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2 > 第十八章 百年之谜

第十八章 百年之谜

  ||->->->正文正文  

  她翻到两百五十年前的江湖录,头一篇总是当期最重要的消息,这一篇特别的长。讲述的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女魔头——风华冰心。

  那时江湖上,白发魔女威名天下,许多资质优异的江湖女子都拜其为师,其座下最出众的徒弟就叫风华冰心。白发魔女痛恨男人,座下徒弟要学高深武功,就必须出去害世间男人,作为功劳表现,否则,任凭资质如何优异,也绝不能得真传。

  那时的江湖,到处是拜在白发魔女座下的女弟子引发的各种血案、祸患。而风华冰心,却能脱颖而出,尽得白发魔女真传。因为她的手段与众不同,祸害的江湖中人也多的难以计数。

  她奇思妙想,在京城生意最好的青楼,当红牌,卖艺不卖身。风华之貌,冰雪玲珑之心,出众演技,齐聚一身。十年中,引得无数npc、非npc的富豪、高手,江湖豪客,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子。没有人曾与她有真正的鱼水之欢,却个个如痴如醉,死心塌地的追逐在她身后。

  西夏、大理,诸多npc国家因她而彼此开战,多少男人为争风吃醋厮杀打斗。多少富豪为表真情散尽家财,多少江湖高手的修为化作一缕青烟……

  十年,十年都没有人知道,她是白发魔女的徒弟……甚至有许多人,在江湖录揭露其真面目后,仍旧固执的认为,曾经真正得到过她的爱,只是差了一点、差了一点就能完全得到她……

  白发魔女引发一场浩劫,最后在启动的江湖任务中,被全江湖高手围攻杀死,其座下弟子,几乎死绝。唯独风华冰心逃出围捕,在此后,无数被骗的江湖中人,富豪,以及npc王室,纷纷散财悬赏通缉,在空前绝后的天价、一百亿的悬赏中,风华冰心被江湖追杀了十五年!

  江湖录中记载,风华冰心最后因为杀死追捕她的血刀门高手太多,逼得不败传说出手,被斩杀于雪山之巅。

  她被不败传说斩杀之后过去了二十多年,江湖中仍旧有许多人试图找寻她的踪迹,有的是为复仇,有的只是为了问她一句‘你曾经,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可是,风华冰心从此再无消息,没有人知道她藏身何处……

  “谁能杀我风华冰心尽管来!我敢拜白发魔女为师,就不怕后果!……男人只有贪欲,世间唯有永不求得到的倾慕才值得长久珍重,你们,不过一群发情的野兽,全不配让我风华冰心多看一眼!……”

  紫霄念着风华冰心曾经说过,被记入江湖录的那些话,不由对这个素未谋面,大概谋面也不会认识的奇女子感叹唏嘘不已……紫霄躺倒一大堆的江湖录之间,回想着看过的那些、许许多多风云人物的故事。

  “江湖真大,曾经的风云人物数之不尽,不败传说真是厉害,经历那么漫长的江湖路,竟然还能盛名不衰……这么多曾经威震江湖的高手都败在他手上,太厉害了……如果能嫁给他多好呀……哎呀,不能三心两意,还是杀戮传说霄云喜更值得钦佩——灵鹫宫的人多好呀,互相扶助,不离不弃,生死无悔,太值得信赖了!”

  紫霄大魔王殿。

  得令的众人各自飞去了。

  黎紫罕见奋勇的主动求战。“族长,黎紫去哪里?”

  “守财宝。”

  “是!族长尽管放心。”黎紫振奋领命而去。

  依韵缓缓摇头,如今他手底下,能发挥大用的高手就只有妖瞳和群芳妒,其它魔族的战斗力都只是魔主级别,也就相当于人仙**流的程度。对付一般江湖人尚可,对付仙界众多的人仙,远远不够。

  跟随依韵行动的蚩虹对此战忧心忡忡。“会赢吧……?”小杀戮却信心满满,摩拳擦掌。“仙界一定会付出惨重代价!”

  天机山西南三百里。

  地上、天空,黑压压的全是人。

  零儿双刀在手,冲杀突击,无人能缠住她手脚片刻。但是,天盟诸多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全赶来围攻,分成十批,彼进此退,齐齐施展杀伤范围广的绝招,迫得零儿不得不分心抵挡,其它人则全飞开退远,围而不上前。

  如此一来,虽然零儿仍旧在冲锋,灵鹫宫众人也在移动,却始终无法完全摆脱数量是她们几倍的围攻。

  天盟、天机高手意图明显,不能正面缠住零儿,追不上其身法,就以消耗战术耗尽她的内法!

  一众灵鹫宫弟子心知继续下去零儿迟早内法不支,战斗已经持续了几个时辰,眼看她一力承当冲锋压力至今,个个不忍的哭喊哀求。“零儿师姐和月儿师姐快走吧!不要管我们了,我们拼死也要多杀他们几个人!”

  零儿不管不顾,只管挥刀。

  当初容儿拟定转移大计,她曾经考虑过这种结果。但那时候,料不到久无消息的喜儿突然会有音讯,更料不到妖族会帮助灵鹫宫。一味死撑到底,也只是很快灭亡的结果。

  于是同意带领众多灵鹫宫弟子假装叛派,飞升仙界修生养息。如今这些灵鹫宫弟子的存亡都看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

  “今日拼了也要带你们回去!”零儿催动功力,一头黑发突然激烈飘摆,顷刻间竟然飘满大片天空,紧接着,骤然变成冰雪的白色。“白发三千丈,问尽丑恶心!”

  丝丝白发纵横交错、飞射满天。千丈天空,全被白发布满,围攻的高手纷纷被百发刺进身体,内法飞快的持续流散。众多人仙别说见过、对这等魔功简直就未曾听说过!

  冰雪,自白发上迅速凝结,千丈之内的天盟、天机高手尽皆被冰封。

  零儿一声高喝“快冲!”月儿不敢迟疑,率众冲过断开的白发,竭尽全力的奔驰飞移。一时间,大批灵鹫宫高手突围而出。

  但被冰封的高手这时越来越多的破冰而出。眼看又要阻碍住冲势的时候,零儿那一头飘荡漫天的白发骤然极速颤动起来,犹如根根琴弦。“天魔幻音!”

  拨动的音,充满凛冽肃杀之气,让人听之顿时坠入千里冰封的天地,白茫茫一片,不见活物,刺骨寒冷冻的人不由自主的颤抖。每个人都好像在这样的天地里走了很久很久,饿了很久很久……绝望痛苦的,支撑不住的快要倒下,快要毙命……

  月儿使劲的呼喊催促大家快些,快些,她不知道零儿还能够支撑多久。施展如此大范围的绝招,内法的消耗岂能少……灵鹫宫中人络绎不绝的冲杀,突围。

  奈何人太多,周围包围的敌人也太多,无论如何拼命,短短一刻钟时间能够冲过零儿创造的千丈安全地带的,还是有限。

  一条身影飞赶至天魔音的千丈范围边缘,一张琴横立胸前,口中一声娇喝,“天仙破幻!”琴上的音律波浪般蔓延了开去。

  原本陷入天魔音幻境,不能自已的那些高手,纷纷在天仙破幻的琴音中恢复神志。万千绝招,齐齐朝飞冲突围的灵鹫宫打去!

  零儿见状,就要再度催动功力的时候,一条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一只手,搭在她肩头……

  依韵带着蚩虹和小杀戮,疾风般飞驰奔走。

  小杀戮的轻功确实很高明,让依韵颇为宽心。他们要做的事情,轻功移走能力就是首要要求。大战已经开始,能否扳回主动,破坏江湖进攻的气势,就看他们……

  新天庭。

  玉帝**。

  一个穿着妃子金装的女子,侧卧榻上,看着书册。房里点着熏香,被淡淡的香味,充斥。

  红帐外,一个仙女轻手轻脚的收拾着东西。

  “小来,先下去吧。”

  “是。”小仙女低着头,退出去时,瞟了眼一旁的窗户。

  门关上时,一条身影,突然闪现房中。

  不是别人,他是红云大魔王,血衣。

  血衣怔怔立在窗前,注视着红帐中仍旧在静静看书的玉帝妃子。

  “大战将即,红云大魔王不主持战事,跑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还有闲心偷香窃玉?”红帐中的女子轻声细语的说着,头也不抬,只是看书。

  “跟我走,旖旎。”

  “我是玉帝的妃子,为什么要跟你这个大魔王走?”

  “你、还要继续恨我到什么时候?你父亲已是仙人,昔日人间的恩怨仇恨,还有计较必要?”血衣深吸口气,缓缓、轻声询问。

  “我若走了,九族还能是仙人么?”红帐中的女子,终于抬脸,眸光淡漠的注视着帐外的血衣。

  “……你我,总不能抛开一切的在一起么?”

  “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你、也不是!否则当初何必非杀我父亲不可?”帐中的女子,轻轻垂下头,合上书册,疲惫了般的躺下了歇息。“红云大魔王要偷香窃玉那就进来,要带我走,却不可能。”

  “两百年日夜思念,岂是仅为那无爱之鱼水之欢……”

  帐前,红影一闪而逝。

  帐中的女子,双眸缓缓滑下眼泪……

  “天意做弄,能奈何?”

  孤星坛。

  血衣回来时,神情异常沉默。

  座下杀戮魔王禀报进犯的江湖中人和天兵天将的距离时,血衣冷冷注视远空黑压压一片、天满天地之间、蝗虫群般的敌众。

  “杀戮大魔王留守,我去挫天庭锐气。”

  血衣说罢,不等喜儿说话,人已足踏虚空,飞驰而去。

  “漫漫江湖路,纷纷恩怨仇。拔剑浴血幕,只为红颜故。”

  蓝太阳摔碎酒壶,拔剑在手,直指将青龙堂围的密不透风的魔族。“杀!”

  其所领的百万天兵天将、以及三十万天盟人仙,纷纷飞冲而出……

  另一头,率领门派众师弟的锤王呆,满脸煞气的挥动巨锤。“杀!一战让江湖知道,本门之威!”数万人仙,凝聚着龙象般若功的掌力,杀喊着飞冲而出……(本文由望书阁首发)