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71章何为永恒? 大结局

第471章何为永恒? 大结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兴武十年,宋朝与西夏、西辽、金国签订协约,宋朝商人可以在西夏、西辽、金国等地〖自〗由经商居住等,必须得到保护,实现货币一体化,关税一体化,语言文字一体化,教育一体化等。作为补偿,宋朝每年向西夏支付三十万岁币,向西辽支付五十万岁币,向金国支付二十万岁币。

  局势哗然,朝臣纷纷阻止,皆是被皇上拒之。皇上说,北方重建,需要金钱,紧靠南方不够,还需要借天下之财。

  朝臣默然。

  中兴君王的权力很大,在对决中,臣子们只能是认输。

  兴武十一年,西夏边境扣押商人,致使十三名商人死去。宋皇大怒,派岳飞将兵三万,出击西夏,会战于野外,西夏十万大军溃败。这是第一次,冷兵器与火器的碰撞,结果火器大胜。

  火绳枪,燧发枪,青铜炮之名,名扬天下,好似骑兵克星,各国为之震惊。

  西夏屈服,斩杀凶犯,向宋朝谢罪。

  兴武十二年,颁布重税令、重商令,商人地位得以提升;

  兴武十三年,宋朝设立南洋都护府;

  兴武十四年,交趾犯边,宋朝出征交趾,海陆两路出击,仅仅三个月,击败交趾,并设置西南都护府。

  兴武十五年,兴建运河,以承包之法,出让于商人,三十年运河收归国有;

  兴武十六年,出兵辽东,威逼会宁城,金国大惊,三战三败。金兀术战死,完颜亶乞和,封为金德公。金国由此亡。这一年,皇子赵瑜出生,王舞月被封为皇后。

  群臣皆是上书劝谏,说是异族之女,不可为后。

  帝怒曰:普天之下,皆为宋土;率土之滨,皆为宋人。汉人、契丹人、女真人,皆为大宋子民,有何不可。

  群臣劝解,有人死谏,撞柱而亡,帝皆不听。

  之后,朝廷大清洗,清流士子多受牵连。世人皆说,官家跋扈,残暴堪称汉武帝。

  帝又怒,改组太学,改组国之监,成立华夏大学,并言:不论种族,不论贫贱,说汉话,穿戴汉家衣冠,入我大宋户籍者,不违背法令,尊儒尚孔,忠君爱国者,考试合格者,皆可入华夏大学。

  兴武二十年,西夏、西辽内附,西辽之地设为西域都护府,西夏之地化为宁夏路。

  兴武二十三年,颁布《反国家分裂法》。

  ……

  眨眼之间,兴武二十五年了,此时赵朴已经四十一岁了。

  此时,儿子也有十三个,女儿更是有八个。

  宋朝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鼎峰中,领土向北扩大到外兴安岭,贝加尔湖附近,向西边扩张到了里海附近,而向南达到了红河附近;而在东南,则是占领了台湾,琉球群岛等,在南洋设置了南洋都护府。

  此刻,宋朝领土扩大到了极致,有些吃撑着的感觉,有些消化不良。只是消化不良,也只能是硬撑着,不能吐出来。

  边境叛乱不断,宋朝军队只能是到处救火,所幸的是这些年钢铁数量和产量大幅度提升,火药质量也提升了,致使火器大量装备军队,宋军战斗力很是彪悍,四处出击,四处打人,多以胜利为主。

  而在政治上,开始大移民,将叛乱之族,迁移到新大陆(也就是澳大利亚);同时汉人与契丹、女真等各族大量杂居,渐渐消除民族特性,渐渐分不出你我。

  此刻,在御huā园中,望着月色,赵朴寂寞了起来。

  “陛下,在想什么?”王舞月问道。这些年皇上总是喜欢发呆,喜欢沉思。

  “你说后世会如何评价朕?”赵朴问道。

  “陛下,在危亡中继承皇位,以二十年时间,中兴大宋,覆灭了金国,一统宇内;治理之地,百姓安乐,各族安定,老有所养,幼有所学,路不拾遗,堪称盛世。陛下乃是千古少有的明君!”

  王舞月说道。

  这些也是满朝大臣们的评价,这位皇帝虽然有些倔强,有时做事不考虑,可是整体上挑不出毛病,为人节俭,很少修建宫殿,体恤百姓,多次下令免受赋税,对将士们更是关怀至极。

  三皇五帝也不过如此。

  “真的如此吗?”赵朴道。

  “真的!”王舞月道。

  “其实,朕的施政法令,必然会断送大宋的国运。此刻看似繁荣,其实为宋之衰亡,埋下了祸根!”赵朴叹息道“纵观历史以来,想要长治久安,想要江山万代,皆是重农抑商,皆使民无知,方好治理!”

  “而朕的治国之道,违背历代朝政之根本!”

  “这些年来,朕多方兴办教育,普及识字率,至少有有利于强国,但不利于我赵氏天下稳定。识了字,读了书,必然需求高,一旦朝廷难以满足,必然心怀怨恨,必然兴风作浪,破坏极重。”

  “而朕兴办商业,重商重税,开发新大陆,有利于缓解百姓贫苦,却不利于我赵氏天下;商业,使人心浮动,自私自利盛行,那时谁还记得忠君爱国!”

  “过去王朝皆是重农抑商,而我朝则是农商并举。我朝财税繁华,是汉唐数倍,文教几倍于汉唐,可是百姓却未必感恩,他们只感到一天比一天过的不如意!”

  “朕活着时,还能〖镇〗压住各个牛鬼蛇神,可是朕死了之后呢?”

  这些年来,赵朴不断的变法,不断的变革,渐渐的将大宋引导向了资本主义道路上。只是资本主义,可能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百姓,却不利于皇上。谁都知道,一旦发生资本主义**,皇上绝对是上断头台的料。

  这一点上,〖中〗国的皇帝很精明,一直是压制着资本主义发展,也让皇位一直坐的稳当!

  王舞月听着,心中惶恐,不由道:“那陛下该如何?”

  毕竟,她的儿子是未来的大宋皇帝!

  “不知道!未来的路,后人走。儿孙自有儿孙福,父母何必虑远忧!”赵朴豁达道“当年,朕即位时,大宋风雨飘零,可是在朕的治理下,照样是走向了鼎盛;而朕留给皇儿一个大好家业,若是他无能,连家业也守不住,全败光了,又能怨得了谁!”

  这时,外面一阵微风吹来,赵朴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赵朴自言自语的说着“百姓是多变的,是健忘的。朕的功绩,会一点点被遗忘;而朕犯下才错误,会一点点被扩大,扭曲,丑化。最后,朕会沦为暴君,沦为世人谩骂的对象!”

  “秦始皇修建了长城,庇佑我华夏千年,可是世人享受着长城带来的安稳,却骂着秦始皇;汉武帝驱除匈奴,保全了我华夏传承,可是世人只是记得他的穷兵黩武;隋炀帝修建了运河,惠泽千年,可是世人只记得他的暴政!”

  “忘恩负义的民族,才是伟大的民族!从这一点上说,我华夏族是伟大的!”

  王舞月听着,觉得皇上又陷入了魔怔中,一点也听不懂。

  赵朴却是接着说道:“世界上,何为永恒?人会死,大宋也会走向灭亡,唯有那粒‘种子’永存。朕已经种下了种子,可能会有曲折,可能会遭到毁灭,但是终究会长大,谁也挡不住!”(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