攻城战中,也有五万多金军挂了;而在西线的战斗中,一举伏击,断掉了金军两万大军。

  林林总总,至少有十万多金军死在了战场上。

  战争就是如此,没有谁能保证每战必胜,也没有谁能保证,掉不到敌人算计中。

  就好似在汴梁的战斗中,上午刚刚得到金军放水淹来三万宋军,下午又得到了宋军大破金军骑兵,灭杀七千骑兵。在金军算计着,水淹宋军的时刻;宋军也在算计着,歼灭金军骑兵。

  结果,双方的算计都成功了!

  这一刻,赵朴好似与金兀术下象棋,双发不断的拼杀,互有胜负,每时每刻都有棋子挂掉。

  只可惜,这又不是下象棋。

  至少下象棋,是公平对决,双方棋子数量相等。

  可是在战场上,却没有公平一说。凭着宋朝强大的国力,后续的兵源,后勤补给,源源不断供给而来;而金国却是物资匮乏,兵源匮乏,什么都匮乏,越打越吃力。

  当然了,宋军由于战线拉长,后勤补给困难,战损严重。想要继续向北推进,有些力不从心,若是强行推进,说不准就是大败。需要休整上一段时间了!

  而北伐前,赵朴想着哪一个是主攻,哪一个是偏师,想着顺时针出击,还是逆时针出击。现在,想来,有些可笑!到了战场上,根本没有偏师与主攻之别,谁能打仗,谁能取得胜利,谁战损少,谁就是主力。

  赵朴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按照需要,按照战场情况,将各种粮草器械送到前线而已。

  此刻,西路军任务是防守关中,防止金军袭击;而中路军则是在太原附近,与金军对峙;而东路军,则是要威胁幽云,牵制金军大部分兵力,时期不能救援其他各路;而北路军,则是要捣乱金军老巢,致使无力救援前线。

  北伐前,赵朴做过的种种设想,很多都被推翻了。

  未来几个月,宋军一方面需要休整,一个方面要稳固住阵线,防止金军仿古;而各地的官员,也需要陆续上任,在废墟中,重建家园。

  当然了,这一切只是计划!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谁也不知道,金军会出什么huā招,会采用何种手段攻击宋军。可能一些战线会失守;一些对峙区域,会出现反复。战局变化,没有谁会预测到下一刻变化。

  …………

  爆竹声声脆,又是一个新年!

  窗外烟huā灿烂,黑夜灿烂无比,夜色中夹杂着孩童们欢快的叫声。

  兴武十年到了!

  杭州百姓们在庆祝,整个江南在庆祝,不仅是因为第二次北伐的胜利。若说第一次北伐,是试水,是为了鼓舞百姓抗金的士气。那这一次北伐,就是为了收服失地,此刻战线已经推进到了黄河一线。

  至于死了多少人,物资损耗多少,这些平民老百姓们都不知道。

  而官方的舆论中,也是报喜不报忧,前线的大捷,总是大张旗鼓的宣传,而前线失利则是低调掩饰而去。于是给百姓们一种,屡战屡胜,金军好似土鸡瓦狗的感觉。

  只不过,百姓们可以北误导,被节节胜利的谎言欺骗,可是赵朴却不能被谎言欺骗。

  前线战局,依旧紧张,一旦出了大差错,那就是功败垂成。

  “皇上,过年了!”

  “过年了!”过年了,本是欢快的日子,可赵朴却快乐不起来。

  “皇上,不要想着北伐的事情了!大过年的,只谈家事,不谈国事!”一旁的瑞雪说道。

  “只是有些忧伤,有些寂寞而已!”赵朴说道,他得了抑郁症,无可救药的抑郁症。身边的妃子们,总是尽力让他快乐,让他多些笑容,可他就是笑不出来,总是想着烦心事。

  “父亲死了!”

  在去年七月份,宋徽宗死了,无疾而终。

  就这样死了。那时赵朴忙于政事,忙于前线战事,根本没有太多关注。而朝中大臣们,也没有太多关注,毕竟这位皇帝远离了政权,对于政事影响小到了极点。

  匆匆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那时,就这样安静的离去了,最后在道观后面,匆匆下葬。没有皇帝灵寝,没有风光大葬,好似一个道人离开了世间。

  直到,九月份,赵朴才得到消息。

  现在想来,隐约有一丝遗憾。

  “陛下,不要想太多!”瑞雪只能这样劝慰道。

  “嗯,我明白!”赵朴点头答应“走吧,新年晚餐,该开始了!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年!”

  一年比一年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